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911事件幸存者:人生不一定有明天!

[ 4028 查看 / 0 回复 ]

911事件幸存者:人生不一定有明天!

箴言 - 第 15 章 第 31 节
听从生命责备的,必常在智慧人中。

陈思进,“911”事件的幸存者之一。灾难发生当天,他逃出世贸大厦后不到3分钟,大楼就轰然坍塌。与他同行的300余人成为最后一批逃出世贸双塔的幸存者。

接受记者采访时,在“911”事件中劫后余生的陈思进缓缓地开了腔,用平静的语气回忆起10年前与死神擦肩而过的噩梦般的经历。

命运弄人,“911”前两个月举家移居美国
仿佛命中注定一般,2001年6月底,40岁的陈思进与妻子小玲离开了生活3年之久的多伦多,重返曾经留学、工作之地――美国纽约。他未曾料到,两个月后,震惊世界的“911”恐怖袭击事件发生,陈思进办公地点所在的世贸大厦北楼在这场灾难中轰然坍塌。

在此之前,陈思进在加拿大一家金融软件公司任高级工程师,彼时,美国股市已经跌了一年,许多公司开始裁员。雄心勃勃的陈思进义无反顾地决定回纽约重整旗鼓,二度挑战华尔街。2001年6月30日,两辆面包车载着夫妻二人重返繁华的大都市纽约。而他做梦也没想到,一场惊天动地的灾难正悄悄走近。

灾难来袭,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猛推了一下
2001年9月11日8时15分,陈思进走进了位于世贸北楼80层的8067号办公室,像往常一样,他走到窗边欣赏曼哈顿的景色。
回到座位上时,电脑显示的时间是8时43分。突然,他感到背后有一股强大的力量猛推了他一下,身体随之急速前倾,差点儿撞到电脑屏幕上。他有点蒙了,下意识地有点恼怒:谁在开玩笑?然而回头一看,他惊得后背发凉,身后根本没有人。

他见其他同事纷纷站了起来,脸上现出惊恐的表情。“同事们顾不上带东西,纷纷撤出办公室,进入走廊去寻找通向楼梯的出口。”陈思进说,初来乍到的他没有意识到事件的严重,还不紧不慢地把手表、文件、书籍、音乐CD等都留在了办公桌上。“很快就会回来的,”他想。

谁也不曾料到,此时,110层的世贸大厦北楼正在遭受前所未有的劫难。一架被恐怖分子劫持的民航班机撞到了大厦的93层,熊熊烈火从86层开始烧起。飞机上的69吨航空燃料倾泻进大楼中,引发了爆炸。曾经雄伟的世贸大厦失去了往日的尊贵体面,它狰狞地张开了吞噬生命的血口。
全世界震惊了!

患难真情,人们互相鼓励:我们没事的!
当世界各地的观众揪心地看着这场灾难的直播时,困在大厦中、距离起火的86层仅仅6层之遥的陈思进尚不清楚外面发生了什么。他只想给妻子小玲打个电话,但电话、手机信号全部中断,这让他隐约感到事情不妙。

世贸大厦的电梯是分两段运行,以78层为中间点。逃生必须先到78层,再找到别的楼梯才能继续走下去。陈思进与众人到达78层时绝望地发现,宽阔的楼面像一个迷宫,他们找不到出口!从高层疏散下来的人多了起来,气氛变得越发紧张。此时有人发现,78层的8个出口已经全部卡死,由于大楼金属结构严重变形,安全门无法用钥匙打开。三个人高马大的美国人站了出来,喊着“一、二、三”,齐力用血肉之躯撞击金属门。回忆往事,陈思进深吸了一口气,“其中我的一个同事,后来被发现肩膀的骨头都撞碎了。”

一个出口的大门终于被撞开,约一米宽、按逆时针方向下旋的楼梯出现在人们面前。虽然这是唯一一条通往“生”的出路,但人们没有蜂拥而上夺路而逃,大家自动把挨着扶手靠里的左侧道让给老人和女士,男士和青壮年则绕着大圈走。一切井然有序,没有惊慌和喊叫。“我们没事的!”……陈思进听到善意的轻声鼓励,心头涌过一股暖流。

生死浩劫,逃出后3分钟大楼瞬间坍塌
行至18层,背着沉重消防器材的消防员和警察开始从楼下向上冲。“场面让人动容”,陈思进回忆说,他们自知生死未卜,依然向着危险狂奔。

慢慢地,人们知道了这不是炸弹爆炸,而是飞机撞上了大楼。陈思进听到一个男子打电话给他的爱人(猜测他手机的信号非常好),场面仿佛好莱坞电影中生离死别的镜头!男子柔声细语道:“我答应你,我一定回来!万一无法再见到你……亲爱的,我爱你!”

当陈思进终于逃出大厦时,他疲惫得几乎要虚脱,从80层走到一楼大厅,他整整用了一个半小时。逃出来的人激动地高呼:“我出来啦!”此时,陈思进与同行的幸存者没有想到,他们是双塔中逃出的最后一批生还者。

陈思进没命地向北奔去。两三分钟后,他逃到一座桥下。突然身后响起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夹杂着恐怖的人的惨叫声。回望时,北楼像一块融化的巧克力一样坍塌成废墟,万千繁华,刹那成空。同时,大约40层楼高的浓烟像翻腾的海啸一般急涌而来,这场景让他不由得想到“末日”、“人间炼狱”,他不忍再看,拼命狂奔……

劫后余生,思考人生
永远望不到尽头的旋转楼梯、葬身火海不断呼号的人群……跑啊跑啊……在“911”过去的3个月时间里,这样的噩梦如影随形。陈思进形容自己“晕晕乎乎”的,总也不相信发生的一切是真的。恐怖袭击的惨烈画面刺激着陈思进脆弱的心灵,那时他根本没法看电视,也有意回避再谈及“911”的话题。

接下来的几年,通过写作和接受采访,陈思进的郁结和压力得到了释放。他轻松地告诉记者,自己可以观看《2012》等灾难影片,也并不会引起不适了,但总有一些影响和痕迹难以磨灭。“911”事件两年后,他的妻子小玲发现他得了恐高症,如今他住酒店会下意识地选择10层以下的房间。

陈思进回首人生,发现自己的内心在“贪婪”的华尔街得不到安宁。他不愿再做“赚钱机器”,而是重拾童年的作家梦,开始关注财经文化领域并选择用中文写作。随着《金融让谁富有》、《绝情华尔街》等多部财经类畅销书的出版,他完成了从证券公司副总裁到金融作家的角色转变,实现了自身定位的“成功”――靠自己喜欢的职业谋生,并做出成绩。

人生不一定有明天
北京晨报:逃生过程中,有没有人给您提供了特别的帮助,让您印象深刻?您与同行的幸存者是否保持联系?

陈思进:我很感激用肩膀为大家撞门的同事,如果他们晚撞开3分钟,我们300多人都没命了。其中我那位撞碎了骨头的同事Dan Jobs第二天上了《USA Today》的头版,一周后打着石膏上了CNN。如今,同事们都渐渐地离开了纽约,不过,我们经常通电邮、电话。

北京晨报:作为一名幸存者,“911”事件十周年对您个人的意义是什么?

陈思进:每当回忆起“911”,或在平时工作、生活中遇到困难,只要想起那天数千陨落的生命,再难的沟坎都能闯过去。正因为看到了人生无常的一面,我意识到人生的繁华、苦难、梦想和欲望,在顷刻间都有可能纷纷落下,我的人生轨迹也发生了变化,开始重新思考人生,思考活着的意义。

北京晨报:“911”事件给您最大的感悟是什么?

陈思进:人生不一定有明天!只要还活着,想做什么,就应该抓紧时间去做!生命、亲情、爱情、友情太珍贵了……物质追求已经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意义了,真正做自己喜爱做的事情,才能拥有幸福的人生。

北京晨报:今年“911”您将做些什么?

陈思进:2002年至2004年,我都会在当天参加悼念活动。今年暂时没有特殊的计划,应该会默默为遇难者祈福。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