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小欢喜》背后,藏着中年人的“心危机”

[ 1431 查看 / 0 回复 ]

《小欢喜》背后,藏着中年人的“心危机”

作者: 文道

《小欢喜》作为今年暑期的热播剧,剧中情节引发的话题频频上热搜榜。电视剧虽然讲述的是三家人的孩子面临高考的不同境遇,背后其实更反映了中年父母们特有的现象——中年危机。孩子不过是引爆危机的一个触点而已。

剧中,黄磊饰演的方圆,名牌大学毕业,原本是一家公司的元老。公司并购后,本以为要升职了,没想到全公司只有他一个人被辞退。45岁遭遇下岗,上有老、下有读高三的孩子,妻子也被降职。面对家庭的生活开销、孩子的教育支出,一直以来的稳定舒适被打破,方圆才发现自己竟然无所适从,最终崩溃大哭。

三个家庭所经历的危机大致上能够概括中年危机的几种类型:职业危机(方圆失业)、健康危机(刘静患癌)、经济危机(方圆父母被传销骗取80万)、情感危机(乔卫东出轨)。以上这些危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变幻无常。它们都是我们难以控制的。当问题出现,我们才发现,原来我们认为自己能控制的东西,实际上却在控制着我们。

正是这样的经历,引起了众多中年父母们的共鸣。当类似的危机袭来,我们可以安全度过吗?



要么是危险,要么是转机


剧中几个家庭经历的戏剧化的情节,我们可称之为“触发事件”。对方圆来说,突然的失业触发了他的危机;对乔卫东和宋倩来说,离婚导致了整个家庭的危机;对季胜利来说,与孩子关系的破裂导致了危机。 

三个家庭一开始没意识到在忙碌的生活中被忽视的问题,直到“触发事件”好像打开了他们的眼睛。他们所经历的并非坏事,他们得以通过这扇窗户进入自己从未有过的生活。我们可以肯定的是,当中年来临的时候,我们要么处在极大的危险中,要么处在人生的转机之中。



当一些东西从我们的手中被夺走时,人往往会变得恐惧、痛苦、不安或气馁。这恰恰暴露了我们真正为什么而活,究竟是什么事物在统治我们。无论事业、金钱、权力、爱情,当我们相信没有它们我们就无法生存,当这些事情消失或让我们失望的时候,我们就感觉生活也在离我们而去,我们已经迷失了方向。

也许你满眼都是自己的孩子。当他们离开家的时候,你觉得你的生活结束了,你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孩子就是你生活的全部意义,是你每天早上起床的动力,就像剧中的单亲妈妈宋倩一样。

有一次英子彻底奔溃,跑到海边准备自杀。直到这个时候,身为妈妈的宋倩还在追问:“妈妈只是不明白,不明白你为什么非要去上那个南大呀!”英子哭诉:“我不是非要去南大,我就是想要逃离你!”英子说:“你对我已经够好了,你每天给我做饭,给我上课,照顾我的生活。我知道你不容易,是我想太多,我,我配不上您给我的爱!”

对宋倩而言,女儿英子就是她的全部。甚至为了孩子,她可以忽略自己的喜怒哀乐。食品一定要最健康的,燕窝、海参,什么有营养做什么;学习要制定科学的计划,分秒必争,还要关注并监测成绩动态图;孩子的房间要隔音,还要在外边装上百叶窗便于观察。在宋倩眼里,这一切都是为了英子好,但是这些压得英子喘不过气。宋倩对女儿英子掌控的“爱”,让英子窒息。宋倩以伟大母爱之名,自私地剥夺了孩子的自由,因为一旦孩子独立,她就无以自处。

也许你最在意的是健康或者美貌,但中年人的健康和体型都已无法回到曾经的最佳状态。也许经济上的成功和物质上的安逸更能吸引你,以致于这些失去时,你就变得灰心不安。还有一种可能,你人生上半场拼搏得来的大房子还在,但豪华的装修、精致的家具已不再能吸引你的注意,高配置的汽车不再像刚换车的时候那样让你爱不释手,甚至连配偶也已经开始让你厌烦。



乔卫东经历的就是这样的危机。做大老板的他,房子车子样样有,大学恋情修成正果,妻子是老师,女儿是学霸。可人到中年,乔卫东却开始对生活不满。他嫌妻子管得紧,管自己“就像管儿子一样”。趁着妻子怀疑他出轨,乔卫东竟然一走了之,理由就是——嫌烦。从前觉得是“贤妻良母、事无巨细”,可人到中年,表面风光无限,内心却有说不出的压抑和苦衷,妻子的体贴对乔卫东来说渐渐不再是一种甜蜜,反倒成为负担。

这正是中年危机的典型表现之一:对生活的不满。突然,你开始环顾四周,你不喜欢你的生活。生活变得没有目标,例行公事,枯燥无味。你可能会经历持续不断的无聊、失望。最根本的是你对你经历的人生故事感到不满足。这种不满并不一定是针对某件特定的事情,而是一种普遍的不满情绪。

这些不满常在我们的内心盘旋,又找不到真正的解决希望时,人很容易被肉体的欲望操纵。乔卫东于是觉得妻子满足不了他,导致出轨。人会不断地寻找替代品企图满足自己。有些人在无法满足的时候会暴饮暴食,有些人会通过获得我们通常认为能让自己满意的东西来应对,也有一些人过度追求休闲或放纵来麻木自己,彻底失去了希望。



不是事情的危机,而是心的危机


我们都很容易被权力、成功、接纳、欣赏、财产、地位、尊重、表现、控制、舒适所诱惑。美国著名心理辅导事工机构创办人保罗·区普认为,中年危机从根本上根源于内心的偶像崇拜,这些偶像有着强大的诱惑力。

基督徒的生活也常会有这样的试探。当危机出现时,我们像以色列人在西奈山脚下一样,我们开始把自己奉献给其他事物。金牛犊是用人手打造的,它没有思想,没有感情,没有力量,也没有生命,只是一个无生命的物体。我们以自己没有意识到的方式,放弃了对神的信靠,将我们的心献给那些我们能够看到、听到、触摸到的事物。



这些事情成了我们的B计划。我们求它们给我们只有神才能给的东西。我们希望创造一些东西,能够给我们带来意义和目的,带来一种认同感和安全感。我们希望房子、汽车、事业、经历和人能满足我们的心。这些在剧中都有很真实的体现。

令人不安的是,人到中年时我们所崇拜的偶像时常暴露出它们根本无法兑现自己的承诺。想想看:以色列人所膜拜的金牛犊最终只会让人失望。任何被造的也是如此,它们永远无法填补我们心中的空虚。当我们一直信任的东西,例如身体、事业、家庭等,辜负了我们,我们就会变得悲伤、愤怒、沮丧。

对我们来说,重要的是要认识到,中年时期的挣扎是通向更深层次、更根本的挣扎的窗口。中年危机最基本的形式其实不是某件事情的危机,而是心的危机。

区普认为,有很多人处于所谓的中年危机,是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身份认同的来源。他们悲伤,并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渐渐老了,或者永远不会实现他们的梦想,或者其他后悔的理由,而是因为他们把经历、人际关系或成功当作自己的身份。

区普说:“我向那些在中年迷失方向的人提供的建议越多,我就越相信,身份问题不仅是圣经故事中最重要的主题之一,也是中年危机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我们一直被虚假的身份所诱惑,这将永远让我们失望。我们以为我们知道自己是谁,但突然之间就不清楚了。在这一刻,我们很像亚当、夏娃,或流浪的以色列人”。



别再被虚假的身份所诱惑


一旦我们把自己的成就视为一种身份,我们就会成为源源不断的潜在成功的奴隶。这意味着我们人生的目的来自于自己的才能和努力,所以我们不能说不,也不能慢下来。如果剥夺了我们为下一次成功而努力的能力,我们就会感到沮丧和懊恼。方圆感到沮丧,因为定义他价值的工作已经从他手中被夺走了。

如果我们像宋倩一样用孩子来定义自己的身份,孩子将来的成功以及对父母的回报就会成为我们生活的原动力。我们通过孩子间接地生活,仿佛子女的成功就是我们的成功。当我们需要孩子的成功来让自己感觉良好时,我们会尽一切可能支持他们获得成功。我们告诉自己,这是为了他们,但实际上,这是为了我们。中国人最不愿意说破的就是这一层。



我们变成了令人窒息、专横跋扈、痴迷于成功的父母,但我们对此却视而不见,因为我们总是能说这是为了孩子好。终于有一天,当我们的孩子开始离家上学、工作,我们变得不知所措。这是一种身份的丧失,仿佛我们正失去活着的理由。

我们知道身份会影响我们的思维、选择和行为,但我们很难正确地获得身份。这个问题是中年危机的重要组成部分。关键在于:当我们对自己身份的定义来自横向的因素,例如家庭、工作、婚姻、孩子、财产、外貌、成功、职位,我们就会遇到困惑和麻烦。因为本质上人应该从与造物主的纵向关系中定义自己。

以色列的国王大卫就是如此。当前半生的一切努力换回一个显赫的国王身份,大卫很难不把他的身份聚焦在王冠上。当多年的奋斗告一段落,人生进入中场休息时分,他百无聊赖地在王宫的平台上闲逛,偷窥到一个美貌的女子在洗澡。他犯下淫乱罪,娶了另一个男人的妻子,并安排谋杀了这个男人。上帝没有任他继续迷失,而是让他在危机里看到自己的败坏,他的国王身份不能救他。神把大卫从自我的骄傲和情欲中拯救出来,使他能在失望、软弱、迷惑和诱惑下站立起来。

当大卫把自己的身份聚焦在日光之上的神时,就能胜过艰苦困难的环境,甚至是亲生儿子的背叛。《诗篇》第3篇就是大卫在逃避他的儿子押沙龙时所写的。当他面对自己人生的危机时,他没有怀疑这么多年来顺服神是否值得。大卫所做的就是再次把自己放在天父的手中。他提醒自己,他是神的孩子,“耶和华是我四围的盾牌,是我的荣耀,又是叫我抬起头来的。”

我们对自己身份的认识,能够有力地塑造我们面对危机时的反应。许多人就是从中年开始体会失眠的滋味的。大卫实在是有理由度过一个个充满悲伤、不安的夜晚。但是他再次让我们感到惊讶,他不是一个愤怒的失眠症患者,因为他没有失去个人安全、稳定和喜乐的源头——那位能定义他身份的神。“我躺下睡觉,我醒着,耶和华都保佑我。虽有成万的百姓来周围攻击我,我也不怕。”

大卫的安全感不是来自地位、财产,而是来自他与神的关系。因为神是他安息的泉源,他可以像在王宫里一样,在旷野安然入睡。即使极度悲痛的时刻,他也能躺下来休息。大卫的经历让我们看到,人在中年时所遭遇的并不是上帝要你走投无路,而是欢迎你进入新的更美好生命所必须的蜕变的阵痛。当我们把自己活着的意义和价值聚焦在神里面时,我们的危机就会成为转机。

威尔斯比(Warren W. Wiersbe)博士写道:“中年?这只是一位慈爱的天父为我们预备的丰盛人生中的又一个阶段。我想继续成长……没有挑战就没有成长,没有变化就没有挑战。我年轻的时候,变化是一种享受;现在,它往往成为一种威胁。但我需要改变——更深入地经历、牢牢地把握那个不可动摇的国度。”

来源:《境界》,微信号newjingji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