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谁是李奕奕跳楼身亡的真正凶手?漠视生命何时休?

[ 434 查看 / 0 回复 ]

2018年6月20日,甘肃庆阳六中十九岁高三女生李奕奕跳楼身亡。视频显示,李奕奕从高楼纵身跳下,一名消防员趴在高楼边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号,而楼下围观者却发出一片哄闹叫好之声。

李奕奕纵身跳下的身影令人心恸;

消防员声嘶力竭的哭声令人心碎;

围观者残忍冷血的叫好令人心寒!

一个花季少女鲜活的生命就这样在众人的哄闹围观之下、尖叫欢呼声中永远地消失了。

呜呼,欲哭无泪……

李奕奕,甘肃庆阳市六中高三学生,因为遭受班主任强制猥亵性侵、哭诉无门而患上抑郁症,冤枉、屈辱、排挤、冷眼、孤立、鄙夷,使这个孤苦无依的女孩心理崩溃、无力承受。

当李奕奕决意结束自己备受屈辱的生命、告别这个罪恶冷漠不值得留恋的世界时,她有没有过一丝的犹豫?显然是,否则无法解释她四五个小时的僵持、挣扎和等待。

她在那四五个小时里思想什么?挣扎什么?等待什么?

她会想到为她费尽心血、身体已被拖垮的爸爸吗?她会想到与父亲离异的、已经多年在她生活中消失的妈妈吗?(啊!妈妈,妈妈,要是有妈妈在女孩的身边,尤其在女儿遭遇性侵后有妈妈在身边,会是怎样的结局呢?)她会想起十九年生命中那些美好的值得纪念的时光吗?她会想起曾经有过的亲密无间的朋友和玩伴吗?她脑海中会有瞬间的闪念向往大学校园的阳光生活吗?她会有瞬间的闪念憧憬未来美好的人生吗?

在那四五个小时的挣扎中,李奕奕是否在等待一份爱的呼唤、一句鼓励的话语,好使她重新拾起生活的勇气、给她继续活下去的理由?

然而,她等到的是什么呢?(可怜的孩子啊,要是你手中没有手机,要是你没有看到直播中的那些留言和评论......)

“怎么还不跳?”
“你倒是快跳啊!”
“在那里犹豫什么?丢不丢人?快跳啊!”
“尼玛呀,楼下好热的,快跳啊?”
“尼玛,你到底跳不跳?……跳吧,骚年,一跳解千愁。”
“尼玛,为了等你跳下来,我在楼顶晒了一个小时太阳了。”
“快跳么,看完你跳楼,我还要去接娃娃了。”
“热门你上定了,消防也救不了你,我说的。”

直播中一个尖叫刺耳的声音,“一点都跳到六点了,还没有跳下来。怂,怂,把驴都怂栽倒了。”
……
比起鲁迅笔下那些等着吃人血馒头的看客,国人进步了许多。从几年前广东佛山小悦悦事件的冷漠,进步到这次甘肃庆阳李奕奕事件的冷血,而我惊诧于这样的进步是如此之快!

厉害了,我的同胞!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对生命的冷血和漠视何以到如此令人发指的地步?

在美开车,我遇到过几次非正常的交通堵塞。

有一次,有一只野鸭带着几只小鸭,大摇大摆地横穿马路,所有的车辆都自觉停下来,耐心等待野鸭从容不迫地过去。

还有一次,是我自己首先把车停下来,因为一只受伤的小鸟落在一条车速很快的马路中央,它显然艰难地尝试着离开马路,但却无能为力。当我停下车来,因为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儿,竟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打开双闪停在那里。一会儿,后面车上下来一位女士,小心翼翼地走过去,挺费了一番功夫,把小鸟轻轻捉住抱在怀里。她那神情就如同怀抱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她会把小鸟带回家,包扎抚养,等它痊愈后放飞。当我回头看,我的车后排起长串的车龙。

我的一位朋友一天傍晚带他四岁的儿子出去散步,儿子看见萤火虫很是兴奋,朋友就小心地捉到一只,他捂在手心里让儿子看,等儿子满足了好奇心,他再小心地将萤火虫放回到绿草地。有天晚上他在我家甚至抓到一只飞蛾,也拿到我家阳台上放生。

就是这些平凡的人们,对待生命,哪怕是一只野鸭、小鸟、萤火虫、飞蛾都表现出极端的珍重。

生命之所以宝贵和无价,是因为创造生命的那位创造主,甘愿成为人的样子,并在十字架上为罪人流血救赎他们。因此,耶和华神看每个人的生命都异常宝贵,如同祂眼中的瞳仁。

由此想起我的同胞,文革中可以互相残杀,十几岁不谙世事的中学生都可以残酷地打死他们的校长;成千上万最无辜、最无助、最没有反抗能力的胎儿,被他们的亲生母亲借助医生的手术刀片和手术钳子残忍杀害;许多恶性杀人犯罪案件都好像做得很轻松,河南21岁空姐乘坐网约车遭性侵后被杀害;广东23岁女孩搭错车被奸杀后藏尸于冰柜……

难道杀一个人就像踩死一只蚂蚁?

人到底怎么啦?一群人看着一个鲜活少女的生命在他们眼前消逝竟可以歇斯底里地狂呼乱叫?

六月二十一日,科技日报总编辑刘亚东在中国科技会堂做了一场演讲:“除了那些核心技术,我们还缺什么?”刘亚东演讲中提到中美之间科技的差距,我庆幸还有这样头脑清醒的明白人,诚实坦率地认识到这样的差距,并且指出“这本来是常识,不是问题。”刘亚东演讲提出了这样的疑问:“除了那些核心技术,我们还缺什么?”刘亚东的演讲的最后给出答案:我们缺乏科学武装、缺乏工匠精神、缺乏持之以恒的情怀。

然而我想问,我们最缺乏的是什么?

“缺乏信仰。”

这几乎是一个众所周知甚至很时髦的答案!但却很少有人认真地将这个答案落实在自己身上。

“多一个教堂,就少一座监狱;多一个基督徒,就少一个罪犯。”这不是夸夸其谈,乃确凿实在的事实。

试想一个对耶和华真神心存敬畏的人,一个竭力寻求神的心意的人,一个全心效法耶稣基督的人,一个努力践行“爱人如己”圣经教训的人,如何会去故意犯罪伤害人?如何会对生命有如此丑陋的轻贱?

我们的各级领导人不乏社会精英,甚至清华北大世界一流大学的博士,为什么会对这基本的、简单的、浅显的道理就弄不明白呢?

强国梦和复兴梦,很能振奋人心。但我想说的是,大国梦不是单单靠造出几艘航母、几枚导弹就能实现的;而是必须有崇高的、卓越的价值观,领导世界对真善美的向往追求和价值判断,从而为世界各国和民族所景仰和效法。一个伟大的国家,必然是一个美善的国家。否则,大国梦只不过是一个梦而已。

我以一颗赤子之心给我的祖国和同胞献上一句忠言:唯有基督信仰才能实现一个民族的真正复兴!因为,“以耶和华为神的,那国是有福的。祂所拣选为自己产业的,那民是有福的。”(诗33:12)

当我看到李奕奕于1999年4月出生,禁不住再次悲愤交加,因为她与我女儿同年同月出生,如今人们却再也看不见她了。

“但愿我的头为水,我的眼为泪的泉源,”(耶9:1)为李奕奕以及和她同样命运的孩子们哭泣。

醒醒吧,我的同胞!

那位刚刚领完结婚证赶来最后拉住李奕奕一只手的消防员,用尽全力但最终还是未能挽回李奕奕十九岁少女的生命。

强烈的自责使他崩溃,消防员发出惊天动地的哭号,那样的无助、那样的悲怆、那样的撕心裂肺……

那消防员悲怆恸哭的影片,将定格于我的脑海,大概永远无法消失。我盼望,那撕心裂肺的哭声,能够使我所眷念着的同胞,从冷漠和睡梦中惊醒。


生命季刊
百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