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灵魂病入膏肓,“药神”在哪里?——《我不是药神》观后感

[ 87 查看 / 0 回复 ]

灵魂病入膏肓,“药神”在哪里?——《我不是药神》观后感

文 | 齐宏伟

油腻男的良心

影片讲述了徐峥饰演的“印度神油”保健品店主程勇,妻离子散,交不起店租,又拦着孩子不想让他跟前妻移民海外。一看阻拦不成,就动粗打人,甚至推倒已有身孕的前妻,而前妻说他家暴早就是家常便饭了。这位简直就是典型中年油腻男一枚。

半推半就之间,在慢粒性白血病患者吕受益恳求下,又在父亲患血管瘤急需8万元动手术的压力下,程勇变身某种印度产“救命药”格列宁的中国代理商。这款药从瑞士进口,卖到4万元一瓶,但程勇从印度弄回来的药,成本价仅500元,他卖5000,给熟人打八折,药效却差不多。

他和吕受益拼命推销,但无人问津。最后,在钢管舞女和单亲妈妈刘思慧帮助下,他们的药打开了局面,大受白血病人欢迎。然而,因为风险太大,发财后的程勇,拆散了团队,以200万价格把代理权转给了一个假药贩子张长林,转手开起了工厂。

后来,吕受益因买不起被抬高到2万一瓶的药而死去。程勇良心受谴责,于是重回格列宁市场。这个时候,警察查得紧,印度药厂也即将关门。程勇亲赴印度,原来的老板答应再给他一大批货,但这批货之后就难说了。于是,程勇回来后得来一大批预定单子,开始大批进药,但仅售500元一瓶。别人问他,他说:“就当是还给这些病人的。”最后,他锒铛入狱。但在押送入狱的囚车上,程勇看到上千病友排列道路两旁对他脱下口罩行注目礼。他泪如雨下。中年油腻男蜕变为不是药神的“药侠”。

坐在我周围的一同观影的,基本都落泪了。我自己也泪眼婆娑。我为国产电影终于重视良心的价值而大大点赞。程勇本来就是为了钱而买药卖药。他见到更大利益而不愿承担更大风险,这当然极有可能。这就是不那么高尚的人性。但要在这样的人性中迸发出美丽的火花,就不那么容易了。黄毛的鄙夷,吕受益的死,吕受益妻子给他下跪和后来赶他走,及吕受益葬礼上那么多挣扎着还想活下去的白血病人的脸,深深震撼了程勇。

电影的英文标题是Dying To Survive,不妨意译成“向死而生”吧,倒是比中文更形象。正如那位老人家对警察曹斌说:“谁都有会生病的一天。你就能保证你永远都不会生病吗?生了病想活下去,有什么错?”

最后,程勇在法庭上为自己申辩说:“我就是看着他们没药吃挺难受的。”这是最朴素的感同身受,也是最基本的人之为人的良心之所在。

真实案例

为了凸显这种小人物觉醒了的良心之可贵,电影甚至为卖假药的人说话。法律有法律的公义要求,医药公司有保护专利的诉求,顶着这两方面的巨大压力,拍出这么一部很可能就根本不能上映的电影,实在勇气可嘉。“豆瓣电影”上说,这部电影的过审,在中国电影史上可圈可点。

这勇气可嘉的背后缘于一例了不起的真实案例。难怪电影在清华大学举行首映礼时,徐峥对角色原型陆勇说:“人物不好的地方,那都属于我,英雄的部分全都属于您!”

与程勇的油腻不同,陆勇事业有成。他是老板。2002年,他被查出患有慢性粒白血病。当时,医生给陆勇开了一种特效药——瑞士诺华公司生产的“格列卫”,一月一盒,23500元,不能进医保。吃了两年后,他花了近60万元,掏空了家底。2004年,陆勇偶然发现了一款印度仿制药“格列卫”,疗效相似,但一盒只卖4000元。这让他重新燃起希望,他按着说明书,联系上了印度厂家。陆勇先开始服用印度仿制的“格列卫”,发现有效果后,马上分享给病友——他把药品的购买和汇款的方式告诉了上千名病友,让他们自己买,在病友不方便的情况下,他代为购买。

一般来说,在国内没有批文、不具备合法渠道的药,就会被药监部门定性为假药。2014年7月21日,陆勇被沅江市检察院以涉嫌“妨碍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提起公诉。300多名白血病病友联名写信,请求司法机关对他免予处罚。

经查,沅江市检察院认为,陆勇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的相关规定,但不是销售行为,不构成销售假药罪。当年的释法说理书撰写人、现任湖南省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卢乐云说,陆勇对病友群体提供的帮助是无偿的,如果认定陆勇的行为构成犯罪,则与司法为民的价值观相悖。

正是这一则伟大的判案,给了这部电影的导演和监制这么大的底气,敢冒风险拍出来。但其更大的底气则来自民心向背和良心所指。哪怕不被有关部门说好话,哪怕东躲西藏,但老百姓心里有杆秤。

药神和神药

《我不是药神》让我看到了底层和民间及民心和良心的宝贵。一大批人竟因提供真药、拒绝假药而被治罪!法国作家巴尔扎克讲过很有名的话:“制度和法律设计出来本来是为了成全人,但后来人却越来越成为制度和法律的牺牲品。”

其实,耶稣说得更深刻。他与拘泥于律法规条的法利赛人,就安息日问题产生了尖锐冲突。法利赛人越来越强调安息日不准做事,而且发明了很多人为规定,还自认为虔诚。耶稣说:“安息日是为人设立的,人不是为安息日设立的。”(参《马可福音》2:27

套用耶稣的话,制药的目的是为了让人活,而不能弄成天价药要人死。药是为了人而存在,人不是为了药而存在。但电影中多少人就被天价药弄到没了活下去的信心和勇气。

身体病了需要药,这是天经地义的事。但灵魂病了,人为何就不知道求药呢?百年前,鲁迅先生就诧异此点,才奋笔疾书写出了《药》,渴望给国人输入灵魂疗治的良药。

其实,从圣经看,灵魂的病入膏肓比身体之病更可怕。当灵魂被罪污染,才使疾病和死亡临到我们。耶稣以自己的死作为“药引”,又以他的复活赐给凡相信他的人永远的生命,使人向死而生。


来源:海外校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