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是什么在炙烤着罪人的良心?——电影《烈日灼心》

[ 909 查看 / 0 回复 ]

是什么在炙烤着罪人的良心?——电影《烈日灼心》
作者:李相宜

电影,总是让我们看到自己的影子,想起保罗的那句话:“因为我们成了一台戏,给世人和天使观看。”(参《哥林多前书》4:9)

有一天,也要如是回放,在你我生命即将完结之时。

01


《烈日灼心》讲述了一个让人震撼的故事。

7年前,福建某地别墅发生一家五口被灭门的惨案。多年后,犯罪嫌疑人杨自道(郭涛饰)、辛小丰(邓超饰)、陈比觉(高虎饰)依然逍遥法外,一同在厦门生活。杨做出租车司机,小丰做协警,因意外变成傻子的陈带着三人捡来的女孩儿尾巴,栖息在亲戚的渔场中。

一天,拥有丰富办案经验的伊谷春(段奕宏饰)调到小丰所在的大队担任警长,他隐约觉得小丰和当年的灭门惨案有关联。与此同时,杨意外结识了伊的妹妹小夏(王珞丹饰)。于是,仿佛冥冥之中有一只看不见的手,正将这三个决心重新做人的男人推向无法更改的结局……

公义的日头烈烈,炙烤着罪人的良心。

罪的议题一旦打开,就会渐渐深入基督信仰的核心。

认识到罪,只是第一步,认识到罪的沉重,却只能用自己的努力赎罪,多么可怜!电影中,小丰虽然当协警当得相当卖力,做的是抓坏蛋的事,拿着一份不公平的微薄薪水,他甘于此,也许正是因为那心里停不下来的赎罪念头。

赎罪的念头也同样沉重地压在出租车司机杨自道身上,他见义勇为,抓坏人,让人始终无法相信,那起灭门凶杀案会与他有关。

邓超的表演可算是他多年来演艺事业的高峰,这是他最为精湛的一次表演,虽然有些用力过猛的痕迹,从头到尾,他的表情都没有舒展过。

导演给了人性一个微妙的解释。事实上,这三个人不大可能都是因为想给小尾巴(影片里灭门案遗留的孤儿)一个没有阴影的未来,而主动选择去死。这不符合常情,但导演实在没办法找出其他的事件来把这个逻辑说圆满了。《烈日灼心》是人们所喜爱的悬疑片,故事渐次展开,非常紧凑。然而,把一个故事说圆了,对导演和编剧来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部电影在探讨人性的善恶上,我以为走在了国产电影的最前列。

从来没有这样一部电影,这么鲜明地谈到了罪与罚,又用一环扣一环的叙事和悬疑,来透彻地观照人性善恶不断纠缠的吊诡。

我很自然地想到了俄罗斯的那部名著《罪与罚》。

罪,道德底线,良知的灯忽明忽暗……这些对于人性善恶的思考,使得整部电影的层次高出了时下众多的畅销影视剧。虽然《烈日灼心》这部国产悬疑剧里的硬伤不少,比如内在的逻辑,故事里的画蛇添足,等等,但立意和情怀当属上乘,是近年来难得的佳作。

由于当初那起案子中受害人的吊坠上留有小丰的指纹,常年来,他就不自觉地养成了磨指纹的习惯。磨指纹这个细节刻画得好。每次当小丰不自觉地磨指纹的时候,内心深处的焦灼便不经意地被传达出来。

这部影片在细节的处理上颇有韩国导演的风范。许多细节,没一个多余的。小丰听伊警长说,同性恋不会犯强奸罪,便不惜把自己假扮成同性恋,这一招果然迷惑了警长,一度被排除了嫌疑。其实,假扮同性恋与磨指纹一样,都是在处心积虑地掩盖罪行。

但吊诡的是,他们三个并不怕死,也觉得“鞋子”迟早要掉(他们把罪行败露比喻成鞋子掉了)。

极大的善和极大的恶,在这部影片里产生了激烈的冲突。

关于善恶,关于好坏,人性的话题永远喋喋不休。导演到最后,依然要迎合观众的情绪,这么好的人怎么可能是凶手呢?于是,才有了凶手另有其人的情节转换。



02



光辉烈烈的日头,叫罪人倍感焦灼。

中国文化从来都不是罪感文化,而是耻感文化。所以电影里的“罪”,只能限定在杀人强暴这一类显而易见对罪的认知上。电影通篇在做哲学思考,即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以及借伊谷春警长的口得出的结论:没有对错。

新一代导演着力于揭示人性的复杂,这也是从古至今思想者的必由之路。人之初,性本善,还是性本恶?孟子和孔子有分歧,圣经里说的更与孔孟之道不同。

但我们仍然清楚地知道,一切良知和光明的源头来自上帝。所以圣经里说,当圣灵进入人的心中时,会让人为罪、为义、为审判,自己责备自己。(参《约翰福音》16: 8)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这个故事或许与真相并不远,它很可能正发生在我们身边。文化的崩裂、人性的复杂,让你我在这一刻,围观到的是惨剧和人情冷漠;而在另一瞬间,又刚好目睹感人的一幕,让人不由得要惊诧于人性的复杂。一个对外彬彬有礼的人,在家却是一个常常对妻子施暴的男人;一个看起来很坏的骗子,却对自己的儿女充满柔情……而罪,无疑正匍伏在每一个罪人的门口,罪的工价就是死(参《罗马书》6:23)。

所以,没有义人,一个都没有。

每次在人性里看到那些仁慈的光辉,我们就知道那其实来自上帝。只是,堕落之后的人类,良心不那么稳定,犹如电压不稳的灯泡,忽明忽暗。而每个人又由于个体的复杂,童年以及成长的经历不同,奠定了不同的世界观。有的人对恶并不敏感,所以行出恶来也无意忏悔。

但这三个人,还是踏上了自我救赎的征途。不管怎样,他们犯下了恶,尽管人不是他们杀的,但他们依然愿意认罪,让自己好受些。

我再一次看到人性的焦灼。

焦灼等待希望的人们,在黎明未破晓前最深的黑暗里喘息。挺过去,靠意志,靠修行,靠“放下”之类的心灵鸡汤,还是牢牢抓住上帝这唯一的救赎希望?

过往,我们听说过通过自我的努力来赎罪的,这个话题很沉重。

良知的残灯未灭,而恶的势力已深入骨髓。罪人的罪早就定了。有人看完影片后问,其实真正犯罪的只有小丰一个人,是否夸大了他们内心的罪责了呢?事实上,虽然这家人不是他们杀的,但却因小丰犯罪在先,罪由他而起,惨案给人的震撼是强烈的,所以,当然有可能他们每个人都会备受良心的谴责,而不断地努力赎罪。

这是一部关于人用自己的努力去赎罪的电影。一个成了见义勇为的出租车司机,一个成了抓坏蛋的协警。那么好与坏如何划分,如何界定岂不成了谜?而出租房的房东有意地窃听,还有他口中的那句“没一个好人”,还有警察口中说“谁心里没点脏事?”这些结论,都与圣经所言相合,上帝说,没有义人,一个都没有。(参《罗马书》3:10)我们只能依靠因信称义。

看完此片,越发想起主耶稣降卑为人的宝贵,和人子走向各各他的爱。世间除了上帝的儿子耶稣的宝血能偿还我们的罪债,又有谁是我们的挽回祭呢?

烈日灼我心,但没有安稳,只有焦灼;

烈日灼我心,我拼命努力,却回不到从前;

烈日灼我心,我无法面对我自己。

03


宝血的救赎是唯一的道路。

影片中,小尾巴是导演给人们的希望,也是一条重要的线索,给了三个罪人行善的足够理由,这仿佛是人性中最温暖的表达。的确,对于找不到救赎主的人们来说,小尾巴这个孩子,折射出温暖的人性的自我救赎。

回忆我自己的得救经历,在最初的时候,我被圣灵光照,才认罪悔改,生命经历破碎和重生。如果没有上帝的拣选,没有圣灵的感动,自以为义的我们会承认自己是一个罪人吗?

从前,我们活在罪中,顺服那空中的掌权者,现在信了主,就是蒙恩的罪人,无论任何时候,只要我们肯来到耶稣面前,他就赦免我们的罪。所以,任何时候,只要我们愿意谦卑地来到上帝面前,我们就可以恢复新的生命。

《烈日灼心》在审视罪的过程中,带出了救赎的概念,虽然仅仅是自我救赎——一个让人不免狐疑的善恶观,但也算是一种朴素的对生命意义的追问。

电影让我们思考,人真的可以自己赎罪吗?想到鲁迅笔下的祥林嫂,又想到中世纪的赎罪券,其实,罪得赦免是基督徒的特权,那是基于耶稣最大的应许,而这,正是福音的核心。


来源:OC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