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手术后的联想

[ 786 查看 / 0 回复 ]

手术后的联想

东行

因为需要做一个小手术,我一大早便被请进了医院。经注册填表、验血查尿一番折腾之后,护士吩咐我除去所有衣服,躺在病床上。“我是说除去所有的东西,包括戒指、假牙和隐形眼镜。”她强调说 。
过了一会儿,麻醉师走了过来,问我:“你已经除去所有可以除去的东西,包括戒指、假牙和隐形眼镜么?”我说:“是的。”再过了一会儿,医生又来问同样的问题。这次我忍不住了:“看来你们是要我回到当初我来到这世界时的样子。我已照做了。”
医生听我这么说,满意地对助手们一挥手:“我们开始吧!”那口气听来好像已确定我不会带走任何不属于我身体的东西──如果我有个三长两短的话。
其实不需他们讲我也明白,我是两手空空地来到这世界的,也必会两手空空地归回尘土。
任何属于这世界的东西,我一样也带不走。
等我被推到手术台的旁边,护士对我一笑:“如果你自己可以爬上去的话,我们就不用抬你了。”我说:“上去没问题,下来就靠你们了。”她尽量摆出很轻松的表情说:“你只是被麻醉,就像睡着了一样。等你醒来再看见我时,已经在recovery(恢复)病房了。那时手术已完成,一切都会好起来。”我也就尽量装出很相信的样子:“就照你说的办。
一个小时以后,我苏醒过来,护士的笑脸再次出现在眼前:“怎么样,没骗你吧?一切都过去了。”我却心里想:“你是看我又活过来了,才说得轻松。如果我醒不过来的话,你也没有机会和我讲话了。
现在回想起当时的情形,仍然感到很无助:我把自己的生命交在一群陌生者的手中,谁知道在我被麻倒以后,他们在我身上做什么?谁能保证我能够从麻醉中醒来?我想即使我的医生也无法百分之百地保证。人的生命是何等脆弱,谁能掌握呢?
记得十年前初到美国,双脚一踏上JFK(肯尼迪)机场的红地毯,便觉得自己好像一叶浮萍被抛进了汪洋大海,不知会飘向何方。十年后的今天,我有了稳定的工作,有了房子,也有了妻子和孩子。我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家园,仿佛一切都安定了。九一一的爆炸震醒了我,即使这样一个国富民强、歌舞升平的地方,也不能成为我们的避风港。我们自以为靠自己的努力,可以创造一个美好的未来。但是,命运岂是人自己能掌握的呢?
是的,如果没有上帝,我们都是一叶浮萍,不知道自己的归宿。但是感谢神,他充满了慈爱和怜悯。让我们可以藉着耶稣基督走进永生。我们从此不再流浪,因我们已找到了自己的归宿。
所以,我可以无惧地回到纽约的大楼里去上班,也可以坦然地面对手术台。因为我知道自己的生命在谁的手中,也知道谁掌管明天。


作者来自中国,现住美国新泽西州。

摘自《一盏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