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是什么让死亡充满了温情?——《寻梦环游记》

[ 1506 查看 / 0 回复 ]

是什么让死亡充满了温情?——《寻梦环游记》(Coco)观后感

静 燃


亡,在中国文化及很多其他民族的文化中是有忌讳的,人们大多避免谈论这个话题。不论谈或不谈,都可以感受到人们对死亡的恐惧和战兢。


而《寻梦环游记》(《Coco》)这部电影大胆地直面死亡,以影视艺术呈现“死后的世界”,不仅没有让各个不同文化传统中的人反感,反而很多人觉得该片是年度最暖心催泪的故事。


只要有人记住你这部电影讲述小男孩米格通过一把吉他,神奇地进入了“亡灵世界”,与他过世的祖先们相聚相处,向人们讲述对死亡的认知。亲人们踩着花瓣回到人世时,正是墨西哥人所相信的“亡灵节”。

影片中对“亡灵节”有非常细致真实的还原。在现实中,这一天对于墨西哥人来说,是极其重要的一天。他们相信,这一天死去的亲人会回到人间,跨越生死的界限和活着的人重聚。

在墨西哥,孩子们从小就了解这项传统。墨西哥四年级小学生的《公民知识》课本将“亡灵节”列为墨西哥最重要的传统之一。孩子们从课本上知道:“11月2日的亡灵节是我们为那些已经不和我们在一起的人举行的节日。这不是一个悲伤的节日,而是一个充满色彩的节日;人们用食品和其他东西为死者布置祭坛;在公墓里弹奏音乐。”

墨西哥人认为,人一生有两次死亡。第一次是离开人世,第二次是离开阴间。第一次是因为生命的终结,第二次是因为记忆的终结。当人世不再有人怀念你,不再有人记得你,你的灵魂就会灰飞烟灭。

这个信念贯穿了整部电影,也正是这种对死亡的解读,让这个故事不骇人反而充满温情。年迈的失去神智的老人Coco因为记起爸爸,而让爸爸的亡灵重新有了活下去的力量;Coco去世后,见到了爸爸妈妈,也不用再坐轮椅;影片末尾,虽然生者死者彼此看不见,但其实在同一个空间里庆祝、吃喝、唱歌……

似乎从未有人离开过,所有的人仿佛都可以这样永远在一起……

只要有人记住你,就不会有真正的死亡——比起“孤独死”,或者完全不谈死亡,这个解释温暖了很多人的心。

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当我看到逝去的亲人踩着花瓣回到人世的时候,我一下子就哭了。只有失去过至亲的人才能明白这样的感受。”

有些人在网上这样倾诉着感动。无论是电影里也好,是墨西哥“亡灵节”的信仰也好,确实描绘出一个五彩缤纷的死后世界,让人们不再恐惧死亡,甚至还有些希望和盼头。但也有人质疑,如果死者因各种原因没有后代,是不是就注定被遗忘,连灵魂都得灰飞烟灭?而且死后的世界也是如此阶级固化,生前是大明星,死后也是高人一等吗?

这些评论让我深深触动,也在反思——人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呢?

人们想要知道死后到底会怎样。于是有了电影里天马行空的亡灵世界,可人的想象力始终是有限的,人杜撰的死后世界在本质上还是现实世界的翻版,无论是房屋、交通工具、食物,还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社会架构,以及灵魂的“再次死亡”。人只能在已知里进行创新、创作、有限地想象,而只有上帝能创造。上帝创造了人类目前居住的地方,也会创造一个超过人所求所想的“新天新地”,那是个没有眼泪、死亡、悲哀、哭号和疼痛的地方,是个与上帝面对面的地方。(参《启示录》21:1-4

人们想要和家人团聚,“亡灵节”一年一次的相聚让人倍感温暖,因为它打破了死亡的阻隔。即使死去,还能和未曾谋面的祖先相聚,这样一个家族便能跨越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在一起。

但圣经告我们:“将来禧年,圣徒欢聚”是上帝给所有相信他的人的应许,那时不仅是见到朋友,见到家族里的人,且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不仅仅是以家庭为单位的,而是每个人都是弟兄姊妹,都是天父的儿女;人与人之间不再有按血缘、种族、家庭而产生的隔膜,人与人的关系充满了现在世界无法想象的亲密和爱。

人们想要被记住。埃克托带着男孩米格去找朋友借吉他的那晚,他的朋友因为被忘记而灵魂飞散。埃克托说了一句话,“总有一天,我们都会被忘记的,迟早都会”。是的,现实中多数人一般都只能记得家族中三四代人,那么之后呢?靠谁记住我们?每个人内心深处都渴望被别人认识,记住我们是谁。这是上帝放在我们心里的渴求,为了让我们追寻我们的“创造者”,那个在我们未出母腹前就认识我们,数过我们的头发,按我们的名字认识我们的造物主。上帝说,“我所要造的新天新地,怎样在我面前长存,你们的后裔和你们的名字也必照样长存。”(参《以赛亚书》66:22

人们想要公义。被人认为是歌神的德拉库斯,生前死后都被人簇拥膜拜着,后来男孩米格得知,德拉库斯原来为了成功,杀了埃克托,还偷了他的歌曲。电影里,德拉库斯的亡灵被压在一口大钟下,而在现实世界,人们知道了真相,也给埃克托正名。谋杀来得猝不及防,真相似乎随着死者埋在地下,真相如何浮出水面?公义如何彰显?电影里,男孩米格和家人一起,在大屏幕上揭发了德拉库斯残忍的阴谋和谎言。人们盼望着公义的彰显,最近频发的事件,如性侵、虐童、江歌刘鑫案等,让人愤怒又感到力有不逮,但上帝的审判,是盼望,是公义最终极的彰显。

人们想要引导者,从生前到死后一直跟随的引导者。墨西哥无毛犬,在传说中,人死了灵魂去阴间的路程中,它会一直相伴,在电影里,男孩米格也称它为引路者。墨西哥这个国家,百姓生活在毒品、战争的阴影之中,有很大的贫民窟,绑架和枪杀随处可见;毒品、暴力下的墨西哥人,尤其是年轻人,生命变得像断了线的风筝随境遇浮沉。恐惧中,人们开始拥抱死神,崇拜死神,拒绝生命的不确定性,希望生前死后都有神灵引路保佑。这是墨西哥人形成这样“死亡观”的原因之一。

我们是多么希望有双无微不至的手来引导我们走过前方未知的高山低谷啊!而真正遭遇过恐怖对待,经历死亡又复活的只有耶稣,而上帝也应许,“因为这上帝永永远远为我们的上帝,他必作我们引路的”(参《诗篇》48:14

是什么让死亡变得不再令人害怕,甚至充满温情和盼望?是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败坏了死亡的毒钩,为我们开辟了一条又新又活的路。


来源:海外校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