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我如何走出论文压力和丧父之痛?

[ 2569 查看 / 0 回复 ]

我如何走出论文压力和丧父之痛?

/赵娟


2004年,我到德国留学,住在离华人教会只有几百米的地方。但直到2015年圣诞节之前我才信主。
信主前的11年中,我在德国从来没有参加过任何教会的活动,没有读过圣经。我以前对各种宗教都是拒绝的,更觉得耶稣是西方人信仰的对象,和我们中国人没有任何关系,所以根本就不想了解。

快要撑不住

信主以前的我,是一个胆小、焦虑和悲观的人。比如,小时候特别怕黑。从卧室到卫生间,只有几步路,我都害怕一个人去。
我父母是铁路单位的双职工,经常出差。有时候他们同时出差,我就只能一个人在家。所以,我从小就特别没有安全感。尽管从小到大,我的学习成绩都不错,也在德国申请上了读博士,但这些表面的成绩,都只是在掩盖我内心的悲观、负能量和没自信。
2007年,我完成了硕士学位,2008年开始读博。2012年,当我正充满信心要开始好好写论文的时候,爸爸查出来癌症中晚期,这个消息无疑是晴天霹雳。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每天交织在各种惧怕、焦虑和担忧中,经常性失眠,从而严重影响了我论文的进度。渐渐的,我失去了快乐,每天都觉得身体非常累,心更累。
20159月初,我终于完成了论文。论文交上去三个月了,仍没有明确的答辩时间安排。而在这期间,爸爸的身体状况开始急速下降,我的心情也焦虑到极点。答辩时间和爸爸的病情,这两件事情都不是我能控制的,我真的觉得自己快支撑不住了。

心中有平安

这个时候,在斯图加特工作的一位基督徒朋友,邀请我去观看圣诞主日的节目。我开始是有顾虑的,因为我仍对宗教有很大的抗拒。但是那段时间,我心里真是特别压抑,也想找个地方换换心情,透口气。
考虑了两周,我还是决定去了。
圣诞主日之前,碍于朋友面子,我参加了查经班。当天是许牧师带领查经,主题是《人生的意义》,分享了人为什么会嫉妒、自私、贪婪。
那一天,我也第一次知道了什么是祷告,当听到大家为爸爸的身体祷告时,我非常感动。虽然只参加了一次团契,福音就在我心里埋下了种子。
在圣诞主日中,当我听到诗歌中唱到有一份爱从天而来,比山高,比海深,之后有经文说:“上帝为爱他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参《哥林多前书》2:9)让我感到上帝真的就在那里,就在我身边。
在当天的讲道中,我第一次知道了——“上帝是爱
上帝爱世人,主耶稣为了完成上帝的救赎计划,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他全然担当了我们的罪。他又为我们复活,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参《约翰福音》3:16)信他的人不会孤单,因为他会带我们走完人生的道路,最后接我们回天家,回到没有眼泪、没有痛苦、没有疾病的天堂。
讲道的最后,许师母请心中有感动的朋友举起手来。我当时非常纠结,不举手肯定是违背内心的感动,举手又不知道意味着什么。最后我还是举起了手。
之后,许师母带领大家做了一个祷告。当我说到现在我愿意打开心门,接受主耶稣做我的救主,我真实地感受到,压在心里好几年的一口闷气释放了出来,并且有一股暖流缓缓进入。从那一刻开始,我心里就有了平安。

在他毫无黑暗

从信主的那天起,我开始渐渐明白,我为什么来到这个世界,我从哪里来,要回到哪里去,也明白了人生的意义。天父的爱充满我的心,让我知道每一天都有主耶稣与我同在,我的心里不再孤单。
我也认识到自己是个罪人。信主前,我特别爱发脾气,尤其是对自己最亲近的人;信主之后,我慢慢学习倚靠上帝所赐的智慧管理自己的情绪。当夫妻间有矛盾的时候,就先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不再乱生气。
虽然信主以后,答辩时间还是迟迟没有通知,我爸的病情仍旧在恶化,但是每天通过祷告,我开始不再忧虑,不再胆怯和惧怕。并且有了大大的盼望,因为我坚信,主耶稣可以救爸爸。这让我逐渐从悲观的情绪中走了出来,睡眠也得到了改善。主不仅仅给了我平安,也让我不断地经历上帝的同在,坚固我的信心。
信主满一个月的那天上午,我们楼的管理员突然来敲门,给我带来了一只冰箱里的小灯泡。此前,冰箱里的灯坏了有78年了,就像我读博的这段时间一样,昏昏暗暗,看不见光亮。管理员和我说了三句话:
HabenSieimmerkeineLichtimKühlschrank

你(的冰箱里)是不是一直没有光?
IchhabeeinsfürSie.

我给你带来了。
IchdenkeimmeranIhnen

我一直想着你呢!
当时我觉得这就是上帝借此提醒我。当我把灯泡装上的那一刻,感觉整个生命都被点亮了。上帝真的给了我一束光,在他毫无黑暗。(参《约翰一书》1:5
从那一刻开始,我无比坚定地立志跟随主,把生命交托在他手中。同时,我非常迫切地给爸爸传讲福音。

父亲回天家

感谢主,使父亲在神智还清醒的时候,了解到基督信仰和主耶稣的救赎。
20162月,我终于顺利通过了答辩。答辩之后回国,爸爸已经几乎不能讲话,眼神也混沌了。我知道,他的时间不多了。
回家的第二天早上,我就问我爸,你相不相信有上帝?他点头。我再问,那你相不相信主耶稣?他也点头。这大大鼓励了我,我马上就带他做了祷告。我三个字三个字地在他耳边重复,虽然他已经几乎不能说话了,但还是说出来了:我愿意……接受……主耶稣……作我的……救主!
几天之后,父亲受了洗,我回家两周后,爸爸就回天家了。走的时候非常平静。
20165月底,我又去到德国,修改论文的出版稿。但由于失去父亲的哀伤,让我没有办法集中在改论文上。因为父亲在最后,没能和我再说上一句完整的话,所以我越来越不确定,他是不是真的清楚主耶稣的救恩。
一位师母告诉我:主对于生命垂危病人的怜悯,只要他承认自己的罪,愿意接受主耶稣的救赎就够了。他不需要去懂圣经里太多的神学。主给的平安和盼望,是我们身体健全的人远远不能理解的。
在辅导中,透过默想和祷告,让我回想到,我当时在带领父亲的祷告中,已经亲自把他交在主耶稣的手上,所以相信主耶稣必会全然接纳。
我终于可以完全放心了,爸爸是真的卸下了地上的劳苦和病痛,去到了美好的天堂。我真正经历到什么是圣灵所赐的出人意外的平安,这绝对不是心理作用,也不是人的意志可以抚平的安慰,更不是让时间冲淡而来的平静。
这个放心是出于上帝的平安、释放和喜乐。
虽然还是有很多的不舍和遗憾,但我知道,将来我们还会再见面!

终极的盼望

我也终于明白了,我爸生病的意义,就是为了荣耀上帝。他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为主做了美好的见证。
我感谢主,他不单单让我得着永生,成为上帝的儿女,更让我在生活上经历他的真实。在完成论文的压力中、在丧父的悲痛中,因主的同在,赐给我能力,度过每天的挣扎和挑战。对我而言,这不是宗教,是与我生命和生活息息相关的主,他带领我,改变我!
我原本是胆小、焦虑和悲观的人。主耶稣却在我最无助的时候,来到我身边,给了我一束光,用他的慈爱带领我走出心里的阴暗,也医治了我哀伤的心。让我现在无论面对什么,都不再焦虑和担心。
因为有主耶稣与我同在,每天都有大大的平安和永生的盼望。我深信,将来在我人生道路完毕的时候,会进入上帝的国,进入永生,在那里还会与我亲爱的爸爸再见面。


作者来自天津。

OC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