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车祸翻转了我的人生

[ 6675 查看 / 0 回复 ]

车祸翻转了我的人生

曹以聿

人生是什么?文豪们的箴语、哲学家们的思辩都无法真正诠释它,因为它是每个人活出来的特有经历。我曾经用辛勤和忙碌来追求我的人生,我的人生只等同于顺利和成功。其实人生的意义远不是这些,是一场意外的车祸让我遇见了上帝,从此我用生命体验到,人生原来有另一番深意


命运不在我手
我生于中国福建长乐的一个华侨家庭。那是一个物质非常贫乏的年代,很多家庭还在为吃、穿终日犯愁,而我却在无忧无虑中度过我的童年、少年。有记忆以来,似乎家中没有任何缺乏
我读书也很顺利,一直上到重点中学,高中毕业后留校作了代课老师。这在中国文化大革命时期,是一个非常光彩、令人羡慕的职业
1978年我20岁出头时,顺利地移居香港,这在中国改革开放初期是非常难得的。在香港生活了四年,1982年我又有机会到了美国,先在纽约工作一段时间,后来在新泽西州开了一家外卖店,生意十分兴隆。短短几年里,我连开了三家餐馆,有外卖店,也有堂吃店,后来在湖边买了一套别墅
九十年代初期,我在品尝和琢磨很多家外卖店和堂吃店的特色之后,自己摸索新方式,然后在中西部开了美国第一家中国自助餐馆。自助餐馆开成功一家我就卖掉一家,连续卖了20家餐馆,就这样自助中餐被推广开来
于是,我用积攒的资金开始转行。2000年初,我在美国中部买了一家旅馆
成功的生意使我的生活充满阳光,自在又自豪。这些年有很多人向我传福音,他们一向我介绍主耶稣,我就摇头拒绝。我告诉他们:我的人生自己能掌握,我靠聪明勤奋就会活得很好,不需要上帝来帮我;我不做亏心事,半夜都不怕鬼敲门。许多热心的基督徒都在我面前吃了闭门羹
他们也向我母亲和儿子传。母亲信了主耶稣,我还常拦阻她;儿子也信,11岁的他还说圣经是一本又真实又奥秘的书。不管怎样,我连圣经碰都不想碰,也希望他们不要老来烦我
我们住在旅馆所在的城市,那里没有我们的餐馆。2001年的一天,我们想到两个半小时车程以外我自己的餐馆吃活鱼活虾与点心。打算早上九点动身,就可以在中午赶到那里吃饭,可是一会这个不想去下了车,等劝上来后,另一个又不想去了,再下车,再劝。上上下下,劝这劝那,折腾到12点一家七口才正式动身。两点左右,车子在路途中突然失控翻倒,接着连翻几下栽在低洼处。等我20个小时以后在医院里醒来,才知道失去了母亲和12岁的儿子。儿子是被直升机送到另一家医院的,没有抢救成功。从死亡线上回来的我,犹如晴天霹雳,不知道为什么人生的厄运突然临到我头上?我第一次领悟到无法掌管自己的命运


上帝擦干我眼
那段时间,我一直无法入睡,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很多天,我的泪水常流不止;悲伤的心,不管有多少人来安慰,也不能被抚平。有谁能擦干我的眼泪
我在思念中想到,儿子在车上还给我看他刚得到的一张奖状,因开车我没细看就扔在一边。等我的精神和身体状况略有好转,我又独自开车一个半小时去了车祸现场,在那里悼念逝去的亲人们。忽然我看到低洼的田地还有一张纸,捡起来一看,正是儿子的那张奖状,已经烂了一个洞,草和草汁沾在上面。再一看,奖状是小布什总统签字的一个儿童教育项目奖状。回到家,我将儿子的作业找出来,看着连大人都夸的工整如书法的英文作业,我除了流泪还能如何
有一天,当地教会的冯牧师和纪弟兄带着一些人来我们家安慰我们,讲生命的脆弱,也少不了向我们传主耶稣的福音,我不再拒绝。冯牧师给我读圣经诗篇廿三篇:“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祢与我同在;祢的杖,祢的竿,都安慰我。”(诗篇23:1-4)他们还安慰我,说我的母亲和儿子现在都在天堂,有平安,有喜乐。如果我能信上帝的儿子主耶稣,耶和华上帝就是我人生的牧者,就必有祂的恩惠慈爱随着我。知道了母亲与儿子在上帝那里,我的心顿时得着了安慰


顺境时难信上
他们来了几回,关心帮助我们。我也在反思,其实我的命运根本不在我手中,上一刻也许还在谈笑风生,下一刻却与亲人天人永隔。我领悟到掌管自己命运的不是自己,而是上帝。为什么人在一切顺利时很难听进福音?那天我们几上几下,磨蹭着不上车,如果我是基督徒,像信徒那样凡事祷告的话,祷告后心里没有平安,也许就取消了去吃那顿饭;也许那天,上帝就是想阻止我们出行,只是我不是基督徒,无法与祂有心灵上的交通。上帝允许这事发生,也把我从死亡线上拉回来,一定有祂在我身上的美意
我开始看圣经,有一天看到路加福音第十九章中税吏撒该信主耶稣的故事,一下有了感悟,我为什么顺境时总听不进去福音?因为人多的缘故看不见主耶稣。人多嘈杂,主耶稣的话自然听不到。我们每一个人的身量在主耶稣的眼里都是矮小的,哪能在众人的环境下看到主?税吏撒该虽然个子矮小,但他却用力跑到众人面前,而且放下身份爬上树,使他能越过人头看见耶稣。能洞悉一切的主耶稣自然就直呼其名,并去他家作客,救恩就这样临到他全家。这个故事给我很大启发,以前我总认为自己混得很好,其实被世界所包围,是个灵里失丧的人,哪里还能接受上帝?圣经中还有一句话点出我当时为何骄傲:“恐怕你吃得饱足,建造美好的房屋居住,你的牛羊加多,你的金银增添,并你所有的全都加增,你就心高气傲,忘记耶和华你的上帝……。”(申命记8:12-14
在以后陆续听到的福音中,圣经中的很多话使我的心犹如荒漠遇甘泉。我与妻子同时决志信了主耶稣,决定把命运从自己手中交给上帝。三个月后,我与妻子一起在教会受了洗
那次车祸中,当时年仅三岁的女儿毫发无损,她说是天使托住了她。如今她已长大成人,在斯坦福大学读书。车祸之后,上帝又赐给我一个儿子和两个女儿,如今分别是12岁、10岁和8岁。这么多年来,我们夫妻带孩子过着读经、祷告和敬拜上帝的属灵生活。我们知恩感恩,愿竭尽全力事奉主耶稣。2006年我回中国时,将老家的房屋作了局部改建与重新装饰,用作当地“基督感恩之家”的教堂,让家乡人们在那里敬拜赞美上帝


在逆境中有平安
信了上帝,最大的福气是上帝成了我灵里的天父,赐给我永生,也按祂的美意赐给我诸多福分。灵里虽然得救,但并不是说在世上就天色常蓝。人生在世必有难处,船在海中必有风浪
2005年我回中国参加广州交易会时,因鼻子有异样疼痛,去医院一查,发现是恶性肿瘤,需要尽快做手术。很多人一听说有癌症会立马变脸,我却在得知这个消息时,心里仍有平安。圣经上的话浮现在我脑海中,“压伤的芦苇,祂不折断;将残的灯火,祂不吹灭。”(以赛亚书42:3)医生不解地看着我,我笑笑对他说:“我死不了。”医生问:“你有信仰?”我说:“是。”在教会我们常唱一首诗歌〈祢的爱不离不弃〉:“没有一个忧患,耶稣不能担当;没有一个痛苦,耶稣不能背负;我要向高山举目,我的帮助从祢而来,满有丰盛的慈爱,赐给凡求告祢名的人!祢的爱总是不离不弃……。


回到美国做了手
2016年底,时隔十年,我的鼻癌再次复发,已蔓延到脑神经外围,开始扩散,定性为四期,五期就无治了。活检时医生当机立断,将神经附近的癌细胞当时就细刮处理,手术排到2017年1月23日。手术之前做了正电子断层扫描,发现腹部居然还有另一个肿瘤,当时就通知医院组成另一个手术团队
手术前两个礼拜无法入睡。上次手术前的鼻骨疼还能忍受,也许是脑神经边上癌细胞被刮的原因,这次格外疼,靠止痛药和安眠药一起吃才能轻睡。不能入睡时想得很多,心里也失去了平安。感谢主耶稣,再次藉着圣经上的话来安慰我:“祂诚然担当我们的忧患,背负我们的痛苦;我们却以为祂受责罚,被上帝击打苦待了。哪知祂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祂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祂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以赛亚书53:4-5)上帝的话语有安慰的能力,主耶稣就是我们平安的源头,我的心得到安慰与平安
手术那天,已经高龄的冯牧师和其他弟兄姊妹也来医院为我祷告
毕业于哈佛医学院的主刀医生说,鼻子手术需要三至五小时,有可能需要拿出脸骨和牙床。感谢上帝,手术两小时顺利结束,且没有切除部分脸骨和牙床。手术共切除五块鼻肉软组织,三块已有癌细胞。幸而手术非常及时,再迟一点时间发现可能就没有机会治疗了。半个脸面翻开的手术,如今顺着鼻右边到下侧嘴唇的20多针,看不见刀疤痕迹
安排两周后再做前列腺上肿瘤切除手术。在这疗伤等待新手术的日子里,我向上帝祷告:“一个手术都如此难受,还要有第二个吗?主耶稣啊,祢是无所不能的慈爱主,求祢怜悯!”第二个手术如期进行,手术前接连做了两次检查,均未发现肿瘤迹象。等扫描检查的片子出来后,主刀医生糊涂了,怎么肿瘤不见了?他调出第一个手术前的片子,也让从教会来为我祷告的一个哈佛医学院毕业的弟兄看,以前的片子中明明有一个指甲盖大小的肿瘤。我就这样免了第二次手术,一路感恩回了家


抓住应许度人
如果不认识上帝,我都不知道这人生的风暴如何经历下去。我记得2006年回中国时,曾探访过一位当时已95岁高龄的老弟兄陈必荫。他对我说,他在上海参加复兴会时,倪柝声对他说过一句话对他帮助非常大:“主耶稣在圣经中的应许很多,只要能抓住一个应许就够一生所用。
路加福音记载一件事:“有一天,耶稣和门徒上了船,对门徒说:‘我们可以渡到湖那边去。’他们就开了船。正行的时候,耶稣睡着了。湖上忽然起了暴风,船将满了水,甚是危险。门徒来叫醒了祂,说:‘夫子!夫子!我们丧命啦!’耶稣醒了,斥责那狂风大浪;风浪就止住,平静了。”(路加福音8:22-24)既然主耶稣已应许“我们可以渡到湖那边去”,不管是风是雨,他们必能到岸。这句话深深打动我,我就抓住这个应许,将它作为我一把人生的钥匙。我一生无论遇到什么风浪,都靠这句话来渡过。我不知明天如何,但我知道主掌管明天,主赐的平安喜乐够我用。
信了主耶稣后我领悟到,我一生的事都在上帝的手中,独撑雨伞仍有风雨飘摇,一人脚印却是主耶稣背我同行。



摘自《中信》
最后编辑齐鲁 最后编辑于 2017-09-21 12:07:33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