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风暴来临,你与我同行

[ 6087 查看 / 0 回复 ]

风暴来临,你与我同行

作者:果子狸

在我27个年头里,我的人生曾面临两次重大的选择:第一次,高考之后,我是选择读大学还是选择去读神学?第二次,在读神学的时候,我是选择继续读下去,还是退学,走上打工的道路,帮父母还债?

1、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

第一次,我的父亲及教会没给我思考的时间,在我还没有了解信仰的时候,及时把我“打包”送进神学院。这次的选择颠覆了我的未来,在唯物主义教育中长大的我,第一次翻开了父母所信奉的圣经。读神学?这并不是我个人的意愿,我连信仰是什么都不清楚。我只是朦胧地知道,这个信仰曾经改变了父亲,让他从一个抽烟打牌的浪子变成勤勤恳恳的庄稼汉,因着殷勤服事主,得到许多人的称赞。未来谁知道呢?我父亲说:“有一次祷告,上帝给我感动,要把一个子女献给上帝,而你,我的女儿,你读书最好,就是你,你就是那个最好的。”

我相信父亲对子女的爱,父亲相信上帝对子民的爱。这一次选择,我只是单纯的相信者,相信父亲,相信教会大多数人的建议,相信他们所信的上帝会对我的未来负责。未来谁知道呢?我只要听父亲的话就行了。

第二次,我觉得深深地无力。那年,江西遭受特大洪涝灾害,我家是这场灾害中受灾最惨的家庭之一,500亩租赁的农田全部被淹,第一季稻子颗粒无收,第二季500亩稻田又遭遇无良商人卖的假种子,再次颗粒无收。接二连三的打击,我爸差点没有扛过去。这次,也使这个小小农村之家,包括各样的利息,背负了将近100万的债务。

那时,我从学校回来,看着瘦弱无神的父亲,他呆呆坐在床边,已经七天了,没有喝一口水,也没有吃一粒饭,喊他他听不见,叫他他两眼已经是呆呆了。那个坚强的父亲,那个有信心的父亲,那个一个人撑起500亩农田的父亲,如今,只能无助地坐在床边,靠放空自己保护自己。

我心如刀割,泪水已经模糊了我的视线。我好害怕我的父亲这样撑不下去,同时我好恨这个黑暗的利益世界,我第一次深觉自己是那么无力,我能做什么?我对父亲说:“爸爸,若你再不听见我讲话,我就退学。”

2、遇到上帝就知道了

那时,我内心经历了前所未有的绝望,却又充满勇气。我想,不管付出任何代价,我会帮父母把这个债还了,让年老的父母能够在家好好享福。

回到学校,我就准备退学的事,并和我的班主任讲明退学的原因。我想,读神学有什么好呢?以后工资还是非常低,我这种家境的人不可能完全奉献给神的,我能行,我父母行吗?凭什么我的精神追求需要我的父母帮我买单,我已经成年了,家里出事,我要赚钱养家。班主任和同学知道了,都来劝我。但我还是觉得绝望,也意识到自己的无能为力。这样的状态,让我觉得自己被上帝抛弃了。

上帝啊,读神学以来,我什么都不求,我只求家人平安,可上帝啊,我读神学这么久,家人没有一刻是平安的,我求错了吗?我虽有这样巨大作出牺牲的勇气,但我内心是害怕和惶恐的,我知道,我什么都改变不了,我什么都没有,我只是一个无力又无能的人。

我已经信心全无,对上帝充满埋怨,有时,我甚至想,也许上帝根本不存在,我所求的不过是我的一厢情愿罢了。几天后,我想办退学手续,正要打电话给家里告知此事。我的室友拿走我的手机说:“你家已经够乱了,你这么不懂事,还去添乱,你先冷静下来。看,这里有老师和同学奉献点钱,你给你家里报点好消息,说你生活费不愁了,还可以寄点钱给他们,让他们不用为你担心,尤其你爸,叫你妈买点补品给他吃。不管发生多大的事,上帝都看着,顶过去,万事总是互相效力的。”

我拿着沉甸甸的信封袋,愣愣地看着室友,突然觉得有点想哭的冲动。说实话,那是我走入基督教,进入神学院学习,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耶稣里的爱。以前,我很不懂,为什么我父亲一定要我读神学,为什么一定要把我奉献给上帝;而且信主三年来,我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叫做彼此相爱,神学院的生活还没有高中生活精彩,同学关系融洽。每当我说这样的话,父亲总是无奈地看着我,然后说:“将来有一天你遇到上帝就知道了。”

有一天你遇到上帝就知道了!第一次选择,我直接面对上帝,整天接触的都是与信仰有关的,学习、生活、灵修、实习,一切都围绕着信仰转。但这些外在的东西并没有改变我的内心,有关信仰的知识也不能说服我感性的皈依,我还是披着基督徒的外衣,其实里面是外邦人的心。

第二次选择,继续读还是退学?父亲说:“这次让你自己选,若选了,以后就永远走这条道路,不管前路多么坎坷。”

我放下电话,去了神学院的祷告室。人生何去何从,在于一念之间。我需要一整晚的祷告,来寻求未来的方向。

3、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

那个晚上,我跪在祷告垫上,我的圣经下面还有那包沉甸甸的信封。祷告室安静无人,四周都静悄悄的,我把白炽灯关掉,一个人在黑暗里,偶尔有少许的月光撒在祷告垫上。我有时絮絮叨叨,有时轻轻抽泣,有时不自觉地笑,我就像一个癫狂的人,不受理性的控制,把我内心的所有想法一股脑地全部向上帝诉说,我别无他法,即使我有时候讲的还是不够清楚,甚至可能前后矛盾,但我内心有个意愿,上帝最了解我,只有他知道,什么最适合我,什么又是最好的道路。我祷告说:“上帝,我是个小信的人,若你确实拣选我,不丢弃我,呼召我走这条侍奉的路,请给我信心。”

一整晚过去,我流泪再流泪,身心疲惫不堪,软弱无力。凌晨5点钟时,我被窗外的霞光吸引,心里一阵悸动。我站在宿舍的楼顶,张开双臂,感受霞光一点点地淹没我的身体,我的身体仿佛慢慢地融化、变热,最终,我的四肢全部融为光的一部分,他们光彩夺目,又调皮又活泼,拉着我的心一起随之起舞。我感觉到很幸福,我眼睛也不再昏花,而是灵动的,在那霞光的起始,我能看到太阳的一环,他似乎要冲破云层,而那云层立马羞答答地躲开,在风的催动下,我看着云随着霞光不断的变化,一会儿似乎是一个和蔼的面孔,像是耶稣,一会儿又行成了一个手臂,似乎在向我轻轻地挥手。这个景象可能只是一瞬,而我的瞳孔却越睁越大,那时,我听到内心有一个声音清晰地说:“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

我从来不知道这节经文!我在震撼中回过神来,立马回到祷告室查考圣经,看这节经文出自哪里!原来这节经文出自约伯记19章25节:“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末了必站立在地上。”这是约伯记的故事,讲述的是义人受苦最后却加倍蒙福的故事,很奇妙,我心瞬间得到了安慰。

4、心里充满了感恩

从此以后,我的心像抛瞄的船,有了定向,不再像浮萍一样漂浮。我心甘情愿地选择读神学,再也不是父母的意愿让我走这条道路,这是我自己选择的道路。这个道路给我打开了顺服的门,在那里,我真切地感受到,信仰不仅要加上知识,还要加上祈祷的眼睛。虽然还有许多艰难,还要面临良心上的愧疚,但我相信我父母所信的上帝,如今是我的上帝,会为我和我的家负完全的责任。

自此一年之后,我开始在神学院里逐渐变得优秀,本科毕业那年,差点考上复旦大学研究科哲学系,同时拿到金陵协和神学院研究科的录取通知书。而我的父亲,在弟兄姐妹的祷告和一些人的帮助下,申请到一笔小额贷款,缓解了巨大的经济压力,使父亲得以和合伙人分开。神又开道路,让我的父亲凭着好名声,承包到200亩比较好的农田。那一年,恰遇到了风调雨顺的季节,收成不错。

父亲说:“这是上帝的祝福!”我的家庭也因此从洪涝灾害和假种子事件中慢慢缓过来,家里也不再揭不开锅,过年也不用像以前那样,总躲着,怕别人来催账。父亲虽变得比以前更加忙碌,但是每星期必准点到教堂做礼拜,并重新担起教会负责人的担子。父亲为此向我解释,告诫说:“作为教会负责人,不能因为经济困难选择逃避弃神家而不顾。以前是我糊涂了,你以后不要主次不分。”这话成为我以后侍奉道路的圭臬。

前几年读神学,都是父亲承担我在上海的一切的学习开销。为了不给家里增添负担,我偶尔也会出去做一些零工。寒暑假我也基本上都在外面做一些事,攒些学费。打从一开始,我在教会生活的根基就不深。读神学之后,也未曾真正参与教会生活,因此,我对教会的归属感,是非常薄弱的。父亲这话提醒我:我的时间应该是服事神的,我应该回到教会中间去。而自己的家乡教会那时确实需要服事的人。各方面原因,促使我平生第一次主动向自己所在的教会表达我的意愿,希望全力参与教会的各样服事,并希望教会考虑我家的情况,能负担我在校学习的一些费用。

教会给了我巨大的惊喜,我没有想到结果那么顺利,我更没有想到这一举动,让我真正融入教会,让我生命不再停留在自己身上,让我生命真正进入服事,让我多了那么多在一起服事的弟兄姐妹。

在我从金陵毕业那年,父亲向教会弟兄姐妹作见证说:“谁能从这样的打击下还能活过来呢,我靠的是谁呢?不是金钱,恰是上帝给的复活的盼望。但这些都会过去,不会过去,又最让我骄傲的,能向上帝交账的是,我花了八年,培养出一个神学研究生,这是我作为基督徒父亲的骄傲。”

弟兄姐妹掌声雷动,把荣耀归给上帝。我看着父母泛着泪光的眼睛,那一刻,我心里充满了对上帝的感恩,因为有了上帝,父亲虽走过艰难,但依旧屹立;因为有了上帝,我再也不是一个无能为力的人,也因为有上帝,我有了那么多和我一起欢喜快乐的弟兄和姐妹。

来源:今日佳音
最后编辑眼中的瞳仁 最后编辑于 2017-03-06 12:46:58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