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有一份爱,滋润我平淡人生

[ 199 查看 / 0 回复 ]

有一份爱,滋润我平淡人生

作者: 高薇(87级世界历史系)

我于1998年受洗,至今虽已信主多年,可是信仰成长中高高低低,就像《马可福音》中的那位被鬼附着的孩子的父亲一样呼求:“主啊,我信!但我信不足,求主帮助!”(《马可福音》9:24)。

感谢主,虽然我小信,但是神没有放弃我。即使在我叛逆、怀疑、心里有苦毒的时候,为了追求眼目的情欲和今生的骄傲而忽略与主亲近的时候,神的应许也从来未曾落空,就像我最喜欢的一段经文所说:“耶和华说:我知道我向你们所怀的意念是赐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灾祸的意念,要叫你们末后有指望。你们要呼求我,祷告我,我就应允你们。你们寻求我,若专心寻求我,就必寻见。耶和华说:我必被你们寻见……”(《耶利米书》29:11-14)。

今天我想做的见证,就是透过回顾我的信仰历程,来见证神对我和家人的保守与带领。


01 混沌大学时光中藏着奇妙预备

我出生在内蒙东部的一座小城市,父母都是知识分子。我跟我哥相差一岁,我们兄妹二人在成长的过程中,拥有很多自由。我们住在我妈妈学校的宿舍里,有很多活动的场地。因此,我也养成了很多假小子的个性和习惯,大大咧咧,喜欢运动和户外活动,性格也比较开朗随性。

可是我自幼便害怕两件事情:一是害怕夜晚。有时候闭上眼睛就觉得非常害怕,觉得自己在一个大黑暗中,不断地往下落,却落不到底;周围又没有任何东西或者人可以抓一把。另一个是害怕死亡,尽管我从来没有见过死去的人,周围也没有亲戚朋友过世,可就是觉得死亡很逼真,而且跟自己相关。当时我对死亡的认知是:我如果死了,就从这个世界消失了,而别人都还好好地活着。这是多么残酷的事啊!现在想来也奇怪,那时的我那么小,没有任何生活经历,就怕被世人遗忘,可见人对永恒的存在是多么在意。

那时候,父母忙于工作,我们除了玩就是上学、读书和考试。我因为跟我哥一起上学,比同班同学年龄小,所以一直认为自己是班上最不成熟的那个人,得过且过。一直到上高中,才比较在意自己的成绩和排名,因此也顺利地考到了北大。

说来惭愧,我在北大的四年基本上可以用一个词来概括,就是不务正业。我被录取的是历史系世界史专业,因为那一年北大在内蒙古招生没几个,文科类就那么几个专业可以选,我因为英文好,向往以后到世界各地去旅游,就选了世界史专业。可我天性好动,也喜新厌旧,对研究兴趣并不大,上课就是蒙混过关。反而是对北京这个繁华的大都市和北大当时的自由空气非常喜欢,常常去三角地看各样的海报通知,听各样的讲座,参加社团,学习跳舞,还报了气功学习班,在大礼堂里跟着练气功通大周天小周天之类。可以说头一年的大学生活就是一只无头苍蝇,东撞西撞,满足于世界之大,同时也渐渐意识到自己对物质世界之外的灵界颇有兴趣。

大二时,由于一些经历,我开始怀疑社会,怀疑信仰,同时也怀疑自己。就在这个时候,我遇见了我现在的丈夫,于是谈起恋爱,把追求大我的失望化为对小我的经营。因为当时他申请了出国留学,我也就在大四的时候把精力和时间用在准备托福和GRE上面。毕业后,我拿到了一所美国大学的奖学金,出发前我们举行了婚礼,之后于1992年来到美国。

这里我要提到的是,虽然当时我不认识神,甚至嘲笑神,可是神却一直借环境见证祂的存在,呼唤我。

首先,神把对黑暗和死亡的恐惧放在我的心里,让我从很小的时候就思想如何摆脱生命的局限和短暂,愿意去接触和了解物质世界之外的属灵方面的事情。比如我参加过一个气功培训班,也跟人学《易经》卜卦,找大师用生辰八字去算命等等。这些尝试让我没有形成唯物主义无神论的世界观,让我相信灵界的真实存在,而周围很多信奉唯物论、无神论的同学朋友却排斥一切属灵上的探讨和追求。当然后来读了《圣经》,才知道那时接触的是不讨神喜悦的邪灵。

其次,我常参加各类讲座,其中有一外教办的讲座叫西方音乐欣赏。两位年轻的美国男老师,给我们放一些很好听的歌曲。他们还给我们翻录音乐磁带,让我们可以在宿舍听。当时国内的流行音乐是齐秦、罗大佑、崔健的歌,内容大多是彷徨和呐喊,我在听完他们的歌曲后,再听外教录给我的英文歌曲,心里会有一种莫名的感动和安慰。直到我来美六年且信主后,才恍然意识到,那一整盒磁带都是基督教的赞美诗歌。我都能背下来那首As the Deer Panteth for the Water,后来在教会第一次听到了中文版《如鹿切慕溪水》,我才知道在当时的环境下,两位年轻的外教用他们有限的能力,用敬拜基督的歌曲来给我们这些对神没有任何概念的年轻人传福音。感谢那两位不记得姓名的宣教士。

再者,大四时,我的一位朝鲜族室友交了男朋友。她汉语不好,人也文静,我们住在一起三年我都不是特别了解她,因为她总是跟学校的朝鲜族老乡呆在一起。后来大四的时候,她恋爱后,整个人都变了,每天都在外面聚会,回来后神采奕奕,人也变得非常开朗喜乐。

我的第一本《圣经》就是她的男朋友送的。他来到我们宿舍跟我们讲神的创造和奇妙。我看了《创世记》中的几页,觉得就是一个神话,还跟他争论,觉得他们的思想都太简单了。可是我实实在在看到我室友的变化以及他们两人在一起时的喜乐祥和。

后来,我成了基督徒之后,跟这位室友重新取得了联系,才知道他们俩都在毕业后辞去工作,到韩国读神学院,后来被主大大使用,在北京的朝鲜族中宣教。

02 虽软弱悖逆主爱仍不弃

我后来的信主过程印证了《哥林多前书》中所说的:“我栽种了,亚波罗浇灌了,惟有神叫他生长。可见栽种的算不得什么,浇灌的也算不得什么,只在那叫他生长的神。栽种的和浇灌的,都是一样。但将来各人要照自己的工夫得自己的赏赐。因为我们是与神同工的;你们是神所耕种的田地,所建造的房屋。”(《哥林多前书》3:6-9)

我申请留学后,又很顺利地拿到奖学金,继续读研究生。学校附近有个教会,对国际学生有特殊的负担,每个礼拜五请我们吃饭。当时我每周都去,不是为了听福音,就为了一顿饭。因为刚来美国我不会做饭,又没有钱去餐馆,所以很长一段时间,觉得教会的饭是一周以来吃得最好的一顿。饭后会有查经活动,但我都是以练习英语和与美国人交朋友的心态去的,《圣经》完全听不进去。在这两三年的时间里,我真实地感受到了什么是不求回报的善良和爱心,这跟我以前所接触的人很不一样。

我在出国前匆匆结婚,因为和先生拿到的是不同州不同大学的奖学金,所以到美国后不得不两地分居。可就在第一年的暑假我意外怀孕,让我在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在毫无生活经验的情况下初为人母,其中的艰辛和挑战可想而知。我在整个怀孕生产的过程中经历了很多基督徒的帮助,在身体和精力受到极限挑战的时候,我第一次呼求神的帮助,神也差遣天使来帮助我。可是因为我的顽固和硬心,拒绝了一次又一次神的呼召,以至在Billy Graham (中文译为葛理翰)的大型福音聚会的感人现场上,我也跟陪我去的基督徒朋友说:“我想信,可是无法确信你说的这位神。”

感谢主,神任我孤行己意,让我在以后的生活中经历了很多挑战,这其中包括我母亲来美后导致我们夫妻关系的紧张,以及我生了孩子后,想要追求家庭、学业和事业之间的平衡等等一系列问题。我真地感受到,即使我们愚顽人能想出种种理由来拒绝神,远离神,但是神不离不弃,神的做工和召唤总是在人的智力、能力、努力到尽头时得着人心。

1997年我来到雪城,生活相对稳定之后,就主动来到教会。神使我产生饥渴慕义的心,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读完了整本《圣经》,接着便决志受洗。有些人觉得我怎么一进教会就能得着神,其实在过去十年间,神差遣弟兄姐妹在我的生命里,藉着他们的爱心和见证,藉着我凭血气行事的失败和灰心,藉着我在以往的生命中寻求真理而不得,终于在谦卑中愿意敞开心灵来敬拜神,就这样蒙福得到人生中的至宝。

03 挫败中仍有安稳和盼望

这之后的二十年中,我在基督里成长也像是一个婴儿一样,有跌倒有爬起,有老我和旧我之间的挣扎。但是感谢主,我虽小信,主是信实,没有什么能让我跟神的爱隔绝。直到现在,我的丈夫也还没有决志信主,我家的孩子们虽然小时候都跟我去教会,也参加儿童的团契和服侍,可在他们长大之后,信仰开始了动摇,在信与不信中摇摆。

所以我作为基督徒,还是很有挫败感,常常觉得自己既不是才德的妇人可以影响到丈夫,也不是忠诚的仆人能够带领自己的孩子信心坚定。但神常常安慰我,让我不致愁苦,不致灰心丧气,反而学会交托,按照神的心意做我当做的工作。这对于我来讲是个挑战信心的过程,我慢慢学习在神里面得到安慰。

因为工作的关系,在过去的十几年间,我接触到大量的留学生。发现他们非常需要神的光照和关怀。我现在就是尽可能地帮助这些学生和家长,让他们能在异国他乡感受到真实的爱和温暖,也希望他们的心被神得着。

爱里没有惧怕;

爱既完全,就把惧怕除去。

- 约翰一书 4:18a -

- End -

作者简介:

高薇,出生于内蒙古通辽市。1987-1991,北京大学历史系世界史专业,本科;美国雪城大学硕士研究生。现居美国雪城市,1998年在雪城大学查经班受洗,目前也一直在针对大学生服务的查经班服侍。最喜欢的经文:“你们要休息,要知道我是神!我必在外邦中被尊崇,在遍地上也被尊崇。”(《诗篇》46:10)

来源:《今日佳音》
最后编辑眼中的瞳仁 最后编辑于 2021-03-07 17:12:48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