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也许耶鲁不是最好的归宿

[ 675 查看 / 0 回复 ]

也许耶鲁不是最好的归宿
作者:王艺璇

对于大部分中国孩子来说,上常春藤名校是一个追求成功者的目标,是一个闪着金光的梦想。“世界名校”这四个字代表着成功、金钱、名誉和稳妥。世界对这些大学的标签深深地烙印在我年幼的心里。而我,向着这个目标,带着一颗热忱的心,开始了长达十二年的常春藤马拉松。但,那时的我,并不知道神为我设立的终点可能不是我所奔跑的目标…

被冷落的孩子王

我出生在河南郑州。爸爸过去是一位记者,妈妈是一位银行销售。父母体面又富足的工作赋予了我一个快乐无忧的童年。从上小学起,我便是三好学生,沉浸在老师赞赏的目光和同学羡慕的眼光中。那时起,别人对我的看法就成了我自我价值的定位。

六岁那年,妈妈带着我移民加拿大。年幼无知的我,兴高采烈地告别了祖国,告别了见证我成长的温柔乡,告别了在机场流泪的姥姥。小时候觉得有妈妈在就是全世界,所以并没有任何担忧。然而我很快发现,扑面而来的异国风土人情让年幼的我不知如何应对。

在中国,我一直都是孩子王,爱说爱笑,也是老师最喜爱的学生;到了加国的我变得沉默寡言,因为老师同学并不喜欢吵闹的“孩子王”,语言的障碍也时刻提醒着我自己是个异乡人。仅仅两个月的学校生活,我从欢乐的孩童变成沉默的少女。2007年中旬,当我有机会回国看望小学老师和同学时,已然发现我不再是他们中间的一份,而是陌路人。

孩子王被冷落了,既无法融入新的孩子圈,也被原来的朋友圈抛弃了。

再次回到加拿大时,我已经七岁了。妈妈为了提高我的英语水平开始让我背英语故事。同时,有一位阿姨介绍我进入了教会,跟那里的孩子一起游戏玩耍。而我也开始懵懵懂懂地向一位“上帝”祷告祈求,祂竟然一一应允了!


被点燃的梦想

有一天,我突然在家里找到一本杂志。翻开后,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英式城堡,壮丽非凡。这座城堡就属于美国常春藤名校之一的耶鲁大学。七岁的我被这童话般的建筑所吸引,并不知晓常春藤的含义,但却下定决心有朝一日要在这座城堡里度过大学生涯,像一位公主一样。

因为这个常春藤梦,我主动地学习、考试,努力地生活。

因为这个常春藤梦,我跟优秀的同学竞争,发誓自己要做全校成绩最好的学生。

因为这个常春藤梦,我开始变得功利,一心想着要使自己的简历更加丰富闪耀。

因为这个常春藤梦,我时常不能放松,因为我害怕自己稍微一松劲儿,就会一落千丈。


这股劲儿撑着我,直到我以全校最优的成绩小学毕业,并考上了中学里的特优班。然而中学的两年,是我人生中最不快乐的时光。我被自己远大的目标压得喘不过气。外人眼中我为人和善,可只有我自己知道内心是多么诡诈。我没有真正的朋友,因为我怕交朋友会浪费时间;我疯狂地学习,参加模拟联合国,参加学校排球队;我所做的一切并不是心里真正喜欢的事,但我以为靠着这些我可以上耶鲁。特优班的同学并不喜欢冰冷又自傲的我;而我,在他们充满敌意又令人战栗的眼神背后,只能时常安慰自己学习比他们好。

学习变成了我生命中的偶像。我的祷告也变成了向神索取的管道。从六年级开始,我便在教会诗班司琴。重要的位置给予了我更多的虚荣心,而诗班叔叔阿姨们的赞赏让我越发骄傲自大。我觉得那时跟神的关系很好:我给神做工,而祂必然会让我上耶鲁,因为这是我因该得到的奖品。

高一那年,我考上了温哥华最难的IB班。IB班是由成绩顶尖的学生组成的天才班。嘴上,我感谢上帝让我考进了这个班,但心里,我更多的是对自己付出的认定和对自己聪明的依靠。然而,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我的竞争对象变成了各大高中的顶尖学霸,要得到老师们的表扬也比以往难得多。忙碌的作业沉重如山,我越发疏远上帝,但我会自我安慰说神是我最贴心的朋友,因为我试图用外表装出来的轻松与和善掩盖心里的空虚和压力,身边却始终没有亲近的朋友。

我变得更加高冷,更加孤单。

高二时,我开始复习SAT(编者注:相当于美国高考)。每一个想上美国大学的学生务必要考SAT。我慢慢得知身边很多同学也想上常春藤,这让我又紧张又嫉妒:万一他们更用功、成绩更好,我的希望就少了一分。为了安抚一颗不安的心,我高二那年在课外又修了四门AP课程(编者注:美国大学在高中的预修课程),希望让耶鲁的考官们看到我的学习能力。总共,我有十二门课。那一年,我始终不快乐:没有时间思考,没有精力亲近神,没有心情交朋友,学习就是我的神。我总共考了三次SAT,成绩依然不理想。我无比挫败,总是埋怨神为什么不给我开路,自己也会琢磨是否神通过坏成绩告在诉我耶鲁不是祂所预备的道路;但是,当我看到全部满分AP课程成绩时,我上耶鲁的想法再次被肯定,“信心满满”地确认那就是神的旨意。

父母带着满怀憧憬的我去纽约参观了耶鲁。十四年前映入眼帘的杂志图片如今活生生地立在眼前,久违的耶鲁不再像是童年的梦想那样遥不可及。我望着耶鲁那古老的墙垣,呼吸着夜晚的冰冷的空气,在心里说:这里就是我的归宿。

我满怀信心地递交了耶鲁的申请,想着多年的深情终究会有所回应。日日夜夜,我“求告”上帝为我开路,信心满满地等待着四月底的入学通知。在学校的我自大无比,逮着同学就吹牛自己报考了耶鲁,一定能考上。


被击碎的骄傲

四月三十一号晚上,忙碌了一天的我放学回到家,跪在地上做了一个感谢祷告,对神说谢谢祂多年来的带领,又感激祂让我考上了耶鲁。我从地上开心地站起来,打开电脑,登录耶鲁大学的网站。那一行录取通知并没有随着我的期待出现。时间停了。心里的期望随着一个个拒绝的字眼缓缓破灭。世界冰冷了,万念俱灰。那一个夜晚,那一篇通知书我读了无数遍,心心念念要找到录取我的字眼。到头来,连一个候选名单的位置都没有给我。

十二年的努力崩溃了。这么多年来的信念瞬间崩塌了,感觉自己被掏空了。没有眼泪,没有呐喊,没有悲凉,只有无尽的空虚、惊讶和麻木。颜面尽失!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同学的质问和评价,也不知道该怎么通知为我写推荐信的老师们,更不知道怎么告诉教会的叔叔阿姨。我觉得上帝给我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如果不是耶鲁,为什么让我考过SAT?为什么让我赢了那么多钢琴比赛,作文比赛,辩论比赛…?为什么让我考了四门满分的AP?为什么不是耶鲁?!

问着问着,委屈自心底翻腾,眼泪汩汩流淌。看着身边一些跟自己差不多的同学考上了美国名校,心中只有深深的嫉妒。

直到诗班上台歌唱复活节的曲目时,神才对我说话。

那日,诗班献唱《不动摇的国度》,我在司琴。没有灯光,只有淡淡的阳光透过窗帘洒进教会。突然间,一束金光洒在了乐谱上,我抬头往上看去,金灿灿的光芒映在我的瞳孔中央。那仿佛是耶稣坐在高天宝座之上,充满荣光;而我是那么渺小,只顾哀怜、彷徨。眼泪刹那间流淌,我听见上帝的声音,正安慰着我心里最深处的忧伤:孩子,我接纳你,即使你并不完美;孩子,我拯救你,即使你曾高傲自强;孩子,重新站立,要有不至羞耻的盼望…

何等的荣耀!何等的上帝!我岂能停在原地赌气,我岂能不追上去、同祂一起行这荣耀的道路?在这一刻,一切的情绪不再重要,一切的荣誉不再重要,我只想要这位荣耀的上帝,与祂一同行在光明的国度。

那日的光芒依然清晰,那份安慰带着属神的温暖,照亮了我心底迷茫的角落。我跪在神的面前认罪,一遍遍地跟祂说对不起,对不起我多年的执念、多年的骄傲和孤芳自赏。我在神面前重新摆正自己,悔改,感恩。圣经箴言三章五到六节感动着我,告诉我不要依靠自己的聪明,要在所行的一切路上仰望神,靠着祂指引自己未来的路。


被重建的信心

罗马书一章一到五节说:我们既因信称义,就借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与神相和。我们又借着他,因信得进入现在所站的这恩典中,并且欢欢喜喜盼望神的荣耀。不但如此,就是在患难中,也是欢欢喜喜的。因为知道患难生忍耐。忍耐生老练。老练生盼望。盼望不至于羞耻,因为所赐给我们的圣灵将神的爱浇灌在我们心里。

被耶鲁拒绝,是神亲自向我伸出了手,把我拉近。现在的我比以前更加依靠仰赖神,更加愿意谦卑自己来亲近天父。耶鲁一事让我看到神的爱。祂不像世人只爱最好的我,祂也接纳最坏的我。我的罪让我在上帝面前抬不起头,但祂的爱让我重新抬起头,又不至羞耻地盼望面对接下来的一生。

神说,万事互相效力为让爱祂的人得到益处。我感恩一切都有神的美意。我考上了多伦多大学。高中时期的储备让我可以直接进入大二的课程,也让我能在大学里比同龄人更懂得学习的方法。神也为没有什么朋友的我预备了大学团契,在这里我被很多人关爱,也让那个曾经冰冷带刺的我学习放下自己、学习去关爱别人。神为我预备的路比我自己认定的实在是好太多了!

我的见证并不是生病得医治或者家破人亡后才见到神的大能。我的故事只是诉说了一个小小的罪人靠着自己以为完美的常春藤计划跌倒了。然而神并没有撇下我、让我自生自灭,而是步步引领我。我希望我的见证能够帮到更多被学习和梦想压着的学生,能够让他们看见并知道神掌管一切。越是在自己的计划落幕、走投无路的时候,越是神美丽完善的计划正要上演的时候。也希望有人能够通过我的见证更加相信、依靠神,感谢并交托所有的工作,而不是像我一样,总是试图靠着自己的力量硬撑而不知道神原来一直都在左右。


被掌控的生命

小的时候,觉得神真好,因为我祈求什么就有了什么,非常幸福。

现在长大了,觉得神真好,因为祂给我一个更真实的生命,即使有些改变让我很不舒服。

小的时候,努力去做好一切,像盼望老师的表扬一样盼望耶稣的赏赐。

现在长大了,我知道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却盼望耶稣的管教,因为我是祂爱的女儿,祂教我抓住更有盼望的东西,更有价值的东西。更能因着顺服活在祂的大能中,一生被祂引领。

亲爱的阿爸,女儿真的好爱你,我心里的感叹你听到了吗?我愿用余生跟随你,永不偏离你的路,因为我不想再次体验远离你的恐慌和孤独。以前所有的悖逆求你轻看,不要将我挪去;请你让我里面重新有一颗清洁的心和正直的灵;让我天天更爱你,更懂得依靠你和顺服你。

亲爱的阿爸,不管以后的人生路怎样,跟着你走一生,我愿意;放下自己的骄傲,全心顺服,我愿意。

作者寄语:

感谢神的恩典!我很早就订阅了每日箴言,从一开始收邮件到后来关注微信平台,一直在看。正是征稿活动的前几天,我就在想,我天天在读这些文字,如果有一天我能为它写就好了。没想到没过几天,就看到刊登出的“为基督写作”的征稿活动!神听了我的祷告,我也愿意摆上,为祂使用。

作者简介:

王艺璇是一名十七岁的大学生。她七岁接受耶稣作为她生命的救主,但因年幼,一直到十三岁真正明白基督徒的意义。她的不顺服和依靠自己的聪明使她对耶稣的爱与接纳有一个更好的了解。王艺璇现在多伦多大学修英语和政治,希望以后当一名律师,帮助更多人用神的智慧持守公道。




来源:今日佳音
最后编辑眼中的瞳仁 最后编辑于 2017-03-06 12:50:49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