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我那平凡母亲的非凡传奇

[ 319 查看 / 0 回复 ]

我那平凡母亲的非凡传奇
作者:徐文成

我的母亲,弟兄姐妹心中的“三婶子”,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村老太太,一辈子没进过几次城,但城里的许多弟兄姐妹都知道这位“三婶子”,常跑来找她。
母亲三寸小脚,走路摇摇晃晃,迈着三寸碎步,但她这碎步小脚,却量遍了本村,甚至外村十里八乡的弟兄姐妹的家门。

母亲没进过一天学堂,报纸一字不识,却能读圣经,并且是繁体版的。

我从小在母亲怀里长大,亲眼见她呼出最后一口气,最知道她,却并不全然明白她。母亲身上有太多的谜是属天的,有太多的传奇是不属于今天的。

具体来说,母亲身上有几个“多”。

01
管事多

记忆里母亲特多管事。那时候,但凡有两口子为吃穿摔盆砸碗,解决之道就是“找三婶子评评理去……”或者直接把她叫去,请她“灭火”。母亲很神奇,三言两语,或者人们一看到她,火气就消一半。

人们打心眼里服她。不是因为她多么会说,也不是因为她儿女多,家业大,说不上为啥,就觉得她这人可靠,有事找她差不了。

不光大人,孩子有个感冒发烧,小病小灾,也找她。那时候人们手里缺钱,但家里不缺孩子。她就弄些老烧酒,蘸了老姜,给孩子搓;或使个大茶杯刮这儿、刮那儿,当然还唱歌给孩子听,还祷告,最后还都好了。

不过母亲管的最多的事是“谁没来聚会了,为啥没来聚会了”。她常常把儿女亲戚孝敬她的一点东西,再给出去。比方她会拿两片桃酥,用纸包了;或者攥一个苹果,缩在袖筒里,去看哪个弟兄姐妹,关心为啥没来聚会。

往往“三婶子”到了那人的家,那人下星期必到神的家。当然,两片桃酥,一个苹果,不同于今天,在那年代绝对是重礼。

02
祷告多

更多的人来找母亲,是要她为这事那事祷告,因为母亲是个祷告的人。

我不知道她有什么时候,或者有什么事不祷告。她给人家劝架,去的时候边走边祷告,因为她常常是在心里祷告,所以你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祷告,什么时候不祷告,更可以说她一辈子就祷告一次,一次就祷告一辈子。

有时候祷告完了,母亲马上告诉人家答案,这事神说如何如何,说得对方一愣一愣,然后又点头再点头。许多时候,祷告完了,母亲还和人家唠上一课,于是,常有人找到她,不为祷告,就为见见“三婶子”,听她说说话。

当然,母亲有时候也对人家说,“这事我还没祷告通,你回去吧,咱一起祷告……”母亲就领了任务,一天都为这事祷告,有时一天又一夜;更常常一天禁食,甚至两天、三天。她常常说:“神不会不听人祷告,不答应也会有回应。”

我问她,神怎样回应你的祷告?她说,祷告了啥结果,你的心会知道,有时候神也直接叫我看见。

于是,许多不信耶稣的人也来找她,她来者不拒。她说:“虽然他还不是神的儿女,但神就是爱,叫咱为万人代求,我就得替他‘走走后门’……”

许多经她走“后门”的人,后来渐渐走进了天国的窄门。

记忆很深的一件事是,村里有一个叫马*的人,当时才四十来岁,因病住院,后来医院不留了,回家寿衣都已买下。他的父母年老,妻子年轻,孩子年小,一个家庭眼见要散,“为万人代求”的母亲,就跪在神前流泪祷告,然后跑去告诉人家:“没事,这病不要紧……”

当时还惹得那家人很不高兴,连医院都不留了,你还说俺没事,不是睁着眼说瞎话吗?

母亲后来对别人说,她祷告时,神让她看见一个青萝卜,在土里栽着,顶上烂了,但下半部还很好,边上又钻出了新叶子……

现在这人七十多岁了,身体还硬朗,儿孙一大帮。

别人问她,为啥神老是听你祷告?她说:“因为我老是祷告啊。神很爱我们,我们得常常亲近祂才对!”

03
奇事多

母亲极其平凡,就像你我身边的每一位老人一样,所以发生在她身上的一些传奇,越发得非凡,不可思议。

母亲有了我们这一帮孩子后,中国早已是新中国,但却进到一个非常的时期,母亲因为信仰的缘故,常有些麻烦。

有次,一个工作小组为母亲的事,来作特别调查处理。离着村还好几里路,突然有个半大孩子朝领头的人招手:“你是王片长吧,是不是去X X村啊?”

“你是谁?我咋不认识你?”那半大孩子说:“我是X X的大儿子,我娘说你们今天要来,叫我来这接你们……”

原来母亲夜里得了启示,谁要来,穿什么衣服,都一清二楚。几年后,那位姓王的片长,儿子得了一种怪病,偷偷找上母亲,母亲给孩子祷告,孩子好了。再后来,我们这里的教会,就成了最早允许聚会的一家。

母亲身上传奇很多,但有些特别有趣。一次大嫂来问母亲,你昨晚是不是去大明子家串门了?母亲说是啊,大嫂脸一阴沉,你去串个门,给人家搅黄了局。

原来,母亲是去找大明子的老娘闲聊天,但也许聊跑了题,跑到天上耶稣那儿去了。她不知道大明子正请了一个很厉害的人来家里做法事,已经做了两晚。

但这最后一晚上,那人作法,他的神仙师傅却怎么也请不下来,法师感觉哪里不对,就问今天谁来了?结果三问两问,母亲来串门的事就问出来了。法师气咻咻的卷包走人,大明子就拐弯抹角的兴师问罪。

母亲很后悔,说我如果知道他们正干这一套的话,我就多待会,把法师直接吓跑,一定叫他们知道耶稣才是真神。

04
多结果

母亲就是这样一根筋的人。在她的眼里、心里,甚至梦里,都只有耶稣,只见耶稣。

你和她聊天,三句话不离本行,她会不知不觉地说起耶稣怎样怎样,那意思很明显,“你们也快信吧!”

她每次去哥嫂家,一进大门口,嫂子就在屋里说:“了不得,传道的又来了……”

其实,母亲一生无职、无分,没人叫她是“传道人”,但她的确是个传道的人。甚至她不用说,人们从她身上就能看到,或者感到她所传的道。因为她是个有“道”的人,一直活在她所传的道中。

她一生传了多少,有多少人因她所传,得着这道,没人知晓,包括她自己。

母亲不光自己做传道的人,她更帮助那些委身主前,远道而来的传道人。他们来到我家,饿了就吃,倒下就睡,风尘仆仆来,精神抖擞去。母亲说,咱家就是神仆人的“加油站”,他们来就是耶稣来,耶稣特别抬举咱一家人!

别看母亲对外来传道人特别大方,但其实,对我们哥几个,却是相当节俭。

她自己最习惯穿的衣服就是有补丁的那种。在我记忆里,母亲身上的衣服,有些补丁都洗得发白,但从来都干干净净,整整洁洁,甚至让人感觉,补丁补在她衣服上,穿在她身上,都有种发亮的来头。

母亲种什么收什么,一生结果不止。神就从她结的果子中摘下一粒来馈报她,让她受益不尽。

我的妻子就是母亲百般劳苦所结的生命果子。她感谢神的恩典,也感谢婆婆带她认识这位真神,得着美好的救恩。

母亲生命的最后四年是在床上度过的。两个哥嫂因工作等原因,不便太多照顾母亲,她的三儿媳也就是她福音的果子,在床前倾心陪侍,擦洗喂饭,报恩尽孝。

一次,妻子说:“你看看咱娘躺了这好几年,不但身上没长一点褥疮,八十多的人了,皮肤还像抹了油似的,跟小孩子一样光滑。我想起圣经上说,耶和华给信他的人铺床,一点不假啊!”

我说:“神是借着你来给咱娘铺床啊!”

转眼间,母亲已走了十多年,但她从未离开。她生前的祷告,依然在改变着我们,我也从一个浑浑噩噩有名无实的基督徒,成长为基督的门徒,进入了教会的侍奉。

而信仰中每每经历软弱挣扎,就想起平凡的母亲那非凡的传奇。母亲引领我所认识的这位神是真的,我要像母亲那样去真的信。


来源:今日佳音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