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身为离休老干部和坚定的无神论者,父亲如何信主?——一名中医的见证

[ 671 查看 / 0 回复 ]

耶稣名字的含义:“祂要将自己的百姓从(他们的)罪恶里救出来。”

朋友们,从耶稣的名字,你能看见什么?看见神的爱,耶稣来到世上,不是为了惩罚人,而是为了救人。神爱世界上的每一个人,巴不得把他们都救出来,成为神的儿女。只要这个人听见了耶稣是救主的消息,愿意相信,这人就得救了。“神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祂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01

从一名无神论中医到“逢庙必拜”

什么叫信?信就是接受。我以前是中医,天天给人扎针和开药方。很多西人从来没有扎过针,也没喝过中药,但是因为相信,他们就愿意让我把一根根小针插入自己的身体里,也愿意喝下味道可怕的中药。这就是信。若没有信心,就没有办法看病。相信耶稣也是一样,你要运用信心,愿意接受耶稣是你的救主。

至于我自己信主的经历。经历了无神论,又到有神,再到信独一的真神。我从小到大都是在无神论的教育中长大,不相信有神。手把手教我的中医师傅得了不治之症。最后的时刻,他大喊大叫,一只手拉着我的手,另一只手指向床头,眼睛瞪得大大的:啊!啊!啊!一边使劲儿指床脚,再指自己。就在这样恐怖的气氛中,他落了气,眼睛一直瞪着,闭不上。

我一直不明白这一幕。很快又发生了一件事情。我们家楼上发生了人命案,两个歹徒劫持人质,为了勒索钱财,最后是警察开枪把一个歹徒打死在房间里。我家住六楼,出事的是顶楼七楼。从那天以后,楼上都搬空了。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每天半夜楼上都发出很大的声音,声音大到把我们全家都吵醒了。清清楚楚听见打斗的声音、凳子倒下来、脚步声等,跟那晚一样。老人说是闹鬼,我们却一点儿也不害怕。这样闹腾了半年,就慢慢消失了。

这两件事之后,我们夫妇的思想转变了,从无神变成有神,除了我们眼睛可以看见的这个世界,一定还存在另外一个眼睛看不见的世界。我先生说,一定有灵魂,聊斋志异中讲的那些故事,一定是经历过的人写出来的。我的师傅在他临死之前,灵魂要出窍的时候,一定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要带他走。

当时,我们两个正在准备移民,不想得罪谁,从此就逢庙必拜,既然知道有灵界,哪路神仙我们都不要得罪,平平安安去加拿大才好。


02

教会的爱使我向耶稣举手

到了Winnipeg,接触到教会,从来没有见过一群那么喜乐和善良的人,他们说着广东味很浓的普通话,从各方面帮助我们,传福音给我们。我在圣经中看到一句话:“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约11:25-26)这句话好像有一个钩子,钩住了我的心。那时我的父亲有病,肝癌的可能性很大,这是我内心的阴影,我极其害怕失去父亲,想到未来,极其绝望。

然而,这句话犹如在夜间远方闪亮的灯火,给了我生的希望,吸引着我要向那个方向过去,看个究竟。

在一次布道会上,放了一部电影,内容都是关于生离死别的镜头,好好的家人、朋友,一下子就没有了。电影触动了我内心最软弱的地方:远方的那盏灯火啊,我正在往那个地方走啊,现在还没看清楚啊,可是万一、万一这路上有一个死亡的黑洞,我父亲就掉下去了,或者我就掉下去了,再也到不了那灯火跟前了,怎么办?神说的那句什么不死,什么复活就再实现不了。

这么想着,我就像抓住了一根稻草那样,用一点点微小的信心,把手举起来,伸向那个灯光的方向,心里说:我愿意得到它,尽管我还不太清楚,可是我不要错过任何可以救我父亲的机会。那天晚上,我就举手愿意信耶稣。举手,并不代表我懂多少圣经,而是代表我以前背对着神,现在愿意转过背来,朝向神的方向去追求。

就因为那么一点点的信心,让我愿意相信耶稣,就连这点信心都是神给我的。当心门一打开,耶稣就进到我里面来了,而且神说话算话,不但救了我,也救了我的父亲。


03

爱国爱党的父亲罹患肝癌后

在我信主不久,很快我父亲确定是肝癌,而且是晚期,只有1-3个月的时间。我都哭死了,赶快回国,赶到他的病床前,只有一个心愿,传福音给他,让他能够信主得救。

我父亲是离休老干部,早年在波兰留学7年,是汽轮机的专家。他十分爱国爱党,是坚定的无神论者,一开始自然不肯相信。问了我很多问题,神在哪里?全世界的人一起祷告,神听谁的?我答不上来。还好,我带了不少资料,就去翻书,一翻就翻到,读给他听,他明白了,我也明白了。在这个过程中,我迫切祷告,求主救他。

最难的,是他不肯承认自己是罪人,认为自己一辈子两袖清风,何罪之有?他说:“你那个耶稣是第一大好人,我就是第二大好人。”得这个病有几种致命的并发症,其中一种就是门动脉破裂的大失血,一旦发生,是无法抢救的,当时在中国大失血之后最长的生存记录是4天,是上海的一位作家。

可怕的时候来临,父亲吐血了,一口口的血吐出来,我们用小盆子接着,再倒入大盆子,很快就是大半盆的血,来不及接的,就吐在枕头上、毛衣上。

我的天啊!我向主呼求,求主拯救我爸爸,他还没有信主啊!上帝啊,您不能就这样让他走啊!因着神的怜悯,我父亲打破记录,神又多给了他一周的时间,就在这段时间里,我拼命祷告,他终于愿意承认自己是罪人,愿意接受耶稣是救主了。我没有带人归主的经验,打电话给我在Winnipeg的王牧师,请求他能再带领我父亲做一次决志祷告,他答应了。

父亲的出血终于停下来,因为他失血过多,医生给他输了血,但是没有任何治疗的方法,只要是出过一次血,就很有可能再发生。那时,我们的心时时刻刻都是悬在半空的,这次是挺过来了,可是不敢想下一次。

我时刻守在他的床前,紧紧盯着他的脸,仔细观察着他的表情,只要一有痛苦的表情,我就马上祷告,让他没有什么痛苦。


04

已故父亲的笑容凝结在脸上

有一天,白天他醒来,脸上一副心满意足的表情,问:“有两个孩子坐在我的床上吗?好可爱啊!我没有见过那么可爱的孩子,实在太漂亮、太可爱了!”我说:“没有啊,没有孩子在您的床上,您是不是看见天使了?”他又说:“有一个人进来了,要给我换衣服吗?他抱着一个白被子。”我说:“爸爸,没有人进来啊,没有人要给您换衣服被子什么的。”他也不说什么,只是一脸的喜乐满足。我相信他是看见天使了。那时阳光照进病房,他好长一段时间沉浸在喜乐满足当中。

就在我父亲第二次吐血前的半个小时,中午的时间,远在Winnipeg的王牧师打来电话给他,他们交流了大约半个小时。王牧师说,那天他探访回来很累,已经半夜了,突然有感动要打个电话给我父亲。感谢主的恩典,没有错过这个时间,因为若是再晚一点就不能了。

电话一打完,我父亲生命的最后时刻终于来了,他第二次开始吐血,这次吐了很多血,越来越虚弱,夜幕降临,父亲到了弥留之际,不能睁开眼睛,也不能再说话。我看到他心脏跳动的数字从160下很快直线下降到80下了,我知道父亲要走了,这时是半夜12点多,我对父亲说:“爸爸,天父要接您回天家了,我唱一首小夜曲送送您吧。”

唱什么呢?刚信主,我只会唱平安夜的第一段,我就连着唱了三遍。我爸爸听着,他的心跳不再下降了,维持在70-80下跳着,他在听呢。

你想像一下当时的情景:病房的空气中满了血腥味儿,弟弟在卫生间发出狼嚎般的痛哭声,我母亲在病床边哭泣,我却在唱歌。这可是我以前最最害怕的一刻啊,但是当时却一点儿也不害怕,充满了平安在心里,因为我知道父亲已经信主得救了,神说信祂的人不会死,死了的必要复活。

当我的歌声停下后,父亲的心跳稳定了一小会儿,马上就一下子降到0,他就离开了。我观看他的面容,非常安详,跟我的师傅简直是天壤之别。

当晚,我们把他送入了太平间。第二天一早,我们又来到医院的太平间看他,当从冰柜里把父亲的遗体取出来,打开白布一看,失声叫起来:“啊!快看!爸爸在笑呢!”看见他满面的笑容凝结在脸上,每一条皱纹都笑出来了,好像做了美梦一样。

看见这个情况,我妈马上不哭了。我一下子就明白了:我做对了,神用父亲的笑脸告诉我,父亲得救了,没有死亡可以把我们分开。从那以后,我就相信神说的每一句话了,神说耶稣是唯一得救的道路,我就坚定不移地相信了。

我来到加拿大17年,能够得到的最好的祝福,就是信了主。这不是我的功劳,这是神的恩典,“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也不是出于行为,免得有人自夸。”(以弗所书2-9)既然是恩典,就不是赚取的,是白白得到的。为什么是白白的呢?因为人是无论如何也付不起救自己不死的代价的。

神因为爱我们,神就来付代价了,祂付上了自己的独生爱子耶稣的血作为代价,才能把罪人给救出来。耶稣为你而诞生,来到这个世上,就是神爱的明证,是神爱你的具体行动!

转自约瑟的家
百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