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盼望

[ 1810 查看 / 0 回复 ]

盼望

/新民

梦醒时分,是否美梦成真?有些梦想永远只停留在梦想阶段,只有最终实现的美梦才是真实的盼望。圣经应许在基督里死而复活得永生的至大之福,正是真实可信的盼望。

1990214日,美国旅行者一号在飞离太阳系前,按照天文学家卡尔·萨根的请求,在美国宇航局发出的遥控指令下,调转镜头,在离地球约60亿公里外,拍摄太阳系。在太阳系的大背景里,地球不过是一个不足一个像素、微不足道的暗淡蓝点。
2015年,在笔者旅美届满30年的那个夏日早晨,面对这幅照片,思绪万千,泪花翻滚。体会到了唐代诗人陈子昂的沧桑与激情——“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同时,心中也荡漾起3千年前以色列君王诗人大卫面对上帝伟大的荣耀与人类之渺小而生的感叹:我观看你指头所造的天,并你所陈设的月亮星宿,便说,人算什么,你竟顾念他?世人算什么,你竟眷顾他?你叫他比天使微小一点,并赐他荣耀尊贵为冠冕。(《诗篇》8:3-5

暗淡蓝点

无神论天文学家卡尔·萨根后来以淡蓝点照片为封面,出版著作《暗淡蓝点:人类未来的太空远景》。他用诗的语言来描述这个淡蓝点:再看看那个点。它就在这里。这就是家。这就是我们。在这里曾活过你所爱的每个人,你知道的每个人,你听说过的每个人,曾经出生的每个人。
地球是庞大宇宙竞技场中的一个小舞台。想想这个像素的某个角落的居民对其他角落里几乎没有差别的居民无止境的残暴,他们如何频繁的误解,他们多么渴望相互残杀,他们如何热切地仇恨。想想那些将军和帝王让多少人血流成河,以至于在荣耀和胜利中,他们可以成为那个点上的一部分地区转瞬即逝的主宰。
我们的故作姿态,我们想象中的自我重要性,我们在宇宙中有特权地位的幻觉,都受到这一苍白光点挑战。我们的星球是宇宙无边的黑暗中孤独的尘埃。在我们的默默无闻里,在这一切的烟波浩淼中,没有一丝的迹象表明帮助会从别处来拯救我们脱离我们作贱自己。

有人说天文学是令人谦卑与建造品格的经历。或许没有比我们小小寰球的这个遥远形象更好地示范人类的自负是何等愚蠢的行为。对我来说,它强调我们有责任来善待彼此,保护和珍惜这个暗淡蓝色圆点,我们所知道的唯一的家园。
当我们留心比较彼此相远隔千年以上的以色列君王诗人大卫、中国诗人陈子昂、美国的天文学家萨根教授,我们不难发现他们感情的共性与差别。他们都因宇宙恢宏和天地悠悠,生发出由衷的自谦和感慨。
不同的是,陈子昂只能在无可奈何中以泪洗面,而萨根教授出于无神论,看不到人类的真正出路。大卫王则因为认识造天地万有与人类的主宰,给予我们耳目一新的思考纬度与别有洞天的盼望视角,人的渺小反倒加深了我们对上帝至圣至荣的敬拜赞美与喜乐感恩之心。

活泼的盼望

新约圣经把我们在基督里复活得永生的盼望形容为存在天上的盼望”“荣耀的盼望(参《歌罗西书》1:527活泼的盼望(参《彼得前书》1:3),是不至于羞耻的盼望(参《罗马书》5:5)。当我们一生吃完地上9万顿饭,呼吸完近10亿口空气,不得不向暗淡蓝点上的亲人朋友挥泪告别时,我们的人生究竟是一个休止符般的结束,还是一个崭新生命的开始?这实在太值得我们深思了。
我们在罪恶与死亡的夹缝里喘息生存短短几十年,正如摩西的祷告所言:我们一生的年日是七十岁,若是强壮可到八十岁;但其中所矜夸的不过是劳苦愁烦,转眼成空,我们便如飞而去。(《诗篇》90:10)在茫茫的暗夜里,人类渴望光明;在短暂的今生里,人类渴望永生。
于是,人类在对终极关怀的打坐冥想中,一厢情愿地创立了形形色色的宗教,试图指明一条通往光明与永生之路。而这些救恩经济学的共同之处,都离不开用今生有限的善行与功德来换取永生无限的福乐。
这是比资本家还要无穷倍的绝对不对称的交换,除非得到永生主宰的首肯,不然此路绝对不通。因为世界之光与生命之主耶稣基督已经在人类救恩历史的大舞台上出场,我们有完全的把握确信,永生之福,只能靠永生之主的白白恩赐。人类任何形式的不对称交换,形同一碗汤兑换无边的海洋,都无一例外把永生无价恩典给极度地廉价化,毫不可取。

救恩的追溯

要明白耶稣基督带给人类复活得永生的至大盼望,我们必须从上帝救恩历史来追溯。
4千年前,一个叫亚伯兰的人,离开家乡吾珥(今伊拉克境内,靠近科威特,当年曾兴盛于幼发拉底河边),沿着肥沃月湾走廊闯荡,最终寄居在迦南地(今巴勒斯坦/以色列)。这个人成为犹太人与阿拉伯人的共同祖先。
他被上帝改名为亚伯拉罕,意思是万国之父,他的后裔要如天上的星和海边的沙那样多,不可胜数(参《创世记》12:1-313:14-1715:517:3-8)。他要借着那一个子孙,指着一个人,就是基督(参《加拉太书》3:16),使万国得福。
这样,上帝从挪亚的儿子闪的后裔中,兴起亚伯拉罕,让他既成为以色列的尊贵先祖,又成为世上万国所有信仰上帝之人的信心之父。
上帝逐步预备以色列民族,让他们在埃及寄居430年,摩西带领以色列人出离埃及,来到西奈山,领受上帝的律法,又经过旷野漂流近40年,进驻迦南,完成从漂流到定居的生活。之后5个世纪,上帝兴起一代又一代士师,拯救以色列人脱离外邦的压迫。
以色列人也渐渐从农耕社会转型到城邦社会。一代又一代君王统治以色列人,先是扫罗、大卫与所罗门,之后国家分裂成北国以色列和南国犹大,但敬畏上帝的君王寥寥无几(只有南国8个)。北国在公元前722年为亚述所灭,南国在公元前586年被巴比伦沦陷。国破家亡,广大人民被掳他乡,后来部分被允回归。
王国时代到被掳回归,上帝不断兴起先知,为社会不公呐喊,呼吁君民悔改归正,更预告救主来临,复兴以色列。再等400年,耶稣基督降临人间。过去2千年来,天国的福音从巴勒斯坦地区开始,传遍全世界。

复活的主

以色列人自以为是上帝独特蒙爱的选民,未料上帝早就立定旨意,透过旧约先知反复预告,要借助以色列民族预备人心,迎接万民真正的中保、人类的共同救主耶稣基督的到来。上帝在以色列民族历史上的一系列重大作为,为的是建立上帝至尊至圣的名。
当以色列人被掳他乡,他们就带出去上帝的律法与敬拜的礼仪,在外邦中建立会堂,让外邦敬虔人也可以认识上帝,那些会堂后来成为第一世纪福音传扬的滩头阵地与前哨站。
上帝还借助第一世纪希腊通用语言,和罗马人修筑的条条军用、商用大道,让地中海周边世界连接起来,方便福音的迅速传播。这是上帝独具匠心的伟大宣教作为。天地的主,从来就不由某一个民族独享,乃要带给全人类救赎之恩。
福音之所以能带给人类无与伦比的活泼的盼望,乃是因为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公元后30年代初,那位拿撒勒人耶稣,以与上帝同等的上帝之子自居,又以安息日之主的名义,干犯神圣的安息日医治病人,惹怒了犹太宗教权贵,被控以亵渎上帝的宗教死罪(参《马太福音》26:65)。但当时罗马巡抚统治犹太地而专有审判权,耶稣遂被犹太同胞诬告,以破坏公共财产圣殿的罪(参《马太福音》27:40),以及号称是犹太人的王而成为反对凯撒的社会动乱首恶的罪(参《马太福音》27:11),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第3天从死里复活。

盼望的根基

初代教会传扬的福音信息之核心,正是耶稣是基督,他已经从死里复活(参《使徒行传》2:24-323:154:1010:4113:303417:33126:23,《哥林多前书》第15章)。
耶稣在那个逾越节后的周日(也是初熟节)的复活大事件,彻底改写了初代教会犹太人周六安息日聚会的传统,引进周日礼拜的教会传统。而初熟节复活后50天的五旬节,圣灵按照复活之主耶稣的预告,降临耶路撒冷,超自然地赋予彼得和其他使徒语言能力,用他们从未学习过的别国方言,向从地中海周边世界回耶路撒冷守节的犹太人传扬耶稣是复活的主。当日约3,000人受洗归主,成为教会第一批信徒。
而这背后真正的故事,乃是耶稣自己情愿把命舍了再取回来(参《约翰福音》10:18),成为上帝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参《约翰福音》1:29),又因从死里复活,以大能显明是上帝的儿子(参《罗马书》1:4)。
我们这些信靠耶稣基督的人,有一天要在他复活的形状上与他联合(参《罗马书》6:5),因为在亚当里众人都死了,照样,在基督里众人也都要复活(《哥林多前书》15:22)。
有一天,死人要复活,尸首要兴起。睡在尘埃的啊,要醒起歌唱!(《以赛亚书》26:19)耶稣说:死人要听见上帝儿子的声音,听见的人就要活了。(《约翰福音》5:25

主耶稣啊,谢谢你带给人类永远生命的真相与如此活泼的盼望!


作者旅美逾30年,生化博士,道学硕士,热衷新药研发与福音布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