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地狱是什么?别尔嘉耶夫如是说

[ 7763 查看 / 0 回复 ]

地狱是什么?别尔嘉耶夫如是说


最近反复读了《别尔嘉耶夫集——一个贵族的回忆和思索》。这本书是由汪建钊编选的,上海远东出版社2004年出版。放在我书架上好久了,最近才看。   
   
尼古拉·亚历山德罗维奇·别尔嘉耶夫(Николай Александрович Бердяев 1874—1948)是俄罗斯的大思想家,十月革命后因“已经不可能转向共产主义信仰”,被捕,被驱逐出境。流放在法国。他的书会帮助愿意思考的朋友更加深入地思考。所以,已经拥有了唯一的全部的真理的人士,请止步。

01
别尔嘉耶夫的箴言

该书中最好读的是别尔嘉耶夫的一些箴言,说:

1。地狱并不意味着,人落入上帝的手心;而是意味着,人最终落入自己的手心。可怕的不是天作孽,而是自作孽。
2。地狱,是我们咒诅上帝的时候,而不是上帝咒诅我们的时候——上帝从来都不咒诅。
3。地狱之所以需要,并不是为了让恶人得到报应,而是为了让人不受善的强暴。
4。拥有上帝,意味着无限的富裕;以为自己是上帝,意味着无限的贫困。
5。国家的存在,并不是为了把尘世生活变作天堂,而是为了阻止它最终变成地狱。
6。恶的存在是上帝的存在的证明,它证明了这个世界并非是唯一的,终极的。
7。不存在阶级的真理,但有可能存在阶级的谎言。
8。为了认识美,需要生活在美之中。
9。爱不仅是创造的源泉,对邻人的爱已经是一种创造。
10 。爱不是生活的一个侧面,而是生活的全部。
11。不是人向上帝要求自由,而是上帝向人要求自由。
12。谦卑是从自我中心论向上帝中心论的过渡。谦卑是灵魂向现实的敞开。
13.财产在自由世界中是自由的工具,在专制和剥削世界中是暴力的工具。
14。良知是关于上帝的回忆。
15。创造是对上帝充盈之爱的彰显,是人对上帝的呼唤,对上帝期待的回应。
16。真正的创造既不朝向旧事物,也不朝向新事物,而是面对永恒。
17。在基督的形象中实现着上帝在人之中的诞生和人在上帝之中的诞生。
18。人是两个世界的交叉点。
19。乌托邦是上帝之国在人的意识中的倒错。

02
别尔嘉耶夫的自传

别尔嘉耶夫最著名的作品是他的自传《自我认识——哲学自传的体验》,不大容易读,但很棒。他说:
 
“真正的思考是,把与世界有关联的一切事件都当成与我有关联的事件来理解。”
   
我自始便感觉自己已经掉入一个陌生的世界,在我生命的第一天和当下的这一天,我同样感受着这一点。我永远只是一个过客。“大地寂寞的歌声,不能代替天堂的音响。”(318页)
   
我永远是不从属于任何人与事的人,仅仅属于我自己,属于自己的思想,自己的使命,自己对真理的探索。(346页)
   
寂寞述及的是这个最低世界的空虚与下流,唯有创造才能征服寂寞。忧郁可以激发上帝意识,但它同样是上帝遗痕的体验。(349页)
   
我以“创造”来对抗“存在”,创造不是生活,它是暴烈和飞升,它超越生活之上,向往着界限以外的地方,向往着超验事物。(352页)

克尔恺郭尔说:“人的不幸就起源于他的伟大;起源于他内心存在无限,起源于他不可能最终把自己葬送在有限之中。”(353页)

我持有一个基本信念,上帝唯有在自由之中,通过自由才能存在和发生影响......广大群众根本不喜欢自由,也不去追求它。群众革命也不喜欢自由......人生命中的一切,都应该经历自由,经历自己的体验,经历对自己自由之诱惑的排斥。或许,堕落的意义就在于此。(354-55页)
   
我一生都相信,神性的生活,上帝之中的生活就是自由,自主性,自由的飞翔,无统治,无政府......真理在自由中,通过自由而被认可。以真理的名义要求我放弃自由的真理,根本就不是真理,而是魔鬼的诱惑。认识真理使我获得解放(自由)。(359-60页)
   
倘若没有上帝,亦即没有自由的最高领域,没有永恒的和真正生命的最高领域。(418页)
   
真理不可能在恐怖的标志下被揭示。那些自以为是选民,把自己看作是公正审判官的人总是让我惊讶不已。我从不认为自己是那样的选民,更多认为自己是被审判的罪人。(419/20页)

03
别尔嘉耶夫论 “人的精神拯救”

人是有限形式之中的无限性,他是有限与无限的综合。人不满足于有限,渴望无限,这是人身上的神性存在之证明,是上帝之存在的人之证明。(232页)
   
人与上帝的关系是一个悖论,包含两个方面,上帝在人之中诞生,人借此得到提升和丰富;同时,人在上帝之中诞生,神性生活借此而得到丰富。人需要上帝,上帝也需要人。这意味着人给予上帝的创造性回应。(232页)
   
上帝在人的灵魂中的诞生,是人的真正诞生,是上帝向人的运动,上帝降临于人的灵魂,这就是对人渴望上帝的回应;上帝对人的渴望也在精神体验中敞开,他希望人按照上帝自己的形象而诞生。(267页)
   
神秘主义大师埃克哈特说,不存在没有人的上帝,一旦人消失了,上帝也随之消逝。“在造物之前,上帝也不是上帝。”安格鲁斯。西列兹忤丝说:“我知道,没有我,上帝便一刻都不能存在。倘若我化为虚无,他就需要释放精神。”“我像上帝一样伟大,他像我一样渺小。”神秘主义者的这些话谈论的是上帝与人之间无限的爱,没有被爱者,爱者就一刻也不能存在。爱者与被爱者同生共死。这是爱的体验,而非概念。(232/265页)
   
人的自由在于,除了凯撒的王国之外还存在着一个精神王国......上帝的存在是人的自由之宪章,是在与自然和社会斗争中争取自由的内在证明。(234页)
   
个性实现的基本问题,不是战胜物质存在的问题,基本的问题是全面战胜奴役的问题。基本的对立不在于精神和物质,而在于自由与奴役。(250页)

上帝的第二张脸是作为人的面庞而出现的。人因此居于存在的中心,其中便有着世界之创生的意义和目的。人担负着使命,走向世间的创造事业,参入上帝的事业,参入世界的创生和建构。(274页)
 
人不是奴隶,不是天,人是上帝战胜虚无的创造事业之参入者。人需要上帝,倘若人意识不到这一点,上帝就会感到痛苦。上帝帮助人,但人也应该帮助上帝。这也是基督教秘密的一个方面。(276页)
   
当然,创造者需要谦卑。但创造本身需要另外一个精神过程,它“不是谦卑和禁欲,而是灵感和迷狂,整个人的生存之美好的震撼,积极的精神能量在其中彰显与释放。”“创造就其内在意义而言,是关于上帝的沉思,关于真,美,精神的最高生命的沉思。”“创造就其本性而言是牺牲,创造天才的命运是尘世间的悲剧命运。”(293/94)
   
当人置身于创造的激情,他就是自由的。创造进入瞬间的迷狂。创造的成果在时间之中,但创造的行为本身却在时间之外。迷狂永远是通向瞬间自由的出口。精神迷狂的特点是,个性在其中不是被摧毁,而是被增强。(254页)
   
别尔嘉耶夫说,关于创造及其使命,是他一生思考的主题。在他看来,自由的真正问题就是创造。自由的最大义务就是创造。(前言)他认为,是耶稣基督首先意识到了真正的“自由”,并将其昭示于世,“基督是带有自由精神的圣者”。基督教首次将自由精神引入了人类社会,把人类从“受自然界奴役”的处境中挽救了出来。“精神自由”使每一个人都获得了一种绝对价值,使其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使每一个人都成为无可取代的,因为作为“个性”的人无法被任何存在物所替代,因为他们每一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

来源:范学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