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那些过了耶稣的年纪才懂的事

[ 187 查看 / 0 回复 ]

那些过了耶稣的年纪才懂的事

文 | 沙 龙

我出生于1985年,36岁了。耶稣在世只活了33年,这是我唯一能超过他的地方。然而,因为我长相比较幼稚,作为传道人,这似乎是一个很大的劣势,有点类似中医行业,年轻的易被轻视,不信其专业能力。

因此,每次去参加基督徒的公众集会,对我而言,我的身份都是一个挑战。

有一次,我去福音营讲道,因为真的很渴,问一位穿红背心的大叔要一瓶矿泉水。大叔说:“不好意思,矿泉水只能发给讲员和营会的工作人员。”我说:“我就是讲员。”对方一脸尴尬地说:“对不起,你实在太年轻了。”

不可否认,年纪轻在许多方面是普遍被视为缺乏分量的。我忍不住去思考,耶稣也曾年轻过,但他选择顺服上帝的心意,死在十字架上。别人是如何看待他的?他又是如何看待自己的?

比照耶稣的生命,在33岁时的我们,应该明白些什么呢?这些问题我并没有标准答案,但我确实有了一点思考……

我已经不是个孩子

耶稣也曾有过童年,虽然正典中记载的内容并不多。

圣经的福音书中有一个特殊事件。耶稣12岁时,去耶路撒冷过逾越节。节期满了,圣地以外的犹太人要结伴离开,规模相当浩大,有点像中国大陆的春运。耶稣与父母走散了。

起初,耶稣的父母约瑟与玛利亚以为耶稣仍混在人群中。后来在亲族和熟人中寻找无果,才决定返回耶路撒冷寻找他。最终他们发现耶稣在一群老师中间,一面听,一面问。(参《路加福音》2:41-46

当时玛利亚非常费解:“‘我儿,为什么向我们这样行呢?看哪,你父亲和我伤心来找你。’耶稣说:‘为什么找我呢?岂不知我应当以我父的事为念吗?’”尽管如此,后来主耶稣还是“同他们下去,回到拿撒勒,并且顺从他们。”(参《路加福音》2:48-49、51

可见,耶稣自幼就顺从父母。他在30岁时才离开故乡,开始旅行传道。30岁的耶稣已经不再是那个被父母从圣殿里拽回家的少年,而是长成了舍身成全天父旨意的领袖。

从生理上区分孩子和成人并不难,但如何界定心理和灵性层面的成熟,却难有一个明确标准。

如今人们提倡“永远年轻”,总希望人生能定格在少年,因而有了很多借口去宽容自己的不成熟和不长进。

当我们在学习、工作、服侍中失职,总会以“我还是个孩子”为借口搪塞。而我们的父辈在这个年纪,大都有孩子了。或许正是因为被过多的宽容和呵护,让我们意识不到:我们早已不再是孩子。

30岁时的耶稣,离上十字架的年龄不远了,但我们尚未准备好去为任何事付上代价。无论我们是否自以为是跟随耶稣的人,我们都需要面对生理年龄增长的事实,心理和灵命也当从幼稚变得越来越成熟。

我认为自己成长到这个年龄,无论是事业还是家庭,在人生规划或服侍的构想上,都应该追求灵命的成熟,以坚定的心志选择跟随上帝。

我需要知道上帝怎么看我

年过30,我逐渐认为别人怎么看我,已经不那么重要。

在世界上,能证明我们身份的通常是外表、学历、职位,或是我们的特长和声誉。人心通常看表面,而且善变。我们渴望获得别人的认同,但在现实生活中,这不仅取决于外部条件,还基于我们是否有被利用的价值。

85后这一代人,很容易对自我评判两极化:要么高,山高人为峰;要么低,卑微如蝼蚁。这不是因为我们自身的价值真像股票一样忽涨忽跌,而是因为我们常把对自我的认知建立在别人的评判和看法上。

耶稣在30岁那年受洗,那时候“圣灵降临在他身上,形状仿佛鸽子,又有声音从天上来,说:“你是我的爱子,我喜悦你!”(《路加福音》3:22

耶稣的自我认同,是基于他非常清楚上帝是如何看待他的。无论日后被人拥簇,还是被人抛弃;被人服侍,还是遭人唾骂鞭打,他都确认自己在上帝面前不能被夺取的身份,以及上帝未来要赐予他的荣耀。

我们在上帝面前的身份坚不可摧,在任何人面前都是成立的。这个身份赋予我们一个属上帝的人该有的品格和立场。因此我们不用看别人的眼色,更无需因此承受许多莫须有的压力。

是的,无论别人怎么看我们,但凡属上帝的人,都应该能认清自己的身份和使命,即使这与他人对我们的看法相矛盾,我们也不该退缩害怕。

背起十架跟随基督

圣经中记载了一段耶稣对门徒说的话:“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参《马太福音》16:24)对主耶稣而言,十字架是一个要夺取他性命的刑具,也是一个成就上帝救赎计划的工具——十字架成就了耶稣在世的价值。

因此,跟从耶稣要背起的十字架是一个来自历史事件的隐喻,象征了我们每个人要为自己的所信付上的代价。如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十字架,那么,什么是我的十字架呢?我的十字架也许像耶稣的十字架一样:或许会让我们受苦,或许会成就上帝的荣耀,或许成就我们在世生活的价值……

但现实是,作为独生子女的我们,到了主耶稣的这个年纪,很有可能并没有准备好真的去为什么事付上代价。因此,愿意背起十字架,是一个人成熟的标志。换句话说,十字架不仅仅在山顶,十字架也在我们的身旁。

过去7年里,我都在同一间教会参加聚会。从第一周起,我就志愿在教会厨房里帮忙做饭。那里有位会友并不知道我在神学院读书。几个月后,我开始在这间教会任职传道。那位会友非常惊讶,感慨地说:“咱们厨房出人才啊!这位弟兄才做了几个月饭就成牧师了。”

直到疫情爆发停止实体聚会前,几乎每个星期日早上,我都要先准备好70人份的午饭后,再上台讲道——传道职责与烧饭工作并不冲突。反而在这样的日常中,我更加清楚自己在耶稣基督里的身份,以及被托付的责任。

不要小看自己的十字架,虽然有时候它看上去是那样平庸和笨拙,却是上帝为我们预备的器具,使我们的生命品格被磨练得越来越圣洁。

这些年,特别是年过30之后,最真切的感受就是除了救恩和家庭之外,没有什么是我不能失去的。十字架由两道横杠构成,而人生终归要持守的也仅是这两个约:与上帝的救恩之约,与另一半的婚姻之约。当我真能背起这两个约定,或许我也就迈向成熟了吧?

来源:偶溪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