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父亲的生日礼物

[ 948 查看 / 0 回复 ]

父亲的生日礼物

蕊玉

窗外夜色渐浓。
臻臻坐在书桌前,见我两手空空地进来,闪亮的眼睛骤然失了光彩。一个天鹅吊坠的钥匙圈被书本挤到桌角,那是我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明天我就11岁了!伴随着无法掩饰的失落,臻臻幽幽地开了口。沉默半晌,又不甘心地冒出一句:“老爸的礼物,是指望不上了。
我无言以对。她撇嘴辩解说:“我才不稀罕他的礼物呢,只是好奇他的审美水准。
随着生日的临近,臻臻收到父亲礼物的希望越来越渺茫。

父亲是爱你们
5年前,臻臻第一次收到父亲的礼物,那年她读小学一年级,她父亲刚再婚;第二年他有了刚出生的孩子;第三年臻臻9岁,去年10岁。或许是愧疚,或许是祝福,每年,臻臻的父亲都如期寄来了生日礼物。可今年呢,是否他已认为没有必须送礼物的理由?
显然臻臻已经习惯了生日时收到父亲的礼物,虽然矜持不语,她内心却非常渴望,好像这是填补她父爱缺失的唯一途径。
为了淡化她的渴望,我装做不在乎地说:生日值多大个事啊,我的生日没人记得,不也过得好好的吗。
你的生日我记得!臻臻显然有些恼怒,提高了音量,这个钥匙圈我也没地方挂,还给你吧。刷地一声,她任性地把我送的礼物扔给我。瘪着嘴闹情绪。
睡前,我照例跟孩子分享几句经文。当读到要谨守父亲的诫命时,躺卧在床的臻臻仰望着天花板说:我没有父亲。声音轻飘如烟。这孩子出生后不久,父亲带着她的双胞胎姐姐离开厦门,之后从未回来看过她。直到我带臻臻去贵州姑妈家找姐姐时,他们父女才得以相见。
你的父亲是爱你的,他是身不由已。我怜惜地抚摸着她的额头,我只能如此安慰。
你总这么说,但他根本就不爱我。臻臻淡淡地回答,简单的字句中烙着伤痛和冷漠。我冷得打了个寒噤。
我想着,贵州的另一个女儿,明天也是11岁,是否她也如此怨恨我?

我心底里的礼
苦涩在空气中漫延。血浓于水的亲情被空间撕扯,被时间漂淡,我这颗热切想靠近的心,在经历孩子和贵州家人一次次拒绝后,已是千疮百孔。每逢佳节买礼物、电话或短信沟通,都如临大敌,怯懦不堪,非得再三祷告,反复筹划后,方能进行。
握着臻臻的手,我感慨道:当年,我若不是信了上帝,怎能愿意饶恕,放下身段与你奶奶家修好;若不是上帝借着姊妹们地提醒鼓励,我哪有勇气跟你姐姐硬着头皮沟通。父母也是人,不是神。谁遇挫折不软弱,谁遇拒绝不气馁呢?你爸真的爱你,只是没有得到上帝的教导,在挫败中丧失了沟通的信心,与你越离越远,他心里也是一百个不愿意啊!如果你能主动打电话暗示一下,他一定非常高兴的。

安抚臻臻睡着后,往日的纠葛再次刺痛了我。打开电脑,想完成拖延的稿件,却写不出几个字来。愁烦中点开前几年的照片,一页页翻开那些鲜活的日子。
5年前,我信主不久,在教会唱诗班服事。那年的布道会恩典满溢。看着照片中那一张张忘情的脸庞,诗班飘渺雄壮的歌声仿佛萦绕在耳畔,敬拜队热情激昂的鼓声仍震撼在心,牧师吹起长长的号角,在角声中,放飞了我美丽的盼望。
照片中那个拿着麦克风的敬拜队主唱,举起右手带领会众高声赞美,她微微眯起的眼里闪着泪花。她虔诚并颇有才华,在儿童主日学的事工中也表现卓越,成为教会里孩子们的祝福。旁边那个闭眼祷告的小组长,不遗余力地热心牧养组员,小组快速扩张,目前她已是一个大区的区长兼传道人。这些蓬勃的生命,在主爱的召唤中全然奉上,将青春和热情播撒在主的禾场上。我也曾与几位姐妹一起,迫切地为她们的婚姻祷告,愿倾情奉献的,都得上帝满满的赐福。
转眼好几个年头过去了,往日的激情已折叠成影像。两个殷勤的姐妹已到不惑之年,却依然孑然一身;教会因事工拓展,分成几个聚会点,热情也随着分化;我选择文字事奉离开唱诗班,却在新的禾场上捉襟见肘。

天父的礼物没有迟
上帝的礼物在哪呢?
疲惫地窝进沙发,臻臻因失望而冷漠的眼神冰冷地贴着我。与人相处的惯性啃噬着我与上帝的关系。上帝无所不能,却未必凡事都肯。默然不语,我听见信心之城在求而不得中慢慢塌陷的声音。
我们的成长都是螺旋式上升的,黑暗中属灵导师的话语又响在耳畔。螺旋式上升?我这看似回到起点的信心,又在怎样一个高度呢?
回想信主前,在婚姻的沼泽中,我孤独地在生死线上挣扎,何曾想到会有一天,能在孩子身旁,和她一起祈盼生日礼物,缓缓地吐露心事?又何曾会为失丧的灵魂忧愁,为自身能力不足苦恼呢?
记忆是一张温暖的网,将我流浪的心捞回。虽然生活有许多不完美,但成长过程中的每一个落下的脚步,不都让起步更为有力吗?
我把手伸到抱枕里,掏出一组可爱的小熊猫磁铁玩偶。臻臻总是按捺不住要早点找到生日礼物。藏在抽屉里的天鹅吊坠钥匙圈就被她翻了出来。可她未料想到,我还准备了更多的礼物。这组萌宠是一个契约,她在生日当天会得到其中一个,当她养成我要求的好习惯时,就会再得到一个。每个礼物都是成长的祝福。
上帝造万物,各按其时成为美好,又将永生安置在世人心里。然而上帝从始至终的作为,人不能参透。(参《传道书》3:11)想着臻臻收到礼物的惊讶模样,我哑然失笑。
将浓浓的爱编进生日卡片,想起主耶稣为我们道成肉身,这沉重的爱是何等宝贵的礼物。
带着深深的满足,我给前夫发了简短的信息。几天后,臻臻和姐姐都收到了父亲迟到的生日礼物。


摘自《OC》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