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武汉作家为我们揭露现实后,我们当何去何从?(2/3)

[ 889 查看 / 0 回复 ]

作家为我们揭露现实后,我们当何去何从?(2/3)

02 探寻真相与出路

FFang的日记,笔触犀利,用语大胆,让人读来脊背有阵阵凉意。她文字中呈现出的,是和大众媒体所渲染的不一样的视角。她在媒体都在渲染悲情时拷问人性,赞扬奉献时关怀个体……

很多人开始不吝赞美,认为她是“作家的良心”。

然而,并非所有人都欣赏她的做法,理解她的意图。很多人也质疑她的努力,认为这种揭露给人造成了不安和恐慌,对于疫情下本以如惊弓之鸟的大众徒增烦恼;也有人认为她只是揭露,却没提供出路,让人陷入绝望的情绪中,不如一开始就让大家在“岁月静好”中安歇。

其实,FFang所做的,只是尽到一个作家应尽的责任,或者只是一个有责任感、有良知的公民应尽的义务——呈现真相,表达自我。

自古以来,知识分子就应肩负“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使命。作家的本分不就是描绘现实,呈现真相,启迪人对生活的反思吗?假如有人因为尽了这样的本分,而被误解为给人造成惶恐与不安,这是多么大的悲哀啊;也有些基du徒知识分子,因为她揭露现实、无法提供出路就否定她的做法,更是让人寒心。

其实,FFang所做的,不过是尽一个作家的本分,不能将其捧上天,也不能贬到地。事实上,FFang自己也深知在疫情的灾难面前,文学的力量微乎其微,但她忠于自己的文字和内心,这就足够令人感佩!

以基du徒的视角来看,FFang、以及一切有独立思考和担当的知识分子,他们的所思和言说,显明了上DI的普遍恩典,使用上DI赋予的恩赐尽到各人的本分,唤醒更多人认识并肩负起自己的责任。但文学和艺术本身,并无法承担救赎,优质的文艺作品,只是引发反思、探寻出路,但无法带我们进入彼岸。

正如神学家巴文克在其《我们合理的信仰》一书中所言,“艺术不能填补理想与现实之间的鸿沟,不能将彼岸的异象变成此岸的现实世界。它能把遥远迦南美地的荣耀展现给我们,却不能引我们进入那片圣地,成为该地的公民。”

但同时,巴文克认为艺术仍然是有极大的价值。我们不能因为艺术没有带我们进入彼岸的“途径价值”,就否认它的“指引价值”。普遍恩典虽然不能让人得救,但它在理智和道德上预备人心、遏制罪恶、引人反省,为福音铺路,使人更倾向于接受福音。艺术本身的价值仍在那里,如果用得合宜,仍是荣耀神的,因为一切美善的恩赐都是由神而来。(参 《雅各书》1:17)

其实,指示到达彼岸的道路,恰恰是我们基du徒应尽的本分,“有人问你们心中盼望的缘由,就要常作准备,以温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彼得前书3:15)

在这当前的阴影下,我们更应该反思自己:我们的信仰能否通过我们的话语、行为和公共关怀意识,给人提供真实的可触摸的出路?

待续……


文章来源:今日佳音节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