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刷存在感?在寂寞里打捞?

[ 1254 查看 / 0 回复 ]

网红直播:刷存在感?在寂寞里打捞?
作者:雷鸣

“人人都在那赚钱,就我在那哗哗充话费。”想当网红不容易,总好过巴基斯坦的网红竟被亲弟弟处决。成名的网红早上睁眼就开播,与粉丝互刷存在感,分分钟赚钱,一时饱足却带来更大的饥渴。2016年网红产业产值预估近580亿人民币,远超2015年中国电影440亿的票房金额。

7月15日,巴基斯坦,一位26岁名叫甘迪尔·俾路支的网红,遭她的兄弟“荣誉处决”,她的死在巴国内引发震惊。

据环球网报道,俾路支2014年因为一段撅嘴的视频在巴基斯坦走红。她对传统的挑战为她在巴基斯坦年轻人中赢得了许多仰慕者,但同时也受到一些保守人士的批评。因受到人身威胁,俾路支不久前回老家“避风头”,却因自己的职业问题和家人产生争端,和弟弟大吵一架:瓦西姆对她上传到互联网上的“大尺度”图像内容表达不满,并坚决要求她“退出模特界”。由于双方僵持不下,瓦西姆对姐姐痛下杀手并逃窜。

作网红,竟然需要付出生命,这个代价未免太大了些。

反观国内,《南方周末》一篇题为《有一个新物种叫网红》的文章写道:“她,锥子脸,大长腿,美瞳眼。她的头衔通常是模特、艺人、主播或某服装品牌创始人。她在微博上有数十万甚至上百万粉丝。她总是与豪车、夜店、美酒美食相伴。她靓照无数,每一张下面都有很多粉丝点赞,但你永远记不清她的面孔。没错,这是一个新的物种——网红。”据中国大陆《网红经济白皮书》报告,这类新物种在大陆超过100万,其中82.5%是美女。

围绕网红生发的商业链条和盈利模式,被称为“网红经济”。目前,中上量级的网红,月收入可达40-50万元,顶尖的“网红”70-80万/月。淘宝上已经有超1000家网红店铺,其中一些店铺的交易额丝毫不亚于知名服饰品牌。

5月23日,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CBNData)发布《2016中国电商红人大数据报告》,预计2016年网红产业产值预估近580亿人民币,远超2015年中国电影440亿的票房金额,相当于国内最大连锁百货百联集团2015年全年销售额。

睁眼就开播,分分钟都是钱

“人人都在那儿赚钱,就我在那儿哗哗充话费。”一位映客女主播感叹,她刚玩映客不久,粉丝还没超过100人,她已经准备放弃了。然而,对于已经红了的主播来说,很多都是早上睁开眼就播,连着两三个小时,对她们来说,分分钟都是钱。

为什么有人愿意不停付钱?有一种说法是,直播让屌丝有了跟女神面对面的机会。他们花钱送礼,送完以后那些漂亮的女生就会跟他说,“么么哒,谢谢××哥哥”。在手机视频里,就像面对面一样,让很多粉丝心情愉悦。

还有争胜心。有一个词叫“秒榜”,就是给一位主播送礼最多的人会登上她映票榜的第一名。一个占据榜首的男生,会有女神属于他的感觉,如果过了两天被其他人反超了,就会不爽,觉得自己的地盘被占了,就会再充值去送。

不论是花钱还是赚钱,人们似乎都在寻找一种满足感。“公众关注网红,或某些网红之所以征服了粉丝,是因为在急剧的社会文化变迁中,人们在价值观、人生观上感到无所适从。”上海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张敦福说,“当互联网提供了催生新的偶像与模范之际,无论是网红本人还是其受众,均在这一新的名人生产机制中,通过互联网而不是实际生活刷存在感。”

说的或许并不全面,但毫无疑问,他们是各取所需:粉丝们提供了人气、支持和消费,网红们则如光圈CEO张轶所说:“把天涯若比邻、同时在场、安慰、陪伴、孤独、分享,甚至是虚荣和炫耀,以及人内心深处真正需要的东西黏合在一起。”这种黏合度的强弱或许不一,但无疑人们渴望在这种彼此的互动中,找到各自的满足:谋求某种心灵的愉悦,摆脱无聊的空虚,或是为了证明自我的价值。

然而无论哪一种,最后都会发现这种日光之下欲望的满足都太短暂了,它无法满足人们心灵深处真正的需要,且往往伴随着其他副作用。

2015年11月初,一位澳洲昆士兰的18岁网红EssenaO’Neill,就因着巨大的压力,以及厌倦为“他人而活”的虚伪生活,而退出社交网络。她总结自己过去的网红经历,最主要用到的一个词就是:浪费。

很多时候,网红是在消费自己、透支自己,身处人为制造的聚光灯下,为了留住人气或粉丝,必须有所隐瞒有所凸显,亮出自己最有吸引力的一面。而这种不真实的展现,初始会被聚集人气的兴奋所掩盖,长此以往,内外的落差往往会使精神不堪重负,甚至失去自己的真实生活。

如2015年中国网红排行榜中排名第9的张大奕所言,她每天要看1000多张时尚服装的照片,要拍二三十张微博上用的照片,每天录三场直播,剩下的时间则都在和粉丝互动。而很多网红都说,她们每天至少要花两三小时与粉丝互动。

新晋网红更为严重。与厦门不二城科技签约的网红薛婷,进入这一职业才4个月。“为了不冷场,也为了回报粉丝,我不停地讲话、学习新的技能,下直播后甚至咳血,压力大到经常失眠。”薛婷说,为了吸引人气,她一上直播常常就是十几个小时。

像她这样的高收入,在她所在的公司并不多。然而收入高,付出也多。一时的解渴和饱足,却带来更大的饥渴感。

绝对的网红,无尽的空虚

37岁的马库斯·阿列克谢·佩尔松(Markus Alexej Persson),原本仅是一个普通的程序员。因着2009年,发布其创作的有创造性的生存沙盒游戏:《Minecraft》(中译名《我的世界》),而跻身名人世界。目前,他在“推特”上拥有379万名粉丝,绝对的网红,而在虚拟世界,佩尔松或者他在游戏里的人物Notch已经成为上百万名游戏者心中“超然”的存在。

《Minecraft》也成了他日进斗金的摇钱树。为此,2010年佩尔松专门建立Mojang公司来运营该款游戏。仅有30多名员工的Mojang,2012年底销售额为2.3亿美元,总利润超过1.5亿美元——其中1.1亿美元作为授予Mojang知识产权许可而流入佩尔松的口袋,他很快在斯德哥尔摩购买了一所最贵的公寓。

2014年9月,微软宣布以2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Mojang工作室和《Minecraft》。随后,佩尔松先是结束为期1年的婚姻,在拉斯维加斯的酒吧、赌场和夜总会豪掷千金,曾一夜间消费12.5万英镑。2014年,佩尔松还击败Jay-Z和碧昂斯夫妇,以4300万英镑(约合人民币4.36亿元)拍下比佛利山庄有史以来最贵的豪宅。同时,他还坐拥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2套豪宅,并曾与哈里王子等名人出入他最喜爱的酒吧。

《福布斯》杂志估算,佩尔松的私人财产将近10亿英镑(约合人民币98.4亿元)。这似乎正是大多人所追求的美好生活。然而,2015年8月,佩尔松在“推特”上表示,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孤独,巨额财富让他感受不到挑战,只有无尽的空虚,“问题就在于你没有理由继续努力,人际互动也变得不可能。”

乔治·麦克唐纳曾经说过:“一个人无论做什么,若没有神,他不是悲惨的失败,就是虽然成功,却变得更悲惨。”因为欲望当中,没有真正的满足,而幸福也不取决于拥有多少。

吹熄我浮躁,打击我炫耀

圣经中享受过人世间最高功名利禄的一代君王所罗门对此深有体会,当他功成名就、一无所缺时,“凡我眼所求的,我没有留下不给他的;我心所乐的,我没有禁止不享受的;因我的心为我一切所劳碌的快乐,这就是我从劳碌中所得的分。”然而,这种快乐经不起时间的考验,更经不起心灵的咀嚼,他紧接着就说:“后来,我察看我手所经营的一切事和我劳碌所成的功,谁知都是虚空,都是捕风,在日光之下毫无益处。”

真正的满足,不在日光之下,而来自日光之上。恰如法国哲学家帕斯卡尔在《思想录》中所说:“……他在存在的事物中找不到帮助……因为无限的深渊只能被无限的、不变的对象所充满;换言之,只有上帝自己能使他满足。只有上帝是人真正的益处。”

Ben Myers在作品《口袋中的救赎》里,定义快乐为渴望的净化:“快乐并非来源于渴望被满足,而来源于渴望被超越,它不再掌控着你的情绪,神奇般地被冲刷干净。好比一场洗礼,我们的渴望被浸在水中,又重新站起。那时的它,已经不同以往了。”

郑秀文,香港知名的演员、歌手,以前常常抽烟、酗酒,脾气很大,被身边的人暗骂为“臭四”。2005年,拍完电影《长恨歌》,她突然在公众的视线中消失,后来传出消息,她患了抑郁症。在那段黑暗痛苦的时间里,她接受了上帝,生命得到改变和更新。2007年12月正式受洗归向基督。2010年,再度登上舞台,向世界见证上帝在她生命中的奇妙带领。

在接受采访时,郑秀文坦言,没有信仰前自己把“成功”和“事业”当做生命,而身为艺人对荣誉“太沉迷”正是忧郁之源。郑秀文所退下来的那个点,正是今天万千网红无所不用其极想要站上去的位置。那个点无疑就在聚光灯下,被扭曲的价值观所带来的伤害聚集在那一点上,要熔断我们的生命。

“事业,永远都要最棒、最美丽,成功第一。我几乎是沉迷,我几乎有一种病态在里面。那种病态就把我自己搞到好象一条绳子,要断掉。所以真正的一场病让我看到我的绳子真的断了,‘啪’断了,但是后来信仰把它再连起,我新的人生就又开始了。”郑秀文不再靠事业和成功添补心灵,不再吸烟,更不靠发脾气来宣泄情绪,她找到了自己生命中真正的满足!

郑秀文的一条微博可能让每天都要在镜子和化妆品面前花上大把时间的网红们惊讶了:“鼻子上的小雀斑是我长年的好伙伴,而今我不讨厌它们,甚至很喜欢,因为我就是我。我们都应该为自身而感到自信和自豪,因为上帝造人,并不是影印机,乃是要人人独一无二。”就连前阶段记者对她的偷拍,也大都是她低调到医院做义工或是参加教会活动的镜头。她还应基督教宣明会邀请出国探访,一口气助养了12个儿童。

2015年,郑秀文举办《Touch Mi世界巡回演唱会》,当现场演唱《上帝早已预备》时,她感动落泪:
留下我的骄傲,吹熄我浮躁,让我知道我不知道……

如何跟自己和好?在寂寞里打捞,换取着拥抱,假的真不了
上帝早有预备,忧郁我也不退畏,不懊悔、不气馁
试炼我的煎熬,打击我炫耀,让我知道我不知道……
上帝早有预备,幸福我受之无愧,我敢追、我是谁
我是谁?比烟花更卑微
我是谁?却被你眷顾宝贝……
因为你,我无畏。
这首歌,正好适合献给所有的网红和她们的粉丝们。

来源:《境界》,微信号newjingjie”
最后编辑眼中的瞳仁 最后编辑于 2016-09-04 21:58:40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