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不懂爱的孩子,终于获得幸福的能力

[ 520 查看 / 0 回复 ]

不懂爱的孩子,终于获得幸福的能力

作者:高洁

01 疫情下的牵挂

我是武汉人。尽管在北京生活了十多年,我仍觉得自己是一个地道的武汉人。按原计划,2019年年底我会与先生、孩子回武汉过年的,票也抢得比往年顺利,我们还特别预留出两周在武汉的时间。对此我很期待。而且说来有意思的是,过去的我并不喜欢回武汉,因为我以前和家人关系并不好,家庭中有很多破裂的关系和苦毒的情绪。但是感谢主,因着祂,我们的关系渐渐在修复。神给了我很多美好的盼望,祂在救赎我的家人。

然而,突发的疫情,打乱了我们的计划。我退票没两天,武汉就封城了,一切发生得太快,我都没时间反应过来。

我很感恩,到目前为止,我在武汉的家人基本平安。可是,每当我看到那些生病的人所遭受的痛苦,我的心也特别痛。很多夜晚,我睡不好,担心他们,却又和他们隔那么远,心里觉得无力,经常想着想着枕头就打湿一大片。

上帝的圣洁与公义诚然让罪人在祂面前完全无法站立,我们的灭亡何其理所当然。然而祂何尝不迫切希望我们快快悔改!当审判降临时,当灵魂灭亡时,没有人的心比神的心更痛。

然而,我们的主,祂不是杀戮的暴君,祂是良善的神。祂在掌权。我虽不知道为什么神让这件事以这样的方式发生,但是我知道神是良善的,这一切背后一定有祂良善的美意。而我们可以把我们所爱的人完全交托给祂,因为祂来了,是要叫人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祂是好牧人,是为羊舍命的好牧人!(参《约翰福音》10:10-11)

02 家:拼命想逃离的地方

我是在2008年大二结束后的那个暑假,在新西兰旅游的过程中信主。短短的三个月,生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今看来,其实一切都有很长时间的铺垫。正如《圣经》上所说,“我未成形的体质,你的眼早已看见了;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你的册上了。”(《诗篇》139:16)上帝对我们生命的一切早有安排,哪怕是过去经历的苦难,如今看来都是化了妆的祝福。

我的原生家庭非常破碎,从我记事起,就没有多少父母在一起的欢快场景。可以这样说,在我信主之前,我对家庭的记忆都是封闭的,因为有些记忆太痛苦。后来信主之后,上帝带领我再去面对那一切,我才慢慢回忆起过去的一些事情。

记得我父母年轻的时候常常“热战”,一言不合就大吵,甚至动手开打。后来,随着他们年纪的增长,慢慢从“热战”变成“冷战”。有那么一段时间,母亲常常因为吵架离家出走,那时我常到处找不着她,给她BB机留言也不回复,我就站在阳台上,站很久很久,眼巴巴地望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希望看到妈妈回家的身影。

后来到了高中,在学习最辛苦的那段时间,也是父母关系最恶劣的一段时间。那时,家里不大的房子,他们在同一个屋檐下,可以做到三年彼此不讲话。如果有什么必须要说的事,就通过我来传话。没有这样经历的人可能很难想象当时的情景。

在这样的环境下,看到父母这样冷暴力虐待彼此,我的内心越来越封闭,甚至开始对他们产生强烈的怨恨。可以说,在我信主以前,“家”这个字从来不是和温暖、安全感联系在一起的;“家”,对我来说是一个痛苦、冰冷的地方,是我拼命想逃离的地方。这也是为什么,在高中那段时间我拼命地扑在学习上面。一方面,我以学习麻痹自己,好不去想家里的种种;另一方面,我想要考到省外,不管在哪里,只要远远离开这里就好。

那段时间的拼命学习,最后有了回报。我也没想到会考进北大。如今想来,这也是上帝的安排,是祂的恩典。在我离家后不久,我的父母就悄悄地离婚了,他们也没有告诉我。以至于到了现在,多少年过去了,他们仍然没有正面去谈这个事情。我记得当时,只是有一天放假回家,发现爸爸的东西都不见了。我也没有去说些什么,因为心里清楚,这是必然会发生的事情。当时我的心肠也非常冷漠,他们走到了那个地步,我也没有流过一滴眼泪。

03 心里种下福音的种子

在北大学习的第一年,在国际关系学院里,我上了一个很好的外教的英语听说课。我记得在外教的课上,常常听到一些很让人感到温暖的、有爱的内容。他常常用一些经典歌曲教我们美国的文化。其中有一首歌给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歌名叫作Butterfly Kisses。这首歌讲的是父亲对自己小女儿的爱。后来我才知道,这是一首经典的基督徒歌曲。我听了之后内心有很大的触动,但同时我也觉得世界上不可能有这么温暖的家庭。

所以,课后我也去找他,想知道他为什么会在课上讲这些内容。他并没有直接和我分享什么,只是把我介绍给一个住在香港的美国老奶奶,说她可以和我更多地分享。后来我就和这位老奶奶通信,她人非常好,也会找机会来北京看望我。在看我的过程中,她给我讲《圣经》,也为我祷告。其实当时我也不懂这些,加上我那个时候英语很一般,她讲的很多地方我也不明白。最后她送给我一本《圣经》,我接受了她的礼物,可是内心很难接受她说的话,毕竟我是在一个无神论的背景下成长起来的,很难接受上帝的存在。

尽管如此,上帝借着这件事情在我心里种下福音的种子。

大二,那是我学业最辛苦的一年。我需要修两个学位,又决定要出国,所以也需要考一些英语考试,压力比较大。当时,我们寝室有一位室友晚上打呼噜有点严重,我因为学习压力大本身精神上就有些敏感,后来因为呼噜声就更加恶化为神经衰弱,以至于当时有一周几乎没睡觉,处在精神崩溃的边缘。

一个周三,内心十分抑郁,精神也有点恍惚,我走出北大的小西门,在那附近乱逛,无意间看到不远的海淀教堂,于是就走了进去。我当时悄悄地坐在副堂的最后一排,哭了一整天。后来,我回到寝室,那天晚上居然睡着了。难道是上帝听到了我的哭声?但我还是愿意把这件事归结到心理作用,毕竟发泄了一整天的情绪,可能就放松下来,容易入睡了。

后面的日子里,我似乎比较容易进入睡眠,我也依然很拼命地学习,每天学到十二点睡觉,第二天六点爬起来继续自己的功课,没有双休日。在这个过程中,我也在反复思考一个问题,或者说有一个画面反复出现在脑海里:我似乎在爬一个梯子,那个梯子好高好高,看不见顶端,而且很多人都在一起爬。我的前面有人,后面有人,旁边也有人,都拼命地想爬到梯子的顶端。但是梯子顶端是什么呢?我不知道。只是听人告诉我说,等到了顶端就可以得到我想要的幸福生活。但是,万一这是一个谎言呢?当时,我就有一个很深的恐惧,心想我那么努力,万一这一切都是白费的,那顶端不是真正的幸福,怎么办?而且,我也问自己:什么是真正幸福的生活呢?我不明白。

04 其实都不是“巧合”

2008年的那个暑假,假期很长,经历过一年的辛苦之后,我也想有好的休息,于是决定去新西兰探望我的小姨。当时,我的小姨已经信主了,周日去教会的时候必定会带上我。她当时去的是一个华人教会,我每次被她带去后都有些不耐烦,因为我觉得我虽然来这里旅游,但也是想多学英文,利用每个可以学习的机会,不想总是去讲中文的地方。我小姨知道我的想法后,就说,行,那就不去华人教会,我们找一个当地人的教会看看。于是我们就在一个周日,在附近找了一间当地人的教会。

去教会的那天,发生了很多很巧的事情,让我一进教会就有一种亲切感,想要留下来。在当天的聚会结束之后,牧师在台上说,有谁需要祷告的,可以到前面来,有志愿者为大家祷告。我当时心想,祷告嘛,就像体验异国文化一样,反正是得到祝福,也不吃亏,于是就上去了。台上有一队志愿者分别为每个人祷告。轮到我的时候,有一个人前来,在祷告时按手在我头上。当时他的手放在我头上的时候,我闭着眼睛,却看到我的一生像一个老电影那样,在我眼前很快放过去。虽然是那种不太清晰的影像,但是我很确定,这个电影讲的是我。

尽管当时我仍然不信上帝,但我心里隐隐知道,上帝让我匆匆瞥到我的一生,让我看到我的过去、现在和将来,目的就是要让我知道,祂一直在那里,一直在我的生命里,哪怕我还没有相信祂。而且,即使在那段最痛苦的日子里,祂也在那里。我当时一直哭,不是那种难过的哭,而是被释放之后的那种哭。封闭多年的情感——对爱的渴望、对家庭的渴望,那些曾经被我冰封的感觉,全部如同开了闸后的洪水一般,汹涌地倾泻了出来。

我所经历的正如《圣经》中所写的那样,“从你们的肉体中除掉石心,赐给你们肉心”(《以西结书》36:26)。我曾经以为自己已经死去的那一部分,在那一刻,又活了起来。

然而,在经过这个事情之后,我仍然拒绝承认上帝的存在。无神论的思想根深蒂固,我真的很难去接受上帝。但是在这之后,又发生了很多奇妙的事情。当时我的英语并不是很好,而新西兰英语带着很重的口音,所以刚到新西兰时,我很难听懂当地人讲什么话,更别说听明白牧师的讲道了。于是,当时我在心里对上帝有一个“挑战”:上帝,你既然那么想让我信你,可我连牧师的话都听不明白,怎么信你呢?

然而,到了下一周我再去教会的时候,奇妙的事情发生了——这个牧师说什么我都听得懂,不论是很难的圣经上的话,还是日常的一些话。但是其他人的话,我还是听不大明白,就是单单明白这个牧师的话。当时我心里很惊讶,开始渐渐相信上帝的存在。

不过,我心中还是有两个很深的问题,阻碍我完全相信上帝。第一个问题是,我看到佛教徒求神拜佛,也看到基督徒祷告,这两个有什么区别?我特别不喜欢求神拜佛的那种祈祷,很被动,好像什么都不用干,去拜了拜后,就等着天上掉馅饼。那基督教是这个样子吗?在发出了这个问题后,牧师在接下来的周日讲道讲的就是这方面的问题。当时我就很惊讶,我又不认识这个牧师,没和他讲过话,他怎么在周日讲的话正好解答了我的疑惑呢?

在接下来一周,我发出了第二个问题,那就是上帝对婚姻的看法是什么?我那个时候觉得我不会结婚,也不可能结婚,而且我也没有和人谈过恋爱,因为觉得最后不可能有什么好结果。然而,接下来那个周日,牧师就讲的是基督徒的婚姻,还呼召所有单身的人到台上,为他们祷告,求上帝来掌管他们的婚姻。我也上去了。

我感到特别不可思议,那两个困扰我的关键性问题,上帝竟然都用这种方式回应了我。之后的日子里,又发生了大大小小很多事情,让我知道,这么多我以为的“巧合”,其实都不是巧合。因为当上帝要抓住一个人的时候,这个人怎么都跑不掉。

05 破除婚姻偶像

后来的某一个晚上,我独自在自己的房间,那个时候也没有人教我怎么祷告,就是突然很想叫上帝为“天父”,以儿女对父亲的方式和祂讲话,心里充满了对祂的爱。

那天晚上,我也突然特别想为将来的丈夫祷告。祷告了很多,其中也特别说到,求上帝使我的丈夫有比我更大的信心,完全跟随主。然后,第二天,我小姨带我去了她的一个查经小组,小组结束后,带领人的妻子坚持我和她单独祷告。她的祷告内容和我前一晚为我将来的丈夫祷告的内容特别相似,而这些我之前都没有和她提及。所以,那天我心里就觉得,上帝真是要救赎我将来的婚姻,祂要在我将来的婚姻中彰显祂的作为,让我看到我的婚姻和我父母的有多么不一样。

然而,这个对婚姻的念头,后来在我的心里却慢慢变成了我的偶像。所以,上帝在后面的日子里又要做破除偶像的工作,才能让祂所赐的礼物不会在我手中溃烂。

在新西兰的三个月旅程,令我的一生完全改变,我也在受洗归主后,回到了国内。当时不知道如何找教会,只是再次去到了海淀教堂,正巧遇上英文团契开始不久,心里有感动留下来。在那里,我认识了很多爱主的弟兄姐妹。

当时,有一个年长的基督徒带领我查经,在一次查经结束后,他意味深长地对我说:“你需要将你心里最宝贝的东西献给主,就像亚伯拉罕将他最心爱的儿子献给主一样。”他当时一说完,我就知道他指的是我心中对婚姻的想法,尽管他并没有意识到。我虽然没有去找人谈恋爱,但是我认定上帝要赐给我美好的婚姻,并且让这个念头完全占据了我的心,超越了上帝在我心中的位置,成了我的偶像。我知道上帝借着那位年长的基督徒提醒我,我要完全献上婚姻为祭。而这是2009年2月份的事情。

从那天起,我就很想献上婚姻为祭,心里说要献,但不久又会把它拿回来。如此反反复复,都没有真正交托给上帝。

直到2009年8月,发生了很多事情,面对很多困难。那时,我的一个感动就是要禁食祷告。那是我第一次禁食祷告,在这次祷告中特别为完全献上婚姻而祷告。那一天过去后,也没有什么神奇的事情发生,只是心中感觉轻松很多。

到了9月份,我的生日临近时,我不知为什么,特别确信上帝要在我生日这天给我一个很大的礼物。我并不知道会是什么,但是到了我生日这一天,我和好友聊天,我们聊到了婚姻方面的话题,我突然惊喜地意识到,原来我心中这个婚姻的偶像已经破除了,我没有紧抓着它不放了,我这辈子不结婚都没有关系,我相信上帝会给我最好的安排。我当时特别喜乐。原来,这就是上帝要给我的生日礼物!

奇妙的是,两个月后,我就遇到了我现在的丈夫。现在我们组建了家庭,并且因着上帝的赐福,有了一个可爱的宝宝。每次,我看着我们的孩子,都觉得特别感恩,因为他有不仅深爱着他、还深爱彼此的父母,也有一位以慈爱怜悯看顾他的上帝。

如今,我也在上帝的感动下学习去原谅、去爱自己的父母,与他们和好,并且也为他们守望祷告,愿那救我的神,也成就那救赎的大工在他们的身上。过去的我想逃得远远的,快快远离他们,逃离这一切的伤害,如今,我知道上帝要我去爱他们,纵使有许多困难和挣扎,我也需要靠着上帝的爱去走进他们的生活,因为从主而来的爱永远不是逃离,祂的爱能遮盖一切的罪。

感谢主,是祂让我们的石心变成了肉心,化咒诅为祝福。信主以前,我从未想到会有今天的一切,“然而我今日成了何等人,是蒙神的恩才成的”(《哥林多前书》15:10)。

本文曾在“八福伙伴陪你成长”微信公众号发布;

收录此书略有修改

主耶和华如此说:

看哪!我必亲自寻找我的羊,

将他们寻见。

- 以西结书 34:11 -

- End -

作者简介:

高洁,出生于湖北武汉。2006-2010,北京大学国际政治经济系,经济双学位。现居中国北京。目前在主内机构从事文字工作。最喜爱的经文:“你要专心仰赖耶和华,不可倚靠自己的聪明, 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认定他, 他必指引你的路。”(《箴言》3:5-6)

来源:今日佳音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