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轮椅上,琼妮与神同行50年

[ 105 查看 / 0 回复 ]

轮椅上,琼妮与神同行50年

《境界》独立出品【经典回顾

轮椅上,琼妮与神同行50年

他们健康时不会把一分一秒献给神,终日被杂七杂八的事分散注意力,根本无法意识到他们在追求同样乏味的东西,他们的生活和我没区别,不过是吃饭、呼吸、睡觉。许多卧床不起的信徒,他们的床早已成为赞美的祭坛。残疾人向我们显示上帝的力量如何通过弱点释放。

“相信苦难,是死路一条。相信神藉苦难雕塑我们,才是活泼的盼望。”到今年为止,著名作家、演讲家琼妮(Joni Eareckson Tada)已经在轮椅上渡过整整50年。当《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去年采访她时,她说:“当我回顾这50年,我只看到上帝在工作。”

与轮椅同行的50年里,琼妮深深知道,苦难带给她的是什么。

19岁就没了任何盼头


1967年,一个温暖的夏日午后,琼妮在海湾游泳时,她爬上一个倾斜的浮堤跳水,却不幸失足发生意外,肩膀以下完全瘫痪,手脚毫无知觉,无法动弹。年仅17岁的琼妮,完全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打击,濒临崩溃。

琼妮回忆道:“1969年,我摔断脖子两年后第一次出院,整个人陷在重度抑郁之中。我好惨,年仅19岁就没了任何盼头,只能终身坐在轮椅里。”那个曾经热爱骑马、游泳、在大自然里跑跳的少女,从此失去了自由活动的能力,只能在轮椅上沮丧地度过余生。

绝望中她一次次想杀死自己。她仿佛被束缚在一个帆布做的“囚笼”里,除了脑袋,什么都不能动,她再也无法指望重新行走,无法再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无法嫁给男友。除了日复一日地醒来、吃饭、看电视和睡觉,她不知如何才能找到自己存在的意义和目的。“谁是上帝?上帝肯定不是一个真正关心我的人,我在思考着。当你的祷告落入聋子的耳中,信心又有什么用处?”

她的怀疑开始变得和她的怨恨一样根深蒂固。当身边的人为她阅读圣经上涉及盼望或者信心的应许时,她大喊着让他们停下来,声称那些都是人们编造的。“我已经在这里(医院)待了一年多了,上帝究竟给我带来了什么好处?我再也不想听到这些了。”

当琼妮为着得医治继续与神“摔跤”时,她读到《马可福音》第一章,当耶稣治好了许多害各样病的人,又赶出许多鬼,次日早晨许多人都在找他想要得医治时,耶稣却说,“我们可以往别处去,到邻近的乡村,我也好在那里传道,因为我是为这事出来的。”琼妮开始了解到,耶稣不是不关心这些人,但祂来并不是为了解决他们肉体的疾病,乃是为了解决人身上“罪”的问题。琼妮觉得被深深责备,她发现自己之所以这么沮丧,是因为她想要得到的不是福音,而是一心只想要医治。

“我愤怒是因为我的生活质量降到了如此低点,每天就是吃饭、呼吸、睡觉。但是我发现整个人类其实都是乘坐在同一条船上。他们的生活都是围绕着一个毫无意义的同心圆旋转着。除非离开这条船,人们往往不太容易看清楚这一点。人们被那些杂七杂八的事情分散了注意力,使他们无法意识到他们在追求同样单调乏味的东西。他们的工作、读书、家庭和娱乐占据了他们绝大部分时间,所以,他们根本无法意识到,他们的生活和我的没区别——不过是吃饭、呼吸、睡觉。”慢慢地,她对信仰有了兴趣。

“我如今比未坐轮椅前更能信靠祂”


“我开始寻求更深的医治,而不只是身体的医治,虽然我仍会为身体的医治祷告,但我祈求更深的医治。”因为琼妮知道,即使对她来说身体的医治很重要,但对神来说,她的灵魂更重要。

在医院期间,琼妮遇见很多人,他们在健康的时候是不会把一分一秒献给上帝的,而当他们“扑通”一下落入冰冷的苦水中之后,便从灵魂的沉睡中猛然惊醒了。

在她最难熬的日子,有人给琼妮介绍了一位热爱圣经的中学生史蒂夫(Steve Estes)。他们一起阅读圣经,琼妮的心情开始安静下来。有一次,她和朋友史蒂夫在学习圣经时,史蒂夫对她说,发生在琼妮身上的事情,有上帝的美意。保罗有监狱中的枷锁,而琼妮有她的轮椅,“上帝要你藉着自己所受的来为祂作见证”。想到所发生的一切最终会成就福音,她就兴奋不已。她开始和更多的人分享她的信心,开始看到神的话是无法被约束和捆绑的。

琼妮认识到,当她行动自由的时候,要把心思放在天上极其困难。她太过专注于眼下的浮华,沉溺于跟合适的人约会,开合适的车,上合适的学校,与合适的人群为伍。可是当她终于发现自己再也不能走路、跳舞、游泳、骑马、弹吉他、开车、在曲棍球场上挥杆得分的时候,她被迫开始思念天堂。这不是因为天堂突然变成了世外桃源或某种心理上的避难所,而是因为她开始意识到获得永恒快乐的唯一希望就在那里。

圣经中有些讲述神承受苦难的章节,过去觉得很乏味,这时却突然吸引了琼妮的注意。“我兴致勃勃地读起来,比股票经纪人阅读道琼斯指数的兴趣还大。”

“我发现主耶稣真正关心我的状况。在十字架上等待死亡那痛苦而令人恐惧的几个小时里,祂同样处于动弹不得、无助的瘫痪状态。耶稣确实知道一个人动弹不得是什么滋味——不能去抓搔发痒的鼻子、改变自己的体位,无法擦去流淌的眼泪。祂就是那样瘫在十字架上的,祂无法移动他的胳膊和腿。”

琼妮对主的认识越来越深刻,喜乐和平安开始充满她的心。2010年,她又被诊断出乳腺癌第三期,煎熬于乳房切除手术和一次又一次的化疗。信仰成为她情感和精神上的锚,牢牢系住缥缈无望的心灵,“困境迫使我们作关乎神的决定,让我的信心更加坚固。我如今比未坐轮椅前更能信靠祂。”




“我不会在恐惧中折腰”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4年第86届奥斯卡最佳原创歌曲的提名歌曲中,就有一首由琼妮所唱的《孤单却不孤独》(Alone Yet Not Alone):“我孤单,却不孤独。神的光将引我回家。以祂的爱和温柔,领我经过旷野,无论我在何处徘徊,我孤单,却不孤独。我不会在恐惧中折腰。知道祂是避难所就在身边。在祂的力量中我找到自己的。祂的信实显出怜悯,祂的盾牌如此强大,无比的爱尽显其中。”

琼妮认为,孤独已经很可怕,如果再加上苦难,威力更加强大。你清醒地躺着,不断受着痛苦的煎熬。身体的疼痛,但还有心灵的痛苦,你面对的重重高山无人知晓,这会让人感到绝望。琼妮有一个叫莫约翰的朋友,原本魁梧高大,然而因退化性疾病,身体开始干瘪消瘦。约翰不再和以前一样,在他生病的起初,还可以自己开车到教会、去商场,并且去一个活动中心带领小儿麻痹症的年轻人一起查经。路上遇到的朋友会与他交谈,加油站的员工喜欢他愉快的问候和挥手。

但多少年过去了,莫约翰的病情恶化,人们不再来探望他。如今,他骨瘦如柴且无法言语,只能在客厅中央的床上坐着。约翰真的独自一人吗?不!琼妮说,神永在的膀臂扶助软弱的人何等有力,他仍然心存盼望。“他让撒旦气急败坏,他对神的信心逼得魔鬼快气疯了。即使他的形体枯槁,眼睛事实上已失去光芒,但他像一位老战士,仍听到战场上远处传来的号角声。”

无论是琼妮,还是莫约翰,他们虽时常孤单,但神却是他们的良伴。事实上,圣徒常有孤单的经历,摩西旷野牧羊40年;保罗在阿拉伯旷野近三年的独处。

琼妮非常欣赏一位盲人诗人芬尼(Funny J.Crosby)。其中,经典赞美诗《求莫弃我歌》(Pass Me Not, O Gentle Saviour)、《一路引导歌》(All the Way My Savior Leads Me)都出自芬尼之手。她在几个月时因医生的失误而双目失明,她活了96岁,写下近9000首赞美诗。她在自传中说:“医生的失误,却是神的美意。如果我不失明,我的眼睛一定会为世间一切美好的事物所吸引,而神叫我活在黑暗中,却将主耶稣这生命的光赐给了我,让我可以专一单纯地赞美祂,激励人歌唱祂。如果生命可以重新选择,我宁愿还做一个失明的人,只要心中拥有主耶稣——这生命的大光。”

这些出于神许可的经历都是神用来“包装”我们的,好使我们活出美好的基督形象。琼妮说:“神使用痛苦来除去我们生命中的罪,加强我们对祂的委身,迫使我们依靠恩典,将我们和其他信徒连结起来,制造辨识力,培养敏感心,锻炼我们的心灵,让我们善于运用时间,延展我们的盼望,让我们更加认识基督,使我们渴望真理,引领我们为罪悔改,教导我们在不幸中仍心存感谢,增添信心,坚固品格。这是个美好的形象。”

“上帝的力量如何通过弱点释放”


有一次琼妮去慰问一个爆炸案当中逝者的家庭,有一个陌生人看到她非常高兴:“亲爱的,我多么希望看到有更多像你一样,坐着轮椅的人,在危难之中来作义工。当受害人来寻求帮助,看到你也能够克服自身的种种困难,便容易得到盼望。对他们而言,你是有力的实例,是个应许,会让他们觉得他们也能克服危难。”

还有一位叫哈丽兹的读者写信给她,并在信中附上一首诗:“我想知道你如何应付日复一日的痛楚。当健康日渐衰败,你如何能够保持脸上微笑?当生命有此咒诅,你如何能够继续仰望上帝?我知道你与神的情谊,不受你所坐轮椅影响。你承认健康恶化;你晓得生命逐渐逝去。你如何能够保持镇定?换我早已逃遁无踪。我的朋友,你能告诉我怎能如此信靠主?当祂似乎对你挥剑而来,你怎能继续如此柔和甜美?你对我而言是一个应许,即使在痛苦之中,神仍然信实同在,只要我愿再次仰望。”从这些回应中,琼妮渐渐明白,自己所经历的痛苦能够成为他人的安慰。

琼妮今年接受《今日基督教》采访时,记者提问:“在你看来,基督徒应该如何正确地理解和表达对那些苦难之人的同情心?”

琼妮回答说:“我们需要拥抱在痛苦中被发现的基督。祂是经历过悲伤的人,祂熟悉悲伤。祂是在十字架上被破碎的神。我们宁愿耶稣性情温和,宁愿听他讲一朵百合花的讲道,但我们不想走这条通往各各他的道路。但一旦我们这样做,我想我们可以得到同情心,因为同情心意味着‘受过痛苦’。基督徒的同情心意味着蒙受体会过受苦的基督。同情心不是在一个人静脉用了3克苯巴比妥(镇静催眠药),感觉就像终止了他们的生活。同情心是与那个绝望的人一起同行,让他们在痛苦中看到积极的意义,帮助他们脱离与社会隔绝的状态,帮助他们解决问题。”

琼妮学会了将她摔断脖子这件事看作是上帝的工作,特为帮助她与类似处境的人建立关系并且安慰他们。“苦难搭建展台,美善得以展现。假如我们不曾面对恐惧,就不会知道什么是勇气;假如我们不曾哭泣,就体会不到朋友为我们擦去眼泪是什么感觉。”

“琼妮之友”(Joni and Friends)是她1979年开始带领的一项事工,琼妮之友力争以实实在在的方式告诉残疾人,上帝并没有遗弃他们。1982年,琼妮与加州的历史教师肯·多田(Ken Tada)结婚,夫妻二人携手开展这项安慰人的事工。他们的服侍理念来自《路加福音》14章13节、23节:“你摆设筵席,倒要请那贫穷的、残疾的、瘸腿的、瞎眼的,你就有福了!……勉强人进来,坐满我的屋子。”

这些年来,“琼妮之友”通过轮椅项目(Wheels for the World),把经过更新的轮椅和《圣经》送到世界各地有需要的残疾人。琼妮相信,许多卧床不起的信徒,他们的生命影响力已经远远穿透他们家的围墙。他们的床不再是一个充满苦痛的地方,早已成为赞美的祭坛。“因着上帝的恩典,我将会永远保持微笑。”

《今日基督教》记者问她:“残疾人给教会带来什么礼物?”琼妮说:“如果教会正在寻找上帝在会众中出现的力量,《哥林多后书》第12章已告诉我们:上帝的力量在软弱人身上显得完全。残疾人士向教会提供了一个伟大的视听援助,帮助教会如何应付苦难。他们向教会显示上帝的力量如何通过弱点释放,我们都需要这样的例子。我们需要看到那些正在微笑、坚持不懈、忍受苦难的人们。”


“我们在等候那场盛宴”


回首自己受伤后的这50年,琼妮用自己很受感动的《彼得前书》5章10节与大家分享:“那赐诸般恩典的神曾在基督里召你们,得享祂永远的荣耀,等你们暂受苦难之后,必要亲自成全你们,坚固你们,赐力量给你们。”她惊讶,这看似充满苦痛的50年,竟然感觉如此短暂。

琼妮相信一个事实:主亲自筛选了苦难,用爱的手指进行过滤,只留给我们的那些带来益处和引我们朝向祂的苦难。她坚信,如果我们认祂做救主,我们最终会回到永恒的家园,在那里我们将永不再受苦。“这些小苦楚(它们都是很短暂的)将为我们赢得永恒、荣耀且确实的奖赏,我们的痛苦和这些奖赏相较,完全不成比例。”(林后4:17,J.B.Phillips版圣经)

如今将近70岁的琼妮,天堂成了她热切向往的地方。“我们的盼望并非在乎‘什么’,乃在乎‘谁’。我们所等候的盼望,也是唯一的盼望,便是‘所盼望的福——我们救主耶稣基督的荣耀显现’。我们并非等着要进天堂,乃是等着要见主。为了耶稣,我们才经历这许多痛苦。我们的盼望在于那万国所想望的,那医治伤心人的医生,那罪人的朋友。我们在等候那场盛宴,但更确切地说,我们在等候能让一切成为盛宴的主。”

琼妮在《天堂,你真正的家》(Heaven:Your Real Home)一书中写道:“我仍然难以相信,我这个连手指关节都扭曲,不但肌肉萎缩、膝盖变形、从肩部以下都没有感觉的人,有朝一日竟然要拥有一副全新的身体——轻盈、光洁,并以公义为衣——光艳夺目。你能想象这带给我这样脊椎受伤的患者多大的盼望吗?没有任何一个其他的宗教、哲学会应许人得着新的身体、心脏与心智。伤痛受苦的人只有在基督的福音中,才能找到这样令人难以置信的盼望。”

(本文参考了琼妮的《当神哭泣时》、《上帝在哪里?》《风闻有你》等书、Christianity Today及其他网络资源,一并致谢)


来源:境界
最后编辑葡萄枝 最后编辑于 2018-05-06 23:53:38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