泉源网

不止息的成长

[ 3459 查看 / 0 回复 ]

不止息的成长

作者:陈佐治


岁月流转,成长有动力
我自从上幼稚园就跟姊姊去广州东山浸信会。1951年和家人到香港定居,那时我是中学生,周末参加九龙城浸信会少年团契,与弟兄姊妹一同热切追求认识主。当时,边云波弟兄的诗〈写给无名的传道者〉在我稚嫩的心中引起很大的回响,植下了宣教的火种。


一次营火会中,圣灵大大动工,我们把一切主不喜悦的书籍及物品,统统丢在熊熊的火焰中,在主面前立志跟随主。我第一次明白基督徒要成长,先要诚心悔改,决心弃旧才能真正更新。在每周的团契聚会中,有一项节目是团友要抽签讲道,有一次我抽到了。我从来没有讲过道,感到很为难,只好讲述个人的见证。想不到辅导评判说内容及表达都很好,我很得鼓励,更热心事奉,后来还担任了团长。


1956年我中学毕业,留校担任生物助教,两年后得到奖学金,赴美进修。由于父母都是教师,微薄的薪酬无法支持我留学。我带着四百多美元,也是四年大学的全部费用,就在俄亥俄州一小型大学攻读数学。有一次,因为错过巴士,必须叫出租车;下车时付了35元,对当时一贫如洗的我,就好像割肉一般刺痛。那时我虽然远离亲友,却没有远离神。每逢主日都会去教会,崇拜后就去牧师家用午餐。平日课余我就去扫落叶,赚一些外快帮补生活的需要。


学校一放暑假,我就去芝加哥找工作。我在家中是老幺,从小倚赖惯了,母亲很担心我一个人在美国不能照顾好自己。但是神眷顾了我,我开始在一面厂兼礼品店工作。有一位旧同学知道了,就对我说,面厂老板很凶,喜欢骂人,我只有默祷求神​​帮助。工作一个月后,老板不照原定工资付薪给我,莫名奇妙扣了50美元。他果然很凶,常无理取闹;神却教我一个诀窍,每次他冲我来时,他骂他的,我唱我的——在心中哼一些圣诗,根本听不到他在骂什么。我很平静没有反抗,他还以为我很听话,就很赞赏我。暑假完了,老板叫我以后放假都到他那里工作。就这样无论寒暑假我都有工作可做,终于顺利完成大学。毕业时,口袋里还有一千多美元。

回顾那些岁月,我是那么丰富地经历神的恩典。我的兄姊也在我大学期间来到美国深造,哥哥到了俄亥俄州,姊姊先去休士顿贝勒大学(Baylor University),然后转到莱斯大学(Rice University)。姊姊比我大四岁,15岁已中学毕业进大学,跳了几级,曾在中国岭南医学院毕业,后到协和医学院实习,来美前已完成医学课程。


在职场持守信仰与纯正


1964年我去德州丹顿(Denton)的北德州大学(NTSU)研究院继续攻读数学,一年后,德州哥本斯大学(Corpus Christi University)需要数学老师教一至四年级的课程。当时很少人念数学,系主任就推荐我。教学四年,我获得奖学金,暑假到德州及威州一些大学进修电脑,期间也认识了在达拉斯神学院的游宏湘和陈宏博,我们就在丹顿开始查经班。另外自1960年初,我们一群从香港来的浸信会旧友每逢圣诞节就举办退修会,既能相聚,也在灵里彼此扶持。1964年我担任主席,大家决定请王永信牧师担任讲员,展开了我与中信几十年同行的旅程。1971年我答应中信在德州做区代表。


1969年,经朋友介绍,我去休士顿Brown & Root工程公司任职。老板是校友,与我一见如故,给我许多学习的机会。由于自觉不足,在工作上但求认真尽力,从不想望升职,也不怕得罪人,没有得失之心。公司主要在海上建造平台采油矿,老板派我负责精算进度与掌控时间的工作(scheduling)。很多人怕在这样一位精明的主管下工作,我却因愚钝无知,不懂得怕,有话直说。神赐我内心平安,该做的就去做,结果反得老板赏识,节节升级。


1972年,我们一群在休士顿的浸信会弟兄姊妹,联同太空中心的国语基督徒团契,开始在主日下午有祟拜聚会。感谢神,张乐天牧师能跨越宗派的界线,不但乐意让我们在他所牧养的华人浸信会聚会,并且每月一次来讲道。三年后休士顿中国教会诞生了。发展到今天,中国教会已有五个姊妹堂,甚蒙主使用。


这段时期我常代表公司去新加坡、中东、伦敦进行一些研究工作,有机会到很多地方,我就代表中信把《中信》月刊推介到各处。



1978年末,公司派我去英国。两年半里,有机会协助王永信牧师推动欧洲华福的工作,与当地教会联络。我有机会到荷兰、巴黎、瑞士向当地华人传福音,当时越南难民蜂拥来到英国,我那时是该地华侨布道会董事,经常与同工联袂向难民传福音。这些合作的经验帮助我更明白机构事奉的机会与难处。

后来我被调回美国公司,1986年新上司上任,对下属常有无理要求。因我没刻意恭维,他就对我施压,降我级别,想迫我离开。但神指示我要忍耐,我就不动,再工作两年多就可以提早退休,靠神恩典我把手上的工作尽力做好。当时得到同事及用户的支持,上司也不能轻举妄动。1988年中,副总裁找我谈话,了解我过去两年受到的不平等待遇,经过调查以后,竟然把我升回原职。主看顾了我,该年年底我照原定计划提早退休。


当时,前一个老板已转到银行界工作,就是现在的大通银行(Chase Bank),他请我到他那边的电脑部门工作。感谢神的安排,我学习安静等候神成全祂的应许,神容许的试炼都是我们能忍受的,以信心等候祂的时间,必不失望。


事奉心志弥坚,与中信结下不解之缘


1984年我接受邀请,成为中信董事。1997年我在银行工作,在办公室的冰柜里常放一些饮品,在休息时间与同事聊天就会拿出来请大家喝。因为经常这样做,有同事就建议我收费。后得老板同意,以不超过饮品机所定的价钱收费,我就计划把所收集的款项减去成本寄给中信,没想到四、五年下来也筹到三万元。特别一些基督徒同事非常支持这个计划,都甘心乐意促成这件美事。


2006年我心脏病发作,要进医院急救,得姊姊帮忙,及时与心脏医生联络,我一到医院就能立刻进行手术。神给我第二次生存的机会,我曾对牧师说今后要好好地事奉神。可惜我没有付诸行动,不久为了帮助儿子开拓车行的生意,忙得不亦乐乎。虽然他做车行已有12年历史,2009年最终生意还是失败,且欠下巨债。我内心满有惊慌惧怕,甚至听道也心不在焉。


就在这时候,一位认识多年的牧师要来休士顿牧会,邀请我们夫妇过去帮忙。特别因该教会曾两度分裂,需要很多医治与重建的工作。我请教自己教会的牧师,他鼓励我去,还提醒我在病危中对神所许下的承诺。在同一时间,唐人街的一个福音外展事工要找一个地方开办英文班及入籍班,结果我要去的教会就接手办理,而且希望我能负起这方面的工作。


按我当时的经济状况来看,我实在需要找一份兼职工作来替儿子还债。正在两难之际,神感动一位牧师寄来一笔数目可观的奉献,加上兄姊大力帮忙,我终于可以还清大部分债务,没有后顾之忧。我明白神要我接下这外展的工作。三年后我的执事任期期满,由另一位对外展也有负担的执事弟兄接下工作。


在事奉过程中,我曾与一弟兄因意见不同而不和,背后批评他。后来主责备我,指出我们若不同心,如何同行事奉?我心中有很大的挣扎,两天在神面前痛悔流泪,终于靠着神的恩典,鼓起勇气,在祷告会中向他们夫妇认错,请求饶恕。我一顺服,心中感到无比的释放与轻松,也充满极大的平安与喜乐。


我负责中信休士顿福音中心的工作有两年半(2009-2011年),后来请专职同工负责,也借用教会地方来推展事工。我们有一个美好的团队,我自己因经历神的管教,生命有了改变,特别看见谦卑同心事奉的重要。圣灵赐下同心合意的灵,不但在同工团队之间,在机构与教会之间,及教会与教会之间都有了美好的见证。2012年9月中心搬进商场一个办公室,此后工作不断拓展,在休士顿华人社区中服务华人,也成为福音的桥梁,不但引人归主,也转介他们加入不同的教会。


虽届暮年,生命仍可塑造


我现已退休,日常生活包括照顾孙儿Austin。这孩子活泼聪明,却很调皮,曾被罚不能再坐校巴上学,要家长自己接送。每逢我责备他,他也指出我的错来,使我感到错愕难堪,但事后神提醒我要先改变自己,才能使孩子信服,管教才有力。我就在神面前谦卑顺服,靠着神的爱及圣灵的帮助,数年后我对Austin可以不发怒,很平静地教导他,向他表达真诚的爱心。我的生命改变了,渐渐地他也在改变,在学校不再向老师发怒或争吵。他现在11岁半,几个月前接受了主,懂得做错了事就求神赦免罪过。有一次他在学校用午餐之前祷告,被同学取笑,他不但没有发怒,还向他们作信主的见证。老师们都留意到他的改变,而且异口同声称赞他变得很有礼貌,又乐意助人,特别帮助比他年纪小的同学。


我平日照顾孙儿,周末就在中信福音中心当义工。我学习带着仆人的心态在教会事奉,明白人与人之间总有差异,重要的是每个人都反求诸己。有些人误解,以为信了主就能“凭信心”呼风唤雨,要求神为我们营造一个无痛苦无难处的人生。其实恰恰相反,神要透过际遇上的难处,训练我们不靠环境的稳妥就能有平安。我们单仰望祂,放心把主权交给祂,结果就能经历祂的伟大。信心成长了,人也成熟了。


去年我第二度与死亡擦身而过。我因痔疮入院动手术,医生在治疗过程中发现我的尿道、肾脏及心脏都有问题,血糖也升高,结果我在急诊室住了三天,每晚在梦中用神的话与魔鬼辩驳。五天后神竟然医治了我所有的病,我可以平安出院,神又一次救我逃离死亡。现在我明白人生的意义不在乎生命的长短,最重要是每天向神尽忠,带着感恩喜乐的心过日子。


(陈佐治弟兄现担任美国中信董事,本文由邱清萍采访及执笔。)



来源:《传》

最后编辑眼中的瞳仁 最后编辑于 2016-08-07 21:55:19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