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兴起!连死亡也不能使我停步——逃离60年毒贩牢狱的弗兰克

[ 4432 查看 / 0 回复 ]

兴起!连死亡也不能使我停步——逃离60年毒贩牢狱的弗兰克

作者:赵杰

2015年最后一天,美国加州洛杉矶清晨的阳光刚刚透出云层,伍德兰希尔斯(Woodland Hills)文图拉大道上一套公寓里,44岁的弗兰克跪在卧室里祷告,“哭得像个小婴儿”。

就在12月4日,弗兰克得知一生中仅有几面之缘的父亲去世,享年61岁。这个消息使他过山车般的人生过往顷刻之间涌出来,一切历历在目。

“亲爱的弟兄,抱歉,我最近的确有太多事要消化,请给我一周时间,保证下周和你分享我的见证。”12月26日,刚刚陪妻子和两个年幼的女儿过完圣诞节的弗兰克,在收到《境界》记者的采访邮件时回复说,他需要祷告。

数日后,弗兰克如约向《境界》记者分享了自己的故事。数千字内容的字里行间,可以看见一个被未成年父母生下并遭遗弃童年的无助身影,又听见一个被毒贩母亲诬陷并送进牢门的青年的痛哭声,还有他如何在监狱的绝望之地遇见耶稣,从此人生柳暗花明并立志为神而活的奇妙变化。

夜深人静,这些文字就像变成了一部经典纪录片,一次次冲击我的身心灵,以至于数度泪眼模糊。




16岁妈妈生下他,幼年被父母抛弃



弗兰克的分享一直追溯至1971年。彼时,美国中西部一个小镇上,一名16岁的女孩和长她一岁的男孩相爱,并拥有了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取名弗兰克·汤姆斯(Frank Thomas),这成为弗兰克的全名。两年后,这对有名无实的小恋人又生下自己的第二个孩子。同年,男孩因堕入海洛因、可卡因等毒品的世界而锒铛入狱,从此消失在这个家庭之外。

这就是弗兰克关于幼时的记忆。在他个人网站上,有人评论说:“弗兰克自打出生那一刻起,就被打进了人生的失败组。”当时的他和年幼的弟弟没有关于生父的任何印象。至于祖父母家和外祖父母家,更是从来没有在他们的生活中出现过,“我的父母各自都是在丝毫没有爱和原则的家庭里长大,所以,他们也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好好生活。”弗兰克告诉《境界》记者。

父亲的离去,使整个家庭的担子都压在了一个未满20岁的年轻妈妈身上,她竭尽所能要让一家三口能够活下去,但是生活日益窘迫。“我们陷入深深的贫困之中,最后开始依靠救济金生活。”年幼的弗兰克常常眼巴巴看着妈妈的日益无助和绝望,和弟弟一起不知所措。

有一天,毒品和烈酒闯入了弗兰克的家庭生活,一切都变化了。他关于童年最深刻的记忆也由此被烙下。那一天,五六岁的他看见妈妈从外面失魂落魄地回来,喝得醉醺醺的,心里充满恐惧,不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

后来他意识到,现实压力使得“妈妈实在疲于应对,开始依赖毒品和烈酒麻痹自己”。从此,这个家庭越来越坠入黑暗的深渊。

“妈妈从她的人生战场上节节败退,”弗兰克在个人网站上录制的短视频中说到这句话时,眼泪开始滑落,因为很快他和弟弟就被妈妈抛弃,“我们开始自谋生路。”

被亲生父母抛弃的痛苦和对未知人生的恐惧深深包裹着弗兰克,他常常会哭着睡觉,再哭着醒过来。虽然他们很快被另外两个家庭协助养育,但没多久,这两个家庭最终也选择了放弃。这让他倍受打击,“晚上睡觉时,我会哭着问从别人口中听说过的神:‘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大家都抛弃我?’可是我从来没有听到过答复。”弗兰克回忆说,随着年龄慢慢大一些,他开始懂事,对于痛苦的理解更深,就试图自杀,但没有成功,就离开那个一贫如洗的家,疯狂酗酒,让自己麻醉。

“我希望远离痛苦,但又身无分文,寸步难行,”少年弗兰克在走投无路时,开始掉头去寻找妈妈。此时的妈妈已经成为毒贩,常常躲在见不得光的角落里生存。“我一边想跑得远远的,再也不要见到她;一边又无力挣脱,心里矛盾重重,绝望透顶。”多年后,弗兰克在个人录制的短视频里回忆起这些,泪流满面。



19岁被毒贩妈妈诬陷,面临60年刑期



身为一个被贫穷、冷漠、毒品甚至绝望重重围困的年轻人,弗兰克曾穷尽全力试图抓住任何一个可能带自己摆脱绝境的机会,但结果往往是更深的痛苦。随着年龄渐长,在妈妈的毒品环境里耳濡目染的他也开始向现实妥协,“我不得不步入父母的后尘,介入贩毒。”弗兰克将贩毒戏称为自己的“家族产业”。

毒品暂时给弗兰克带来了赖以维持生存的物质保障,但那同样是人生中一段黑暗的回忆,恐惧是其中的底色。“记得第一次开始把毒品带给吸毒者时,我感觉害怕得要死,极其孤独和无助。”弗兰克如此向我描述他初次正式贩毒时的心情。不过,唯一聊以慰藉的是,当时他开始和一个女孩子约会,从中能体会到一些从未有过的快乐。

可惜,“好景”不长,战战兢兢贩毒三个星期后,弗兰克被警方逮捕,并被判处贩毒重罪而锒铛入狱。在狱中,弗兰克度过了自己的成人礼,他发誓出狱后要彻底离开妈妈,从头开始。刑满释放后,他得知自己的女友去了南加州。“为了拯救自己的人生,我选择彻底离开家乡,搬到南加州,从头来过。”

多年后回顾这一决定,弗兰克说,当时“我只知道自己的生活已经不能再糟糕了,因此我想这将是我生命中置之死地而后生的伟大机会”。所以,他毅然决然地离开,对家乡没有一丝留恋。

在南加州居住几个月后,弗兰克希望回家乡看看妈妈和其他朋友,作为最后的告别。不料,这次返乡之旅将他打入人生最深的谷底。回家后,他等到了贩毒回家的妈妈,就和她待在一起,照顾她。随着夜色渐深,家门外突然响起尖厉的警笛声,他那惊慌失措的妈妈尚未清醒过来,警察已经出现在家门口。

警方显然是有备而来,很快就找到了妈妈藏着待出手的毒品。可是,眼前的亲生母亲却对警察说,所有毒品都是儿子藏起来的,和自己无关。弗兰克惊呆了,直到被警方带走那一刻,他都没有缓过神来,就这样,“妈妈面无表情地转头离去,让我替她背上了黑锅。”这次,已经成年的弗兰克被指控贩毒罪,并将面临长达60年的有期徒刑。

“60年!当我被逮捕并获知要面临如此长的刑期时,感到震惊和受伤。我无法相信自己的母亲竟然会要我做她的替罪羊走进监狱。”弗兰克向《境界》记者描述当时的心情时,只用了一句“我的心都要碎了,这是我生命中所体验过的最刻骨铭心的痛”。

随后,弗兰克被锁在监狱里等候审判,同时度过了自己的20岁生日。



在监狱必死之地得释放,饶恕父母



第二次入狱对于弗兰克而言,“比死亡更可怕”,他打量着阴暗狭小的牢房,冰冷的铁门,想着未来的六十年都将在这里度过,整个人的身心空空地朝着无底深渊急速下坠。

“当每个人都抛弃你的时候,你该转向谁呢?”弗兰克自问自答,“耶稣!”就在他躲在阴暗的监狱角落里感觉生不如死的时候,另外一位同样在等候审判结果的狱友主动走过来安慰他。

对方是一名牧师的儿子,从小在教会里长大,拥有关于基督的大量合乎圣经的理解,“他和我分享了福音,也正是他把我带到了基督面前!”弗兰克说,这是一件奇妙的事,他从未想过自己竟然在人生最绝望的时候,接受了基督耶稣为生命的救主。

“生命的盼望从认识耶稣那一刻也真正开始了,”弗兰克开始常常向主祷告,内心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平安。有一天,他正在祷告时,“内心产生了一个强烈的念头,就是有一天我的故事要成为一本书,然后再拍成电影。我觉得不可思议,但是又像接受一个要求一样无可推诿,后来我想这应该是圣灵给我的一个启示。”弗兰克告诉我,他在祷告中接受了这个要求,但是,当时并不清楚自己要如何来写自己的故事,也不知道要写给谁看。

彼时的弗兰克更不清楚的是,上帝在他身上的计划才刚刚迈出第一步。数日后,他被陪审团宣判无罪。“无罪!无罪!无罪!”多年后再回忆起那一刻,弗兰克仍然喜极而泣,在一迭声地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他深刻体会到一个更大的奥妙,那就是耶稣真的可以赦免一个人的罪。

许多年来,当他一遍又一遍读到约翰福音3章16节:“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时都会落泪,“当我想到耶稣,就会不尽感恩,我如今的生命是他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的结果!!!!”他说这句话时,连续用了四个感叹号。

亲历预定60年刑期被改判无罪的弗兰克,对于自己身为“亏缺了神荣耀”的必死之“罪人”(sinner)竟然也被宣告无罪这件事,体会更真实和深刻。他坚信是耶稣给了自己第二次生命,“感觉就像神给了我一次新的生命机会,以洗刷我所有的过犯,让一切重新被矫正。我想说,如果没有主耶稣的指引,我无法走过生命中最黑暗的岁月。”

信主得释放的弗兰克,还做了一个人生中的重要决定:饶恕自己的父母。“之所以不恨我的父母,是因为我当时意识到他们已经竭尽所能来维持生存。他们的生命本身就很悲惨,自幼从他们的父母那里就没有获得爱和生活的原则。他们尽量养活我和弟弟。”至于诬陷自己的妈妈,他说:“我饶恕我的母亲,是因为我最终也无罪释放了。并且我知道我不得不饶恕她,这样才能释放我自己,恕己及人将带来真正的医治与自由。”

弗兰克饶恕妈妈的话原出于《圣经》路加福音6章37节:“你们不要定人的罪,就不被定罪;你们要饶恕人,就必蒙饶恕。”而这里的饶恕希伯来原文即为“释放”。

25年后的2016年1月23日,弗兰克再次以自己的这段经历来鼓励向他求助的读者和脸书(Facebook)粉丝。他希望每个人不要把自己痛苦的过往当做牢狱,而是要靠着耶稣来释放:“一旦你理解了自己从以往经历中所学到每一个功课的价值,那么,这些经历将变成一把打开你命运之门的钥匙,以确保自己的人生不会成为一场牢狱之灾而被捆绑。”


年薪30万美元,这种成功并不甜蜜



1991年出狱后,弗兰克再次离家搬到南加州。虽然此番卷土重来仍然不知道自己的人生方向在哪里,但是已经信主的他内心有一个稳如磐石的确信:“我知道我被造的意义远不止此。”考虑再三,他决定从校园开始启动新的人生。

“我鼓起勇气重新捡起书本,”已经忘记自己上一次拿起书本是何时的弗兰克,开始白天工作,晚上读书。弗兰克说,那是一段艰苦而美好的日子,他也越来越体会到学习的重要。于是,他后来把一切仰望交托给神,辞掉工作全心全意学习。

在校期间,弗兰克除了周五,每晚都会努力学习,而周六和周日会把更多时间投入功课。他每天早上都会早早起床,并且在8点钟走进教室。每天下午两点前结束上午的所有功课,然后去吃饭,休息一会儿,在傍晚5点-7点之间继续学习。“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学习到午夜时分,然后再上床睡觉。从周一到周五,天天如此。”弗兰克说,礼拜天由于要敬拜神,则会在下午3点到晚上11点之间学习。

弗兰克凭借自己的努力,一路进入南加州大学。并且在毕业时,“鉴于我的专业成绩和一篇我所撰写的关于自己生活的论文,我取得了奖学金。当时我的成绩是全优。”毕业典礼上,弗兰克被选为毕业生代表发言。

毕业后,弗兰克被全球第二大会计事务所德勤(Deloitte)聘用。随后进入一家《财富》世界前五百强企业担任高级主管,年薪30万美元,那是“我连做梦都想不到的金钱”,弗兰克坦言,数年职场生涯,自己已成为成功的职业经理人,拥有了金钱和体面的生活。

“但是,这种成功并不甜蜜。”弗兰克话锋一转如是说,“因为我知道自己被造的意义远不只是赚得金钱。”圣灵常常在内心提醒他被锁监狱时向神的许诺,是时候向世界敞开分享自己的故事了。

兑现诺言的过程并不容易。“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很纠结挣扎,不愿顺从圣灵带领,因为我担心被人任意评判。我担心丢脸,或遭人唾弃和排斥。”弗兰克说,在相当长时间里,他不愿公开分享自己的经历和见证,但每每向神祷告,分享见证的意念就会跳出来,并且越来越强烈,“现在我不再遮遮掩掩了!我的故事远远大过我自己!我绝对大过所处的任何境遇!耶稣就是这么说的!”

于是,2013年,42岁的弗兰克带着自己的书《兴起:连死亡都不能使我停步》(RISE: Even Death Can't Stop Me),以一名福音使者的身份出现在世人面前,引起轰动。

他向《境界》记者解释这一书名的出处是箴言24章16节。其中,“RISE”是几个词语的首字母缩写,代表着“公义启示,超然提升”(Righteously Inspired Supernaturally Elevated)。“这个题目是我当初发现自己被宣告无罪时的真实感受。如果没有他的启示、超然的能力和创造奇迹的权柄,我无法走进后来的生活之地。”

“我出狱后还向神做了一个承诺,就是我将不允许任何事(甚至包括死亡)使我到基督耶稣之外寻求生命目的。”弗兰克说,直到为自己的书命名时,才意识到“这整个故事是关于耶稣基督自己的故事”,他再次用了四个感叹号来表达自己的感情,“因为耶稣在我里面活着,我拥有着‘兴起和复活’的力量,可以胜过世界上一切阻挡我跟随主脚步的势力。在基督耶稣里,我永不止息!”

关于如今的生活,弗兰克说,自己的妻子和一对女儿都信主,而他八岁的大女儿如今已经开始明确理解了福音的深刻意义。


弗兰克说:“如果每天不读神的话语,不祷告,我知道自己的生命将逐渐颓废萎靡而消亡。我不想失去生命。我希望凡事都按照神赐我生命之初的心意去生活。我深知,只有一条路可以确保这件事发生,那就是:我必须常常和他保持交心。”

“我每天都必须祷告。”弗兰克说,这并不意味着他一直都跪在内室或安静的卧室里。“当我开车外出时,会祷告;当我工作时,也会祷告;当我感觉紧张或生命的担子开始变重时,就祷告。几乎每天从早到晚,我都不停地在祷告。”

采访最后,《境界》记者问他一个问题:“如果现在你遇到了耶稣,会跟他说什么?”并让他给听到自己故事的中国基督徒分享一句话。

他说:“如果现在遇见耶稣,我会对他说:谢谢你给我一个通往必死之地的人新生命。我爱你。我想对中国的基督徒说:这个世代许多人的生活都很不容易,当生活压得你低落失意,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靠着耶稣兴起(RISE)!上帝祝福你!”

来源:《境界》
最后编辑眼中的瞳仁 最后编辑于 2016-01-31 21:17:48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