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中国式的聪明”其实是价值混乱

[ 2949 查看 / 0 回复 ]

“中国式的聪明”其实是价值混乱



文 | 庄佩璋




在美国你去商店买东西,事后不论任何理由,都可去退货还钱。因此,有一些人(一些台湾人和更多的大陆人)过几天要出席重要宴会,就去“买”一套名牌衣服,穿去赴宴之后,再去退钱。

美国商店还有一桩好事:买贵了,可退差价。于是有些人就趁平时不打折但尺寸、颜色较齐全的时候,把货品买回来。等到大减价的时候,再把收据拿去退差价。

这些人对自己的行为洋洋得意,还到处宣扬自己的聪明,甚至纳闷为何众多的别人那么“愚蠢”,不会利用这个“漏洞”。

把占人家便宜看成“聪明”,把奸巧看成“能力强”,把挑拨族群看成“和解共生”,真的是价值错乱了。

笔者想到股神巴菲特。许多股友讨论巴菲特的选股标准,往往忽略他一再强调的:他非常重视公司CEO的诚信,不够正派的公司,他绝不考虑。

今天你会钻法律漏洞,明天你掌权了,就会去修改法律,让自己的违法变合法。这几年来,我们看了太多这种例子了。

十年前,我带三岁多的儿子到美国旅行,寄宿亲戚家。亲戚拿个全新的儿童汽车安全座椅给我,说:“这里规定儿童一定要坐汽车安全座椅,这个给你用,因为是借来的,请尽量不要弄脏,我还要还人。”

两周后,我不再开车,他拿着半新不旧的安全座椅到量贩店办退货。店员一声不吭,钱全数奉还。

亲戚得意地对我说:“美国的商店,两周内都可凭发票退货,所以我们常来这里‘借’东西。有些大陆人甚至连电视都‘借’哩!你说,美国人笨不笨?无条件退货的漏洞这么大,他们竟然都不知道!”

来年,我到日本,在当地做事的台湾朋友招待我,出入都开车。我问:“东京地狭人稠,不是很难停车吗?”

“没那么严重啦!政府规定要有停车位才准买车,所以车子并不像你想的那么多。”他说。

“哇!那你有停车位喽?一定贵得吓死人对不对?”

“你怎么跟日本人一样笨!先租个停车位,等车子挂牌后,再把停车位退掉,不就解决了?”

几天后,换成日本朋友招待我,待遇沦为两条腿加地铁。他客气地说:“东京养车容易,养停车位难。所以只好委屈你挤地铁了。”

我马上向他传授“破解之道”。没想到他没有“悟道”的狂喜,淡然说:“真要钻漏洞,其实到处都是。比如家母住在乡下,我把户籍迁过去再买车就可以了。但是,我实际上就住东京,没停车位却买车,左邻右舍会怎么看我?开车上班,我怎么面对同事?上司及正派的人不会这样做。”

美国商店无条件退货的机制与日本到处漏洞的法规,都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上。当“信任”瓦解,社会也会崩溃。也因此,他们可以容忍政客做错事,却不容许政客说谎。

我们则是“假到真时真亦假”,每个人都虚虚实实,整个社会是在“怀疑”的基础上运作。思维影响行为,而个人行为又可扩及影响企业服务、社会运作。

记得去罗马搭乘地铁时,发现有售票机却没有验票机。当场起了疑惑,到底要如何确认乘客有没有买票?这样地铁不就铁定亏钱?

这是我们的习惯想法,总是想要替自以为的小聪明或贪小便宜寻求应对之道。对于意大利人而言,我们会问这种问题才奇怪。搭车为啥不买票?乘车怎么可以不买票呢?两方想法当下有了差异。

如果你真想知道是不是可以不要买票搭车,可以,的确可以入站搭车,但要确保不被富有正义感又鸡婆的意大利人发现,因为他八成会去举发你。到时候罚款可是车价的数倍,而且丢脸丢到国外去,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建立信任不容易,却很重要!彼此信任度越高,管理就越少。路走对了,就不怕遥远。

在纽约参观有名的“大都会博物馆”,付了钱,柜台给我们一个10圆台币大小的金属片门票,有两条夹子,方便别在衣领上。友人告诉我参观中途可以随时出来,如果还要再进去,门票就不用缴回,可以凭原本的门票再进入。确定不再进去参观,就把门票丢入门口的压克力玻璃柜中。

我问:“门票的形式、颜色有每天换吗?”

朋友回答:“没有。”

“那会不会有人把门票带回家,过几天再来呢?或是10人进去只买5张门票,其中一人再把门票带出来给其它人?”

朋友大笑:“只有台湾人会这么想!美国人想法单纯多了,进去就是要买门票,不再进去就缴回门票。基本上美国人相信大家都是守法的好人,所以门口工作人员很少。”

刹那间我觉得很惭愧。我们的防弊多于兴利的观念,钻漏洞的念头,竟是文化的一部分!


来源:思想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