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从离婚到复婚:漏洞的婚姻,谁来补救?

[ 608 查看 / 0 回复 ]

从离婚到复婚:漏洞的婚姻,谁来补救?

原本大学里的情侣,婚后过着中产生活,有对双胞胎女儿,妻子却嫌两人交流太过肤浅,终因外遇而坚决离婚。分手后两人各自遇见神。一次车祸后,神竟赐下悔改与饶恕带领他们复婚。雪莉学到的最大功课就是顺服。他们以自身的痛苦经验帮助其他陷入婚姻困境的家庭。

1992年8月21日,是雪莉(Cheryl)人生中最糟糕的一天。当年,那个对生活充满憧憬的年轻新娘,步上红毯;十年后,她却走上了法庭,为了从摇摇欲坠的婚姻中解脱,自由地与她的新欢在一起。

她站在法官面前。法官问她:“你是否想要离婚?”“是的。”但在那一刻,雪莉记不得自己为什么要离婚。法官问她的丈夫杰夫・史古格斯(Jeff·Scruggs)为何没有出庭,雪莉知道原因,但她不能对法官说丈夫不想离婚。尽管杰夫向她哀求不要离婚。法官郑重地宣布:“准予离婚!”法槌重重的一击吓了她一跳,仿佛敲在了她的头上。

走出法庭,律师分手前停下来对她伸出手:“恭喜啊!”他边说边露出一个“我们赢了”的微笑。雪莉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当她开车离开时,她终于承认自己很迷茫,“两年多以来,我心里深深认为离婚是解决问题唯一的正确之路,也是找寻快乐的唯一途径,可以让我脱离极度的绝望,和新欢在一起。现在,他正等着我打电话给他。我责备自己太情绪化,告诉自己不过是因为新的处境,内心才会觉得凄凉。”
         
肤浅的关系,正是问题的所在

初识杰夫时,正上大四的雪莉认为杰夫就是那个她要嫁的人,所以毕业一年后,听到杰夫求婚她就毫不迟疑地答应了。婚后,他们搬到阳光明媚的加州。两人周间专注工作,周末尽情玩乐,过着典型的南加州生活。

几年后,他们都得到了升迁。由于没有孩子,他们过着随性享乐的日子:上高级餐厅,在沙滩上休闲度日,去高档百货公司购物。他们买了一栋敞亮的海景房,觉得这就是他们预期要过的日子。

几年后,雪莉却渐渐产生了一种挫折感。当她静下来时,发现自己的幸福婚姻有漏洞,他们俩的关系很肤浅。他们的对话总是关于他们在做什么、要去哪里,从未谈过深刻的话题。关系上的肤浅,正是他们夫妻问题的所在。雪莉的无奈感日益剧增,她决心生个孩子来驱散内心的空虚和沮丧。她生了一对双胞胎女儿,虽然这是她一生中最美好的事,但她仍觉得内心的孤独总是填不满。

唯一能让她精神抖擞的是工作,她喜欢工作受人重视而且常常获得赞赏所带来的满足感。她喜爱出差旅行,喜爱盛装打扮,感受身边的人尤其是男人的目光。她从未意识到自己何等迫切想要引人注目,直到某天她的同事乔施把她叫进办公室。

乔施说,他恋慕雪莉已久。但外遇的可能却让雪莉惊恐不已。她觉得自己一向负责、忠实、正直,大家都晓得她拥有美满的婚姻,是一位有着高标准的慈母。她怎么会冒险让自己的名声受损呢?

但男士的恋慕让雪莉渐渐加深了与杰夫之间的距离。雪莉开始把杰夫拿来跟职场上的那些男人比较。下班回家面对杰夫不冷不热的态度,越来越成为一种折磨。

雪莉甚至在心里列了一张清单,数落杰夫的每一个缺点:“不喜欢跟我分享心灵;爱钱,不在乎我们的关系;情感肤浅,无法在更深的心灵层面连结;爱挑剔、高傲、苛求;无法让我感觉被重视、被珍惜或是被欣赏;我们之间的关系是完全沉寂的……”

雪莉很气愤杰夫不关心她。雪莉说:“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离开杰夫的想法越来越强烈。我为何不寻求帮助呢?因为我的绝望已接管一切——杰夫就是这样的人,什么也无法改变他。我被卡住,动弹不得。对其他男人的幻想偶尔急速冲进我的脑袋。我的不快乐已经造成了一个真空,乞求被填满。我已经把杰夫踢出我的心,并允许自己以幻想生活来取代他。我梦想在另一个时空与另一个男人在一起。我没办法克制这样的想象,因为我能从中得到情感的慰藉。它们带给我暂时的满足和心安。”

雪莉知道这样不好,但她已无法自控。有时候,她的眼睛会越过餐桌,盯着杰夫,心想:“都是你的错!有人该为这一切混乱负责,那人就是你。”

不知不觉,她的心早已越过界限

“我从未想过离婚是我的人生选项。”而如今这个想法却在雪莉脑袋里蠢蠢欲动。1990年3月,她去佛罗里达参加公司的全国销售会议。会上,她遇到了以前的老朋友陶德,他们交谈得非常愉快。雪莉向陶德诉苦,倾吐自己婚姻的境遇。两人非常相投,不知道交谈了多久。雪莉开始对陶德产生好感。

她回忆说:“我已经启动了与这位男子之间的连接,远超过我曾有过的任何关系。部分的我知道自己落入麻烦,脑后有声音说:‘快跑!’但是,我的心早已越过界限,不知道如何才能把它拉回。那天夜里,我躺在旅馆床上,觉得自己仿佛被棒球打中一样,一点也睡不着。我怎么会如此无法抗拒?”

雪莉并不想有外遇,然而她的心还是被俘获了。她出差五天,几乎没想过杰夫。回到家以为住得离陶德那么远,这份距离可以保护她。然而,她就是没办法让自己不去想那个不是她丈夫的男人。后来,他们透过电话建立感情,感觉上是那么真实和实在。

雪莉一直安慰自己,她过去从不知道这样的心灵相连,她说服自己,这就是所谓的“灵魂伴侣”。“这份热烈新关系是单单透过交谈巩固的。当我意识到自己已经陷得很深,我感到极大的内疚,但这份罪恶感并不足以把我拉出深渊。我无法改变方向,也无法偏离它。

这份新的连结填补我内心的需求,并且让我天天都觉得日子何等美好,所以我没有足够的动力放弃这份情感。我觉得自己像个饥饿的女人,面对一盘山珍海味,却被要求不准吃。我怎么可能做得到?”

有一天,杰夫发现雪莉在房间里哭泣,杰夫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就问:“亲爱的,你怎么了?”雪莉低声说:“杰夫,我再也过不下去了。我觉得我并不爱你。”这句话正中了杰夫的要害,震惊得让杰夫差点说不出话来。他平复自己的心情后说:“雪莉,你告诉我吧,是我的问题吗?还是我做了什么事惹你伤心?听我说,我们可以一起解决。只要能让你、让我们的关系好起来,不论什么我都愿意去做……把你的需要告诉我。”雪莉沉默不语,她并没有向杰夫坦白,她有了一段新感情。

接下来的日子,雪莉和杰夫依然住在一个屋檐下,继续扮演好父母的角色,如常在职场上工作。没过多久,杰夫建议雪莉和他去找心理医生,接受婚姻辅导。虽然雪莉最终愿意接受辅导,但是不愿敞开事情真相的雪莉,在接受几次辅导后并没有使他们的婚姻危机得到转机,反而促使雪莉下定离婚的决心。雪莉开始想着未来,相信自己从离婚的那一刻起,陶德就会和她在一起,而她就会拥有她多年来所渴望的那种婚姻。

那时陶德也已经离婚,并且一再催促雪莉离婚,还答应让雪莉母女三人搬来一起生活。然而,讽刺的是,让雪莉无法继续幻想美好生活的是,每当想到杰夫会再婚,她就无法面对,她无法想象杰夫生命中有另一个女人出现,尤其是女儿们生活中会有另一个女人。

建立“上帝风格”的婚姻关系

在濒临离婚的不安状况中,雪莉和杰夫开始去教会,每周都去,甚至参加主日学课程和一些服事。对雪莉来说,这是崭新又陌生的事情。她从未研读过圣经,平生第一次对上帝的事情充满了好奇。他们开始一家人一起去教会,每次崇拜,雪莉都从头哭到尾。她知道自己很迷茫、痛苦,希望上教会能够帮助她该如何走下去。

有时候,雪莉想向杰夫承认自己的外遇。但她怕得要命,不敢承认婚外情。她不能想象杰夫发现真相时的反应。隐瞒着外遇真相的雪莉,终于有一天把离婚传票送到了杰夫的手中。

18个月后,他和雪莉的婚姻结束了,杰夫有了新的身份:离婚男人、单亲爸爸。离婚后,杰夫继续在他们一家曾经去的教会里服事,那里已经成了杰夫的避风港,那间教会的人很爱他,当他们离婚的消息传开时,那间教会的人都很生雪莉的气。

雪莉能理解,于是,她不再去那间教会。后来,一位朋友邀请她去另一间教会,雪莉在那里感觉被一份前所未有的爱包围。雪莉把自己的故事告诉他们,这些陌生人拉着雪莉的手,照她的本相爱她。她没有觉得被论断,只感受到满满的爱。

“即便按照基督教的定义,我是个罪人,他们仍用手臂环绕我、接纳我。牧师和师母也对我和蔼亲切,这真是稀奇,超乎现实。我并没有期待会有像那样的人们,接纳像我这样的人。他们是头一群坐在我身边、用日常语言谈论耶稣的人。我深受吸引,也很感兴趣。

我是在天主教背景下成长的,所以我知道什么是罪,但我了解有限,自己下意识以为因为自己的作为,我已经成了一个糟糕的人。原来教会的会友发现我们正在办离婚,就竭力回避我,以致贬抑了我对自我的认知,并且让我觉得自己是不被饶恕的。”因着朋友所在教会的接纳,她买了平生第一本圣经,并且参加了查经聚会。

而她一连六个星期,参加了牧师带领的查经会,查考的是《雅歌》。牧师说,上帝的心意是要我们在婚姻里体验深刻的情感、性、灵性的满足。牧师谈到保持浪漫的活力以及在解决冲突时彼此一起成长,更加亲密,并且彼此尊重。牧师所说的信息都是雪莉从未听过的。雪莉认识到,自己的婚姻偏离了上帝的计划。

雪莉头一次听说这种具有“上帝风格”的婚姻关系。私下里,雪莉也开始研读《雅歌》。雪莉渐渐意识到,神正在告诉她一些事情,让她明白她和杰夫的婚姻可以截然不同,甚至比过去更好。只是,雪莉已经和杰夫离婚了,而且她也正在开始适应新生活,复婚对她来说,简直无法想象。

雪莉想到因为自己所下的决定,必须一辈子活在摧毁家庭的后果中,心中痛苦挣扎不已。但是她也埋怨上帝为何不早点拯救她,雪莉想到复合所要付出的精力和代价,况且要走回头路,似乎与她现在的新生活背道而驰,于是,她就很快打消了复合的念头。

事实上,雪莉一直努力相信她跟陶德在一起是正确的事情,但是她的心却告诉她不是如此。当她想到杰夫,平安就充满她,但当她想到与陶德结婚后的未来,内心就充满了混乱。

我怎能考虑跟这个撕裂我心的人和好?

当她为此事心烦意乱时,有一件事却能让她平静下来,就是花时间去认识神。雪莉开始每天早晨五点起床祷告读经,并且写日记,她开始更多地思念杰夫。雪莉写道:“我的心搅成一团,无法辨识自己的情感。我觉得自己对杰夫那份死去多年的爱,已经死灰复燃。

自从我开始与上帝交流,并写日记开始,到如今已有约两年的时间,而现在我发现自己每天都为杰夫祷告,并且也为我们婚姻的复合祷告。”

雪莉的变化,引起了男友陶德的注意。按照计划,陶德不久后将要与雪莉结婚。但雪莉告诉陶德,这行不通,她走不下去了。他们的关系结束了,陶德整个人瘫下来。六个月前,他们才去看了婚戒和房子,而此刻雪莉决心结束这段感情。

尽管陶德最终选择放手,但雪莉并未如愿以偿地复婚。她以为只要离开陶德,上帝就能立刻修补她的婚姻。实际上,杰夫对复婚非常反感。很显然,杰夫是最大的受害者。杰夫说:“无疑地,我一直扮演受害人的角色,因为雪莉的自私行径而大受伤害。我不停地怪罪雪莉,我内心的苦毒日益加增,我的愤怒紧随着我。”

雪莉只能等待丈夫回心转意。等待之中,雪莉也开始反省:“在这所谓的美好爱情故事里,上帝在哪里呢?我从未深入思考过上帝。我知道祂的存在,我不是不相信祂。杰夫和我各自生长于固定上教会的家庭,但是,我们从未讨论过属灵方面的事。我们一年会有几次出现在教会,多半是出于义务心态,从未邀请上帝进入我们的婚姻。

既然我们从未谈过信仰的事情,我就无从了解杰夫在青少年时期和上帝之间美好的关系,也不知道他在大学时离开了那份委身。当我们相遇时,他显然没有把属灵的事放在优先位置上。所以,我并不晓得杰夫深知我们需要上帝介入我们的婚姻,他一直把这个念头隐藏得很好。我们俩一心努力要过美满生活,根本没有时间管那些‘宗教的事’。”

相对于杰夫对复婚的抵触和排斥,雪莉却似乎充满信心,她真心相信他们应该在一起。雪莉相信神会带领她和杰夫的婚姻,而杰夫也看到了雪莉的诚意。一段时间后,杰夫觉得自己对雪莉的恨意软化了。

杰夫心想:这太奇怪了,我怎能考虑跟这个撕裂我心的人和好呢?但杰夫开始有了新的眼光,他当时正在教导高中男生研读操练如何做个敬虔的男子,杰夫领悟到在婚姻中“我不是敬虔的丈夫,也不是属灵领袖。我们的婚姻里没有任何灵性可言。雪莉总说我们在婚姻中没有情感的交流,我完全不懂她在说什么。对我来说,坐下来与妻子谈天,聆听她的心声,并且说出自己内心所想的,并不是一件自然的事。我不知道如何才能在心灵深处与她连结。”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神竟然透过一次车祸来挽救他们的婚姻。在他们离婚五年后的一个下午,杰夫突然打电话给雪莉,结结巴巴地说他出车祸了,责任全部在他。被撞车子上的妇女已经送进医院,杰夫请求雪莉能否过来。雪莉放下电话冲出门,路上忍不住想:为什么他会打电话给我,而不是其他人?雪莉找到正在车上发抖的杰夫,过去拥抱他,告诉他无论如何她都会陪着他。杰夫含泪看着雪莉的眼睛,感谢她能够来。

从那天起,他们的关系进入了新的阶段。杰夫告诉雪莉,他想开始与雪莉约会,试试破镜重圆的可能。

复婚并不是故事的结束,而是开始

对复婚这件事,杰夫很慎重地问雪莉:“你确定你想复婚,不只是为了女儿?”“要是我告诉你,我想再和你结婚与女儿们无关,那是撒谎。能全家在一起,并且跟你一起养育儿女是最美妙的事,我好希望可以这样。但杰夫,真正的原因是你,你是我想共度一生的人。我不可能单单为了孩子与你复合。再过八年多,她们将会长大搬出去,而你是我想共度余生的人。那是我想要的。我要和你一辈子。”

“杰夫,我很抱歉这样说,我们的婚姻不是关乎你,也不再是关乎我们,而是关乎上帝,以及祂对我们生命的计划,我永远不会再让我的上帝失望。”这让杰夫对复婚有了信心。“我知道我已经原谅她了,我一直努力把过去抛在脑后,但有时‘过去’又会突然出现,使我像过去一样充满愤怒。然而这正是耶稣为何说,我们必须饶恕七十个七次,所以,我必须一次又一次地饶恕。当然,我无法靠自己的力量饶恕她。这一切都是上帝做的。”杰夫说。

他们二人终于勇敢地站在两个女儿面前宣布:“我们要结婚了……爸爸跟妈妈要再结婚。”信息一宣布,两个女儿高兴坏了,女儿们终于听到了她们最想要的,梦想终于成真了。一家四口站在那里紧紧相拥、放声痛哭,满脸都是泪水。

复婚并不是故事的结束,而是开始。在整整七年分开的时间里,杰夫和雪莉都与神建立了关系,这段时间,外遇和离婚的痛苦多半已经得到医治。他们也花很多时间认真思考在先前的婚姻中犯过哪些错,为的是能避免旧事重演。他们已经不再有怪罪对方的想法,而是愿意彼此委身,为婚姻建立新的模式。

他们复婚之后,最常被问的问题之一是:“为什么你现在的婚姻行得通,以前却行不通?”杰夫和雪莉体会到的最根本答案是:“把专注从自己的身上挪开。我们的生命并非关乎我们自身的当下渴望,而是关乎上帝对我们有什么心意,什么会对我们的家庭与婚姻最好。”

他们从离婚到复婚的经历,引起了美国多家媒体注意,并邀请他们分享自己的感人故事。雪莉与杰夫夫妇以自身经验帮助其他陷入婚姻困境的家庭,因而发起“大有盼望婚姻事工”(Hope Matters Marriage Ministries)。他们希望上帝在他们身上所成就的能够帮助更多家庭。

回顾彼此分开的那七年,杰夫说:“近几年来,我致力于辅导年轻夫妇,尤其是年轻男士。在我们年轻时,没有任何正面的婚姻典范陪伴我们同行,我也没有特定的男性朋友可以倾诉。”

而雪莉学到的最大功课是顺服。她说:“我是否愿意站在上帝这一边、做正确的事、相信祝福终究会及时来到呢?没有以下的信息为基础,以上任何一点都不可能达到,这信息就是:上帝何等地爱我们、何等地赏赐我们、何等地饶恕我们。我犯了许多的罪,却仍真切地感受到祂的爱。这信息比任何事都更深刻地印在我生命中。”

(本文成文参考杰夫和雪莉的《再说一次,我愿意》(IDo Again)一书,台湾宇宙光2017年7月出版)

来源:境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