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罪、爱与救赎的“奇幻漂流”——《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观后

[ 3079 查看 / 0 回复 ]

罪、爱与救赎的“奇幻漂流”——《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观后

立言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只孟加拉虎”

与人们耳熟能详的经典灾难片、人与动物的传奇片相比,李安独辟蹊径,跳出了商业片的运作逻辑,他坦言拍这部电影是他认识自己、认识世界、认识人与人之间关系的过程。

电影大师不会满足于只是向观众提供视觉张力或者心理刺激,而是随着情节的推进,走向人性深处的隐秘领域:一个少年、一只猛虎、一片汪洋。李安以封闭性空间的调度,提炼了高度隐喻的人生寓言:寻求生命的价值和人生的真意所在,寻求“苦海无边”的救赎所在。

无疑,少年派和那只与他形影不离的孟加拉虎帕克,是影片的核心。成年派所讲的两个故事,少年与老虎,亦真亦幻,看似为两个客体,实际又是一个主体,分别代表了人性中的两面——善与恶(罪性)、人性与兽性、理性与信仰……有影评人说,借用李安在《断背山》推出后说过的一句话——“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断背山》”,《少年派》的隐语就是——“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只孟加拉虎”。

少年派是个善良的孩子,从小生长于父亲经营的动物园,天生爱动物,他相信动物是有灵魂的,为此甚至偷偷溜进虎笼去亲手喂老虎,被父亲发现后制止。

父亲命饲养员抱来一只活羊,老虎撕扯活羊的情景令他对动物的灵魂失去了信心。一次偶然的契机,他走入教堂,信奉了基督教,随后又接受了印度教和伊斯兰教。听到他在饭桌上祷告,父亲告诉他:“什么都信等于什么都不信。”真正的信仰只能有一个,“宗教都是愚昧的”,作为很快就要成年的他,是该启用自己理性的时候了。而派的母亲却鼓励儿子去探索信仰作为生命的支撑与升华:“无论哪种宗教,总是劝人向善的。”

动物园因政局动荡而关门,派的父亲决定全家移居加拿大,动物就是这一家全部的资本——卖掉它们就可以支持全家生活所需。意外的是,太平洋上的风暴使货轮葬身海底,全家只有派被推上救生船,他与孟加拉虎帕克为伴,开始了227天的海上漂流。

当巨浪扑上甲板,动物四散奔逃时,派曾大声问:“谁打开了笼子?!” 事实上没有人打开笼子,这个情节寓意着:当人遇到危难,体内那罪恶的基因就从理性的掩盖下逃了出来。辖制老虎的笼子寓意理性、道德、社会地位,等等,已经荡然无存。孟加拉虎零距离地与少年派相对,彼此成为生存下来的依托——“它是我心中的恶魔,但我必须靠它活下来。”派无奈地自白,道出了善恶互为依存的哲学命题,并随着影片情节的推进进一步展开。



“白天是天堂,夜间是地狱”

派的父亲曾带他与哥哥一起观看宗教祭祀活动,告诉他们印度教有3,300万个神,父亲曾指着至高之神灵毗湿奴语重心长地对派讲:“有些东西看似繁华绚丽,实则是虚幻。”

当派和老虎在大海陷入垂死的绝境时,他们发现了一个世外桃源般美丽的漂浮岛。小岛上有食用植物、有淡水天池,也有数不清的狐獴可以作为老虎的美餐。派欣喜若狂,以为找到了人间乐土,然而到了晚上,恐怖骇人的事件发生了:狐獴逃上树老虎跳上船,天池的水夜间泛酸杀死鱼类,派无意中打开一朵森林里的莲花,莲花里却包裹着一颗人的牙齿……

真相如此残酷:小岛白天是天堂,夜间是食人地狱!

印度教与佛教都以莲花为象征,此处寓意颇耐寻味,宗教所谓的极乐世界根本不存在,绮丽的美梦终归是虚幻。派与老虎逃离了食人岛,继续苦海漂流,而留在岛上的千万只狐獴,却早已麻木,泯灭了自我,只能在食人岛上自生自灭。电影在这里告诉观众,千百年来看似虔诚实则愚昧的宗教徒们,就是这样在麻木中走向死亡的,宗教无法解决人类罪的基因,虚幻的梦境破灭后的绝望更可怕。

在漫长的苦海漂流中,派切身体验了大自然的奇绝瑰丽与神威莫测,体验了人类的渺小与软弱,派从最初多神信仰的盲目,走过了宗教的迷失与幻灭,当生活已经消失了全部的内容,生命也即将离他而去的时刻,一切的浮尘与阴霾都散去,宇宙万物的本质凸现出来,上帝在他心目中凸现为至高无上:“上帝,感谢你赐我生命,我就要与父母和哥哥团聚了……”

派梦呓般的祷告,却是打开生命之门的钥匙——新大陆出现了,派喜极而泣,倒在沙滩上,瘦骨嶙峋的老虎却从船上跳下。在派的注视中,它径直走向森林,稍作停留,终于头也不回地消失了……

“你只需要知道上帝爱世人……”

“印度教给了我宗教启蒙,又通过基督发现了上帝的爱……”成年后的派这样描述他与上帝的关系。

童年时,因哥哥与他打赌,派跑进教堂喝了圣水,与神父邂逅——“为什么上帝把自己的儿子下放人间,为凡人的罪受难呢?”童年时的派望着耶稣钉十字架的画像困惑不已。

神父告诉他:“因为上帝爱世人,给世人接近他的机会,让我们得以理解上帝。我们通过理解圣子,了解他为我们所受的苦难,就如手足一般。”

“这说不通啊,让无辜者牺牲,以此救赎罪人,这是什么样的爱呢?”这个问题在派幼小的心灵里挥之不去,“如果上帝那么完美,而我们却不是,上帝又为何要创造这一切呢?为什么我们要存在呢?”

相信这是许许多多徘徊在基督福音门槛之外的人们的心声。可怜的亚当的子孙!遗传自始祖的罪使我们的灵性死亡,使我们与上帝的爱隔绝。上帝的爱是我们凭人的智慧和理性永远无法参透的。

神父告诉他:“你只需要知道上帝爱世人,上帝那样爱着这个世界,可以为此牺牲自己唯一的儿子……”

耶稣基督救赎福音的种子,就这样撒进了派幼小的心田。日后,当他与老虎漂流在无边无际的大海上,无论在金光普照的阳光下,还是在惊涛骇浪的席卷中,他与上帝间的对话一直不断,无论是质疑、哭嚎还是感恩,他在生命越来越趋近死亡时,在理性、宗教的藩篱破败瓦解时,他的灵性终于越来越趋进救赎者上帝,直至他获救,人性中的罪性与恶离他而去,他才获得了救赎与重生。

“只有考验才能确认我们的信仰是否坚定。”成年派这样告诉前来采访他的作家。

来源:OC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