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遇见天使

[ 107 查看 / 0 回复 ]

遇见天使

张星辰

陌路相逢
2009年夏天我第一次去美国的外公家,在匹兹堡下了飞机,乘出租车去外公家的Murrysville镇。到达那里后,司机看信封上的地址,说那是条小街道,找不到。他建议我回匹兹堡市中心的旅馆先住一晚,第二天再来,但我看看时间,才下午三点左右,就说:“你开车走吧,我自己找。”他说:“如果天黑了你仍找不到怎么办?”我说:“睡在路旁,明天继续找,总能找到的。”
出租车掉转头走了,我沿着22号公路向前走,并到路旁附近的商店打听我外公家的地址怎么走,问了几处都说不知道。我又绕到另一条公路继续向前走,走到一个好像是办公室的地方就进去问了一下,一个年轻男士告诉我:“在路的另一端,已经走过了,需要往回走。”他还为我画了一张示意图。我表示感谢后提着大提包沿着公路往回走,公路上穿行的都是汽车,根本没有行人。夏日的骄阳晒得我浑身汗淋淋的,已经一个多小时了还没有找到外公家。
正当我低着头向前走时,突然一辆小汽车停在我眼前,车上一位美国女士招呼我上车。上车后她问我去哪里,我拿出外公寄的信封让她看地址,她很快就把我带到外公家。我连让她到家里休息一下都没说,心里感动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想到记下她的名字和电子邮箱,回中国后好表示感谢,我只知道她叫莎琳(Sharlene)。
如今的世道人情淡薄,在异国他乡遇到一位如此善良热情的人,真是让我十分感动。回到中国后,每年圣诞节和中国春节我都要给她发个邮件,表示节日问候和感谢,我也只能用这种方式表达我内心对她的感激。

房产难题
2014年8月外公突然摔倒去世,当时母亲在美国外公身边,就打电话让我赶快过来。我回到那里,因为和母亲对美国的情况都不了解,很多事情不知道如何做,真想能有人帮忙。这时,匹兹堡基督教东区教会和匹兹堡华人宣道会的信徒们得知后,便热情地帮助我们,让我们渡过了那个难关。我们看到教会的人如此热情,感到基督徒是很特別的一群人。在教会的帮助下,我们越来越多地了解到耶稣是上帝的儿子,为赎我们的罪而被钉死在十字架上。这让我明白了教会里的人为什么那么有爱心,原来是从主耶稣那里来的。后来,我和母亲悔改接受了主耶稣并受洗归入主的名下。
签证到期了,我必须离开美国回中国,但是外公的房子还没有办完继承手续,看护房子成了大问题。这时教会帮忙找到一个刚来匹兹堡工作的华人住到外公生前的房子里,我们的条件是不用交房费,但是水电费要自付。该女子大约三十多岁,每天要我母亲为她做饭吃。我母亲八十多岁的人了,还得给她做饭,我觉得不合适。几天以后,我提出吃饭要交伙食费,而她不但不交饭费,有一天趁我不在家竟不辞而別!母亲在她身后大喊叫她等一等,她却开着车一溜烟跑了。后来我对母亲说:“她不交饭费是小事,如果把房子交给她恐怕麻烦就大了。”
那个华人跑了,回中国的时间很快就到了,看护房子的问题还没有着落。半年时间不在美国,房子没人看护怎么行呢?我们急得团团转,这时我突然想到了莎琳,就贸然给她发了一封电子邮件,她欣然答应帮我们看房子!第二天她就开车来到我们家,问我们还有什么困难。莎琳告诉我们:“临走前要把室内温度调到华氏40至45度,太低了容易冻坏水管,太高了浪费天然气。室内安上定时开关灯放在玻璃窗前,白天熄灭,晚上亮着,防止被偷盗。”莎琳还答应帮我们取信,交水电费、煤气费和房产稅,我们感动得不知说什么才好。

往来机场
回中国时莎琳要开车送我们到机场,我们坚决不答应,觉得给莎琳添的麻烦太多了;可是她坚决要送,并且说了很多理由,我们盛情难却只好同意了。
我们是早晨七点的航班,需要五点从家出发。莎琳和她丈夫不到五点钟就开车到了我家门口,由于已是11月,外面仍旧一片漆黑。借着门口微弱的灯光,莎琳和她丈夫帮我们把行李装上车。到匹兹堡机场后,莎琳帮我们取了登机牌并送我们到安检口。我们含着眼泪与莎琳夫妇告別,我的心很长时间无法平静,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好的人,是不是遇到了上帝派来的天使?几年以后我问过莎琳,她说她是基督徒,在匹兹堡大学医学院(UPMC)工作,前年刚退休。
因为外公遗产继承的手续没有办完,第二年我还要回美国。我用电子邮件告诉了莎琳回来的日期,莎琳仍然像上次一样坚持要到机场接我。回来的班机在芝加哥进海关时,由于安检排队太长,以致我过了安检跑到下一个候机口时,飞机已经起飞了。我只得改乘下午五点多的下一趟航班,可是偏偏打不通莎琳的电话,我的中国手机出问题了。
等我到达匹兹堡机场取行李时,发现莎琳就在行李房旁边等着我。她竟然在机场等了我一天,天黑了还在等我,这种没有任何抱怨、无缘无故的爱心,让我无比感动。

再施援手
我是B1/B2签证,只能在美国待半年就得回中国。半年签证期很快过去,莎琳帮我解决了很多问题;又该回中国了,这次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让莎琳帮着照看房子了。
我找了房产中介公司,想将房子租出去,中介同意了;但回国前中介告诉我,不能帮我交水电费和房产稅,所以房子租不出去。华人教会的熟人因涉及经费之事,且不是一次,也都婉拒了我。签证就要到期,无奈中只好硬着头皮再求莎琳,我自己都觉得太不好意思了,不管她答应不答应,只好一试。我给莎琳发了电子邮件,她又欣然答应了,并且又一次把我送到机场。
2016年我再次来到匹兹堡,莎琳又到机场接机,把我带回家。两年时间里,两次欣然帮我看房子,并且每周都到房子里楼上楼下仔细检查一遍,看看水管是否漏水,热水器是否关闭好了。每周的信件她都检查一遍,该缴费的及时帮我缴费。2016年我回来后,因为热水器关闭无法点燃,莎琳帮我点了几次火也没点着,她就请她丈夫过来帮忙。她丈夫是核电站工作人员,看完说明后试着点了几次,总算点着火了。
2015年回中国时,中国教会熟人告诉我可以把电话停掉,第二年来了再开通,可以省电话费。2016年回来后,中国教会的熟人帮助联系开通电话,电话局总是不给开通。我只好请莎琳帮忙,她帮我打了一个小时的电话,为我担保(当时我没有绿卡,也没有社会安全号,所以电话局不给我开通电话),电话总算开通了。莎琳帮我做的事太多了,几天几夜也说不完。
2018年我拿到绿卡,不用在美国和中国之间飞来飞去,可以在美国长期住下了;我也买了汽车,可以开车出门了。我想带上礼物登门拜访莎琳,联系了好多次,她都没有告诉我她家的地址。这种无私帮助他人,不求回报的美德,更是深深地感动着我。上帝的慈爱在莎琳身上表现得尽善尽美,她活出了上帝的荣耀,的确是上帝派来的天使。我也要好好向莎琳学习,践行主耶稣的话语,作个虔诚的基督徒,像她一样善待人,帮助人,这样才是我对莎琳的最好感谢。


摘自《中信》
最后编辑齐鲁 最后编辑于 2021-02-20 21:42:24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