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理性骄傲的挫败——奥古斯丁《忏悔录》读后感

[ 6224 查看 / 0 回复 ]

理性骄傲的挫败——奥古斯丁《忏悔录》读后感
2016-12-12 丁果 耶稣基督圣经福音

对于中国的很多知识分子而言,大部分崇尚科学理性,而对圣经的真理嗤之以鼻。

在基督教史上,奥古斯丁也有过同样的经历,他在《忏悔录》中剖析了自己真实的心路历程。

当奥古斯丁19岁的时候,这位才华横溢的青年人,读了古罗马古典文学代表作家西塞罗的哲学论文《荷尔顿西乌斯》时,萌发了追求上帝真理之志。但是,到他最后决定受洗成为基督徒时,13年的漫长岁月已经逝去。我掩卷问自己,是什么原因造成奥古斯丁花费13年来完成这个充满痛苦、曲折的信仰皈依过程?更何况,他还有一个敬虔的基督徒母亲整天为他流泪祷告?

从奥古斯丁自己叙述的故事中,我们可以罗列出许多回答上述问题的原因:对世俗幸福的留恋;情欲的无休止纠缠;渴望社会承认的野心;星象学家的引诱;摩尼教哲学的误导等等。

但是,从更深一层来看,阻碍奥古斯丁通向终极真理的最根本要害不是别的,正是他那以高学问和理性思辨能力为自恃的骄傲。换句话说,他的失败正在于他企图想以自己掌握的学识及理性分析来寻找通向真理之路,并把他从罪恶中拯救出来。

奥古斯丁对学问和理性是相当看重的,甚至可说到了崇拜的地步。这是由几个原因造成的。

首先,奥古斯丁的父母从来就把学问的掌握放在这个孩子教育的首位,而根本忽视了对奥古斯丁进行道德与信仰方面的教育。这就使奥古斯丁自小就接受了“学问第一”的唯一价值观。

其次,奥古斯丁的天才聪明使他在求学生涯中一帆风顺,得心应手,其他学生都不是他的对手,从而使他滋长了在追求学问中“出人头地”的巨大野心。

再次,奥古斯丁以学问谋得雄辩术教师地位,又以学问获得社会尊敬。学问带来的既得利益,使他认识到学问的重要性和功利性。他说:“当时所推崇的学问,不过是通向聚讼的市场,我希望在此中显露头角。”

本来,追求学问并不是一件坏事。但是,奥古斯丁在上述人生历程中形成的学问观念却对他认识基督带来了障碍偏差。这些偏差表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第一,虽然奥古斯丁一直没有放弃对真理的追求,但是,学问带来的既得利益使他常常无法摆脱世俗幸福的引诱,并把其当作生活的目标,从而怠慢了对真理的追求。他自己承认:大约12年,我始终留连希冀于世俗的幸福,不致力于觅取另一种幸福,这种幸福,不要说求而得之,即使仅仅寄以向往之心,亦已胜于获得任何宝藏……

第二,对学问的喜爱以及由学问带来的满足使奥古斯丁有意无意地把他喜欢的学问和学者抬到最高的高度,而使他失去了尽早接近耶稣和圣经的机会。他承认自己对圣经的一度蔑视,他以为“圣经这本书和西塞罗的典雅文笔相较,真是瞠乎其后。”后来,他才醒悟,圣经正是真理的最高启示。

第三,奥古斯丁掌握了高深的学问和理性思维的方法后,自然比一般人更能分析社会自然现象和规律,从而使他误以为通过理性分析就可以拿到取得绝对真理的钥匙。“因信称义”的门被他关上了。他说:“我灵魂的病,本来只能靠信仰来治疗的。”但他却拒绝了。

说到底,奥古斯丁对理性、学问的崇拜就是对自己的崇拜。他在批判自己曾经一度迷恋过的摩尼教时说:

“有人以意志的两面性为借口,主张我们有两个灵魂,一善一恶,同时并存。他们不愿在主里面,而想在自己身内成为光明,以为灵魂的本体既是神的本体,这样更加深了他们的黑暗,他们由于这种滔天的傲慢,所以跟神照耀入世之人的真光距离更远了。”

正因为奥古斯丁一直执着以知识和理性来寻求终极真理,所以当他听到蓬底希那讲了《神贫者》的故事后,大受震惊,对好友阿利比乌斯发生了这样的喊叫:

“我们等待什么呢?你没听到吗?那些不学无术的人起来攫取了天堂,我们呢?我们带着满腹学问,却毫无心肝,在血肉中打滚。”

这个喊叫,既叫出了理性学问在寻求终极真理方面的苍白无力,也叫出了奥古斯丁对理性崇拜、学问崇拜的觉醒。

令我吃惊的是,1500年后的今天,许多像我这样的人还在重复奥古斯丁曾经犯过的谬误。自20世纪20年代起,中国先进知识分子为反对封建主义而打出“科学万岁”“民主万岁”的旗帜后,中国的年青知识分子就一直执着这样的价值观:通过读书达成仕途,通过科学的理性分析寻找到人生的目标,最终达到“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丰功伟业。

因此,当我刚被人介绍认识基督和圣经时,我根本就不屑一顾,认为是迷信和谎言。因为我迄到那时为止掌握的知识及理性认识程度,都不可能使我相信耶稣是神的儿子,耶稣的死而复活是事实,更不能承认自己是一个彻底的罪人而把命运交到耶稣手上。这样,我就在寻找真理的道路上不断跌倒,痛苦万状。

直到圣灵打开我僵死的心门,迎接耶稣作我的救主,我才明白,用自己仅有的那些逻辑、科技、理性的知识、方法去理解、判断神和神的话,是多么的愚蠢和不自量力。我才理解圣徒保罗讲的话:

“我们讲这些事,不是用人智能所指教的语言,乃是用圣灵指教的语言,将属灵的话解释属灵的事。”(林前2:13)。1000多年前的奥古斯丁也通过同样的途径领悟到这一点。他说:“由于我们的能力薄弱,不能单靠理智来寻获真理,便需要圣经的权力。”

从奥古斯丁的故事和我自己的经历来看,我们犯了同样一个错误,就是过份相信学问和自己的理性精神。以为通过它,我们不但能成就世俗的幸福,也能寻找到终极的真理。

事实证明,这非但是徒劳无功的尝试,反而更加深了我们的罪孽。这不但是因为远离了神的学问和知识理性非但毫无用处,而且更严重的是我们竟然用神赐的智慧、理性来拒绝神的救赎。奥古斯丁曾经这样忏悔:

“当我一无师承地读通了难解的“各类学问”著作时,对于有关信仰的道理,却犯了丑恶不堪,亵渎神圣的错误,那么我的聪明对我又有什么用处?”

换句话说,上帝给我们智慧理性,乃是为了让我们通过人和万物来领会与赞美上帝的伟大、奇妙、慈爱。而我们的悲剧正在于把从上帝那里来的智慧学问高举起来,让它变成阻隔我们和上帝之间的铁墙。

也就是说,当我们被学问、理性束缚住时,我们就不可能知道上帝的真理,同时也不能找到通向上帝之路。我们的理性骄傲,恰恰是我们无知的最好脚注。

事实证明,当我们在理性学问中无限膨胀自己的时候,也是我们彻底迷失的时候。

我们从理性骄傲的挫败中能够突围而出的唯一办法,就是在上帝面前谦卑自己,“因为上帝阻挡骄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彼前5:5)

来源:海外校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