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当时的我,只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

[ 610 查看 / 0 回复 ]

当时的我,只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

/ 云柱

初入职场,已心力交
王小波在《黄金时代》中曾这样说:
那一天我21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后来我才知道,生活就是个缓慢受捶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逝,最后变得像挨了捶的牛一样。
今年毕业前夕,我并未意识到这一点,只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
上班第一天,办公室里的同事对即将到来的实习生们有一番评头论足:
家里什么背景呀?
父母当老师的,没钱,但听说跟市里某位官员是亲戚……”
国外学历水分大,来了还得当爷!
别管能力强不强,要看能不能拉几个项目。
教小孩做事最烦了,增加工作量!
可惜长得不行,要是帅哥,能力不足至少养眼。
……
想着自己刚被拷问完了一遍,长像极其普通的我,背脊一阵凉风扫过。
初入职,总想保持低调,小心翼翼地练习职场丛林的生存法则。不曾想除了面对日复一日磨炼耐性的工作,还要面对不给转正、甩锅上级的威胁、互相攀比、揶揄酸话的同事、暗中伺机踩你一脚的同辈。我常因复杂的人际关系、过长时间的加班,以及与公司的狼性文化格格不入而被折磨得心力交瘁。

青春无价,却无力回
世界评价成功的标准很简单:更多的钱、更高的地位、更深的学识、更好的名声……刚踏入花花世界的征途,感觉自己会永远不知满足,被潮流、物质、金钱、能有996是福的幻像裹挟着起起落落。回过头,发现自己什么都没有,只能以付出仅有的时间去交换一张张谋生入场券。
青春年华不过是一副被迫拿出来交换的筹码,工作好像一个衡量利益的天平,你的全部资本被摆放上去供人挑挑拣拣。搏一搏吧,如果运气好,30岁跻身中层,就可继续压榨下层;运气不好,年轻廉价劳动力被消耗殆尽后,等待被社会抛弃。
如此这般浑浑噩噩地活在世界上,快乐和痛苦早就分不清了。
在电影《饥饿站台》中,描绘过一种吃人的社会。在未来的反乌托邦国度中,囚犯们被关押在垂直堆叠的牢房里,每间牢房的地板正中央都有一个长方形的大洞,贯通所有牢房,一张能升降的方形餐桌,每天从顶层下降,传送美味佳肴。但下一层的人只能吃上一层人剩下的残羹。所以,靠近顶层的人能大肆挥霍吃得饱足,底层的人则因饥饿而人吃人。餐桌每下降一层,离万劫不复的深渊就更近一步。难道人在世上,就是为了忍受摧残,一直到死吗?

追寻理想,竟落入自
人生无意义。真正这么想并以此而活的人并不多。西方普世的精英立场告诉我,人应该有一个诗意的世界,去构建一场以理想为本的人生。
为一个理想而活,或许是对抗不公不法,或许是心怀无私想改变世界,也或许只是满足眼前。通过工作似乎能赢得理想人生,这是很多人把工作当作人生价值的原因。
圣经中的所罗门被视为古代以色列最伟大的国王之一,他充满智慧谋略,还是一位虔诚敬拜上帝的诗人。以色列王国在他执政时期达到了巅峰,国力远胜列邦。但他仍然提到我恨恶一切的劳碌……因为我得来的必留给我以后的人……故此,我转想我在日光之下所劳碌的一切工作,心便绝望……人在日光之下劳碌累心……因为他日日忧虑,他的劳苦成为愁烦,连夜间心也不安。(参《传道书》2:18202223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参《传道书》1:9
所罗门有理想,并能目标明确,努力奋斗,且结果卓有成效。但即便是当时炙手可热的所罗门王,依旧不能从巨大成就中获得满足。
为理想而工作,去建构人生意义的人,心灵处于不可调和的割裂状态,因为工作的意义在世间是一件虚构的事。人无法为工作的意义而活,即使能捕捉到一点成就带来的满足感,也会被更大的空虚反噬。最终一切都会消散,无人记念。

追逐享乐,却深陷苦
若不能构建理想人生,活在当下、追逐快乐,也是退而求其次的好方法。
你或许能因着热爱而快乐地工作,从而获得满足感。但其实,类似的热情都深植于对失败的恐惧甚至对成功的渴望中,它或许也能令人对及时行乐上瘾。
被工作绑架的热忱,无法持续产生力量。为追求快乐去工作的背后,是难以察觉的偶像崇拜——充满自义、想要出人头地、证明自己,或是通过满足私欲、享受征服带来的快感。是以自我为中心。
就像《指环王》中的那一枚小小的魔戒,只要戴上它,你就成为了唯一真实的存在,其他的一切都不再重要。
在找寻工作时,因着一场场的面试,你被不断挑拣、拒绝;在得到工作时,因着一天天的加班,你丝毫没有力气活得体面;项目进展顺利时,你担心严苛的评估和重复性工作带来的无意义感;项目进展不顺利时,你又在怀疑自己的能力,一遍又一遍地接受自己本不该如此的残酷打击。
人在工作中,露出吓人的獠牙,像蝎子一样吊起高高的毒尾,在伤害别人后云淡风轻地说一句这是我的本性
就在这纷繁复杂中,年轻的生命不得喘息,忽就发觉这人世间到处充满着庸俗的大合唱,谁一旦对它屈服,就永远沉沦了。可惜我正是其中一员。
最终我不得不承认,人生就是一场苦役,只有当背负起各自的罪责,才能体会到人生的真谛。

因着有他,我不再怕
能自食其力后,我常常向外寻找人生意义,向内发掘存在的价值,但工作从未给我带来真正意义上的满足感。一代过去、一代又来,地却永远长存(《传道书》1:4),我不过是卑微的一粒尘土而已。尽管通过工作可以有某种成就感,但这背后所附加的安全感、价值感却是世界无力提供的。
人在俗世中奋勇争先、追名逐利,其实也正在把自己推向吞噬一切意义、尊严、灵性的深渊。在外部世界找不到安息,人就会对世界做出消极抵抗,拼命抓住身边的慰藉,可能是酒精、暴食、无休止的刷手机,或是在一段关系中折磨对方。
耶稣在圣经中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参《马太福音》11:28
人真正寻求的平安,只能是超越自我和世界,同时直面灵魂需要的平安。只有耶稣才能带给人。
究其根本,人不是渴望征服工作,而是渴望被永恒征服。忙碌的工作只是一副面具,上帝自己隐藏在面具背后,借着人的困境难处,他赐下活水般涌动不息的喜乐,并引领人重新定义理想。这不就是我在苦苦追寻的,我以为生命应该有的永恒和无限吗?
虽然深渊与深渊响应,但上帝的波浪洪涛漫过我身(参《诗篇》42:7)。上帝把工作视为一种表达崇敬和赞美的献祭,他用应许的蜜糖涂抹了工作的辛酸。由此,我不再害怕工作,因为我尝到主恩的甘之如饴,这是我对抗无意义的秘诀。
上帝从世界的淤泥中,把我拉上来,使我站立在磐石上,脚步稳当;上帝使我软弱的手健壮,无力的膝坚固。他对胆怯的人说:你们要刚强,不要惧怕,我是拯救你们的(参《以赛亚书》35:4);上帝使烦燥不安、内里发昏的心最终因救恩快乐。
最终,借着工作,我见证出上帝的鲜活。顿时,无垠的黑暗终于裂开了缝隙,光透了进来。

摘自《海外校园》
最后编辑齐鲁 最后编辑于 2020-11-27 20:09:14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