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饶恕他人就是释放自己

[ 2736 查看 / 0 回复 ]

饶恕他人就是释放自己

作者:彭柯丽
彭柯丽和全家在第二次大战即将结束时,被纳粹送到位在奥国雷文斯布鲁克集中营等待着被灭杀;他们在纳粹狱卒的手中吃尽了苦头,受到毫无人性的对待,生存的基本需要全被剥夺,最后存活下来的,只有彭柯丽一个人。然后她成了受敬仰的作者,并四处讲述上帝的爱,以及上帝如何伸手拯救了她的性命。但在内心深处,她仍旧无法忘记纳粹对她和全家所做的一切。

两年后,她受邀到德国的慕尼黑去演讲,主题就是“上帝的饶恕”;演讲完毕,她发现有个人正向着她走过来,下面这段文字便是彭柯丽记录当时的遭遇:

当我看到他正排开人群向我走来时,剎那间我仿佛又看到了大外套和黄褐色的帽子,接着是蓝色的制服和绘有骷髅头标志的帽子;突然之间,所有的回忆都涌了上来“屋顶装有强光灯的大房间,地板中央成堆的衣服和鞋子,以及赤身露体走过这个人前面时的羞辱,全都回到了我的脑海里。我姐姐贝丝那虚弱的身体,仿彿就在眼前,肋骨在薄如纸的皮肤下一根一根地突了出来,她已瘦得不成人形了!”那是发生在雷文斯布鲁克的事,而这个正向我走进来的男人,曾经是那里的狱卒之一,最冷酷、无情的那一个。

但是他现在就在我的面前,向我伸出手来,他说:“你讲得很好,女士!就像你所说的,知道我们的罪过都被丢弃到深海里,真是何等快乐呀!”而我,才刚刚理直气壮地说了饶恕的道理,手却在口袋里犹豫着,迟迟无法伸出来握这个人;他当然不会记得我的,谁又能记得了那成千成百个被监禁的妇女中的一个呢?但我记得他腰上那前后摆动的皮鞭。囚禁我的人就站在我面前,我的血液似乎都凝结了。

这个男人看着我的眼睛,说:“在你的演讲中,你提到了雷文斯布鲁克集中营,我曾经是那里的一名狱卒。”不会的,他不会记得我的!他接着说:“但是自此以后,我成了基督徒,我知道上帝已赦免了我在那里做过的一切罪恶,但是我仍然希望可以听到你亲口对我说。”他的手又向我伸了出来:“你肯原谅我吗?”

我站在那里却无法饶恕他!姐姐贝丝死在那里,难道他一个道歉,就可以抹去我的姐姐被缓慢折磨至死的事实吗?

他站在那,伸出他的手来,或许这只不过是几秒钟的事,但对我却长如几个小时,我面临到了这辈子最困难的一件事;我一定要饶恕他,我知道上帝饶恕我们的先决条件,就是我们要饶恕那些伤害过我们的人。耶稣说:“若你不饶恕人的过犯,你们在天上的父也不饶恕你们的过犯。”我知道这不仅是上帝的诫命,也当行在我们每天的生活中。

自从战争结束后,我便在荷兰开始了关心纳粹暴行受害者的事工,我发现那些能够饶恕敌人的人,不管身体上遭受什么样的残疾,他们均能回到社会,重建自己的生活;但那些怀着怨恨不肯放下的人,始终都没有进步。这件事就是这么简单及可怕。

我站在那里无法动弹,冷漠仍紧紧揪住我的心。饶恕并非感情用事,饶恕是种意志力的行动,不管你的心是否已结成冰,都会有作用。“耶稣,请帮助我!”我在心中默默地祷告,“我可以伸出手来,我能做的就只有这么多。耶稣,你来感动我的心吧!”所以我生硬又机械化地把手挤进那双伸在我面前的手里,就在那一刻,一件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一股暖流从我肩膀开始往下冲到我的手臂,然后分散到我们交握的双手;接着,这股医治的力量,好似漫进了我的全身,我的眼泪便涌了出来。

“我饶恕你,弟兄,”我哭着说,“我全心全意地饶恕你。”有好一阵子,我们就这样地握着对方的手,一个是以前的狱卒,另一个是以前的犯人;我从不知上帝的爱是如此强烈,直到那一刻。即使如此,我明白那份爱不是来自于我,我试过,但没有力量可以行出来;除非这股力量是来自圣灵,就像《罗马书》5章5节所说的:“因为所赐给我们的圣灵将上帝的爱浇灌在我们心里。”

来源:拥抱每一天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