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压伤的芦苇

[ 4938 查看 / 0 回复 ]

压伤的芦苇


圣经说“我父母离弃我耶和华必收留我。”诗篇2710这节经文好像专给我的。因为我真的被父母离弃不是他们愿意而是心余力绌不得已),原因是一次事故后我高位截瘫了。然而“永在的神耶和华创造地极的主”以赛亚书4028却赐恩怜悯收留了我这个卑微的罪人。感谢我的恩主救主耶稣基督除了谁还会接纳我这种像垃圾一样的人呢?就连世上最亲的家人都不愿接纳怎么可能还会有人来接纳我?我就像一棵“草”种在床上根本无法独立自理生活怎么活?还有必要活着吗?活着还有意义吗?……然而一个不可能活着也是不愿、不该、不配活着的我竟然至今还活着;而且是非常平安、喜乐、充实、幸福不是无苦难地活着活得很有意义、有价值、有方向、有目的——心中一片光明充满信心满有盼望。这是因为我蒙了这位“有怜悯、有恩典不轻易发怒并有丰盛的慈爱和诚实”出埃及记346的神的怜悯和恩待让我竟然可以为那可称颂、独有权能的“万王之王、万主之主”耶稣基督而活。因为“神也拣选了世上卑贱的被人厌恶的以及那无有的为要废掉那有的;使一切有血气的在神面前一个也不能自夸。”哥林多前书128-29赞美主!


我生于七十年代初在浙江一个非常普通的工人家庭中长大。家里三兄弟中为小听说是父母盼生个女儿才有了我。父母没有文化都是大老粗在工厂里就是“打工仔”。我从小感受家庭的贫穷交学费时常向人借),大人之间的争吵生活艰辛的压力及各样莫名的担忧、烦恼、空虚使我成为一个很自卑但叛逆性很强的人。我父母都是很本分的老实人他们尽他们的力量用大道理加大棒来教育我做好人但我却是个最不听话又让他们最头痛、最失望的儿子。我一点不像他们也没有两个哥哥听话又读书好。自然在许多地方与哥哥们就有不同的待遇。在父母眼中我是一个无可救药的人并说自己教育不好就等着让政府来教育了。如果我没有瘫痪的话肯定被他们言中。因为我实在是家里的败子、逆子在社会上就是小偷、蛀虫、渣滓、败类;我也真的“就是罪的奴仆”约翰福音834),因而必定要吃自己种下的苦果更要面对“审判全地的主”的公义审判。


那么我如此败坏是从小父母的管教不够严厉吗?不是的。可以说我是从小被父母打骂着长大的孩子闻名邻里。记忆中父母最先是用竹丝来管教我我挨打后感觉一丝一丝地痛。接着用鸡毛掸帚的柄打后就一根一根地痛了。后来用木板片父亲是锯木厂的),那就一块一块地痛了。最后是用洗衣的棒槌来管教了十六七岁左右),打一下一个馒头似的肿块想想都有点害怕。这是一点也不夸张的。我如此描述就是让读者知道我本性中的刚硬、悖逆、败坏以致他们需要一次重过一次地严管我。


然而如此的管教并没有让我改好、听话反而是越打越坏越打胆越大逆反情绪也更大更强。俗话说“棒下出孝子”但我却成了一个标准的逆子到十七八岁就开始大跳大嚷说“我不要你们管任何事都不要你们管。”并开始逃避父母的责打不愿再被迫练“排打功”了好像自己已经长大翅膀硬了要开始自己独立来作主作王了。记得在十六七岁那段所谓青少年最叛逆的时期我的内心常有这样的冲动就是恨不得把全家用炸药通通炸掉才痛快!对父母的教导我十分不服并厌烦。他们教我要好好读书免得长大后悔。我却无知地想“我才不要读读书有什么用我绝对不会后悔的。”我在旷课、偷窃、打台球、看小说……中“完成”了学业。然后无知地做着美梦进入了社会。


1987年17岁那年托关系招工分配进一家国营化工厂。但正式的合同还没有签就被厂方开除了。因为我伙同两个朋友妄想到外地去发横财为筹路费把工友的抽屉撬了偷了一点钱财。这样我不但没发财反而连“饭碗”也打破了。而本来同父母糟糕的关系因离厂后闲游社会整天无所事事就更加恶化了。当时对我来说打击也很大曾经七八天像行尸走肉魂游象外一般不知每天在干什么。每晚在河边沉思为什么做人这样痛苦?做人有什么意义?……我思来想去一直想不通很盼望有人能告诉我答案。但没有人能告诉我答案因此认为一切的一切都是要靠自己只有自己才会真正爱自己。因为不愿父母来管我我平时很少回家常住朋友家有时甚至住旅馆虽离家只有几百米


从不深知我的人来看我好像活得也很自由自在、潇洒逍遥的样子去过广东、广西、云南、湖北等省市打工、做小贩、开饭店、敲诈、偷、抢、骗、赌甚至尝过白粉……其实我的内心深处是何等的痛苦又何等的不安唯有自己知道。没有地方可以让我的脚踏着实地活得很累!但我却没有任何的办法只有咬着牙麻木地混!有时也想搞到一定的钱就不要再混了到农村或山区去过平平淡淡、与世无争的生活。但这一切总归是个白日梦。就如俗话所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其实应该是人在罪中身不由己。若不解决罪的问题人在任何的地方都是不自由的都是身不由己的自然也是痛苦、空虚的了。所以我虽很想能安分过日子但环境、家庭、生活的现实更是自己的私欲都让我不可能安分地过日子。


1996年1月2日是个特殊的日子因为它让我一下子走到了人生的“终点”。白天我在烦恼和苦闷中渡过到傍晚吃晚饭时巧遇曾有过节的朋友。当时我已微醉因有许多头痛的事缠身使我心情十分低落看见“仇人”就想教训他一下来发泄内心的烦闷、压抑的心情。在混战中我竟被他的朋友捅了两刀而又恰巧刺中并割断了中枢神经。当时我还以为碰到武林高手被点了穴。因为中刀时并没有疼痛只觉得突然上下身脱离上身好像悬挂在半空的感觉。直到有路人惊呼“哇!这么多血!”我才知道已被人用刀捅伤了连忙求路人救我去医院却无人理睬好像他们有我一样的“人生哲学”),使我深感人世的冷酷无情;自知若不及时去医院肯定会失血过多而离世头脑一片空白绝望。不知过了多久迷糊中听到一位刚路过的好心三轮车夫送我进了医院。如果这位车夫像我一样信奉“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鬼魔哲学的话那当时我就下了地狱。感谢神“祂从创立世界以前在基督里拣选了我”以弗所书14),神及时差这位至今不知是谁的好心车夫救了我。愿主记念他!车夫付出的不算多仅仅送我上医院但我却因此得到了太多太多——今生和永远的生命。


到医院后医生立即为我止血并连夜动手术。手术中听医生叫家人进来“中枢神经已完全割断没有办法医就这样了。”第二天醒来又听医生说“像你这种病例世界上还没有医好过的。”当时我感到这是命中注定的只能认命定意自杀),并以为这是“老天爷”对我这种恶人的报应。不过感到报应似乎重了一点心想比我坏比我恶的人都还有却没有我这么晦气倒霉。


大概是1996年1月20日夜当时我的身体基本康复除胸以下瘫痪无知觉外。有朋友来看我我对他说“看样子我是活不过春节预料很快会被家人丢弃就等无人理我时自杀。暗想下身既无知觉割断动脉血管死去也不会有什么痛苦),但现在住在医院里很闷你拿些书来给我看……。”


他就说刚好有本很好的书——《圣经》要让我看他姑是基督徒刚向他传过福音。我不知是什么好书便求他第二天就为我送来。恰巧旁边有一位主内姐妹在同病友谈天听到我们的对话就说“《圣经》我也有。”


因她是在医院里打工的故我就让她马上借书给我看。她借书给我后就作见证讲主耶稣怎样医治她的病怎样恩待她;传福音给我。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听人讲主耶稣基督的福音。但我却无知地说“信耶稣我知道就是这样。”边说边打着从电视录像上学来的天主教徒打十字架手势的样子以为这样就是信耶稣。其实我是什么都不知的连耶稣是谁都不知。那么她讲什么我基本不懂也不感兴趣而且有怪怪的感觉。因我是无知的“无神论者”很讨厌又可怜迷信鬼神的人。


当夜我把借来的《新约圣经》迫不急待地当小说看完了觉得一点都不好看这算什么好书?我的反应正如《圣经》中所说的狗、猪面对圣物的态度一样参马太福音76


第二天刚好是礼拜天。中午有两位陌生的年轻姑娘来看我并送我两包荔枝干说她们是信耶稣的。这让我十分稀奇又好像在做梦因为未曾谋面又无任何关系的人而且是年轻的姑娘竟无缘无故地送我贵重礼物。原来这是借我《圣经》的刘姐妹误会了我她以为我看《圣经》是想要相信耶稣她就向教会的长老说有我这样的人要信主长老在讲台上报告后满心怜悯、大有慈悲的主就感动弟兄姐妹来探望我爱我这个怙恶不悛并等候死亡下地狱的罪人传给我真正能拯救我的身、心、灵的十字架荣耀的福音使我可以逃避神的忿怒。当时我对十字架的福音根本不感兴趣以为这是无知人的迷信。说什么“耶稣能医治我”这样还需要医院干什么?我怎么可能相信?所以我对主耶稣是一点都不感兴趣的。但对信耶稣的小姑娘倒很感兴趣并且让我想入非非我以为碰到邪教了否则怎么还会有人对我这样的人有兴趣?也许我还有什么可以被她们利用的地方?


接着陆续有许多弟兄姐妹因主耶稣的缘故来看望我、安慰我讲神的大能和各样病得医治的见证劝我接受福音信靠主耶稣为救主。我虽然不相信他们所讲的就是真实的事但内心还是有点心动。不是圣灵感动而是想投机利用耶稣和这些基督徒好让自己死前不会太孤单、太痛苦。心想听他们的话试试看也无所谓反正死马当活马医医不好也只赚不亏。何况他们讲得这么活灵活现也许真的能医好也不一定?更何况有这么多人来看我给钱给物陪聊天这不是太划算了嘛!这总比一个人孤孤单单地无人理而死去要好嘛!所以当他们为我代祷叫我跟着祷告我就有口无心地认罪接受主耶稣为我救主。


承认自己是罪人向神认罪求赦免这对我来说太容易了。我当然是罪人!其实我当时对罪人的真正意义根本不知道当时我根本不信有什么真神祷告信主的目的纯粹是利用这些“无知”、“迷信”的基督徒而已。在那些日子医院里的刘姐妹几乎天天来安慰、劝勉我并为我跪在床边流泪祷告祈求这位垂听我们祷告的主恳求神医治我的身体拯救我的灵魂并愿自己减寿来换我的身体医治灵魂得救。当时我不信的恶心虽不相信这样说些好话就能医好我但也被她单纯虔诚的流泪祷告并愿自己受诅咒让我得福的心而感动了。心想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笨、这样傻的女人呢?她真的太可怜了!因为无神的我从来不信人间有不求回报、无私舍己的爱。


大概在1996年1月底的一天有人托刘姐妹送我一本《认识真理》。看后让我欣喜若狂因我长这么大看那么多的书小说之类),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好的书。心想早些看到此书也许我不会落到如此的地步!当时的我真像溺水将亡的人抓到了救生圈一样在我黑暗的心灵中照进了一点光有了一点盼望。“那赐诸般恩典的神”彼前五10就借着《认识真理》来让我的良心确知真的有“又真又活的神”。绝对有神这是绝对的真理!当我真知确信有神后重新在主面前诚心诚意地认罪悔改真正接受了主耶稣作我个人的救主。


很奇妙!祷告后心中有莫名的平安和喜乐并时时感觉到神的同在;好像的眼睛就在病房里看着我的一举一动。可惜这光景只有短短的七天左右之后重新让我落在黑暗中、疑惑中。时而感觉有神时而感觉无神;时而感觉神同在时而感觉神离我太远;时而感觉神是可畏可惧的不要再犯罪了;时而感觉神是慈爱的主耶稣也担当了我的罪无论如何犯罪后再认罪就没有关系了……。我这样凭感觉、靠行为又以自我为中心来信靠神的光景差不多痛苦地挣扎了一年才让我真正蒙恩走上了稳定、坚固、纯正就是以神为中心并扎根于《圣经》“本于信以致于信”的信仰之路。


住院三个月左右我同母亲为朋友的事顶嘴她见我这个样子还如此嘴硬就开始不管我了。本来一直是母亲白天黑夜在照顾我我却没有一点感到亏欠母亲的心反倒以为到今天这个地步是母亲的缘故是她欠我的债是她害的。可见我的败坏并我当时的悔改信主与神的关系是何等的表面、空洞、自欺欺人呢!这是我公开承认相信主耶稣作我救主时在母亲面前作的“见证”。所以她以为我是假信的弟兄姐妹在被我骗。


后来医院见家人不管就通过派出所、居委会硬送我回家。那时我心里非常害怕知道回家的后果是让我早死。对于真理不明白的我当真正要面对死亡时特别已确信有神当然也信有地狱所以内心很惧怕又矛盾活着怕苦难或家人的虐待自杀又怕下地狱。这时主让一位老姐妹送我一节经文“唯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马太福音1022我就一直反复思想着也不知什么意思。很奇妙我心中竟有莫名的平安而不再感到害怕了。


回家当晚家人商量后就把我送到我哥不再打算住的单位宿舍里。这是一间不到10平方米的房间里面有一张写字桌一只便盆和一张为我特制中间留有一孔的硬板床及装有垃圾的破木柜。好像让我自生自灭就等着来收尸?若没有主耶稣爱我这夜就是我的自杀之夜了。然而主与我同在虽然我孤单住在这破旧杂乱的房间里躺在特制的床上也很不舒服但内心却很平安又有盼望。第二天主感动肢体们来帮助我打扫卫生准备了一些日常生活用品又为我去家里换了棕棚床并劝家人来照顾我。


在卧床的头一年母亲为我送饭搞卫生断断续续有几个月后来为我雇人服侍我再后来经济上吃不消就不管了。因为当时法院虽判了一些钱来赔偿但对方说没有钱所以一直是拿不到该拿的生活费让母亲很生气而我又不听话她就不愿管我了。但是每年的房租水电费还是母亲为我付的并且每年春节送过年菜、年货和100元钱给我。从1997年至今都是神亲自感动、引导在基督里我所敬爱的肢体们来供给我其它生活上的一切需要的。其中特别有几位姐妹长期默默无声、任劳任怨地用心、用力、用时间、用金钱来照顾、服侍我这个卑微的罪人。在此我要在基督里由衷地感谢在我的见证上有份的每一个亲爱的肢体正是你们的爱心劳苦让我今日可以作主耶稣的见证唯愿我的恩主耶稣基督照所应许的亲自赏赐、报答你们。人若偶而行行道做几次的工是比较容易的。但是要天天、月月、年年无论是炎夏寒冬无论是刮风下雨都能不间断地来服侍我实在是要付上许多的代价也是常人所无法想像、无法做到的。我深深地相信这是神迹!


我的身上有许多的恶习抽烟是其中之一。因主怜悯我已瘫痪在床有许多恶习就自动离开让我少了许多痛苦的挣扎;但烟一直无法丢掉。因我吸烟很厉害一睁眼就吸而且曾经戒过却以失败告终自认是无法戒烟的人。信主后知道基督徒吸烟是不应该的是得罪神、很不荣耀神的事。所以接受主耶稣后就求主让我戒掉。当时还让主内的姐妹帮我用肢体们因神的爱给我的钱去买昂贵的烟来吸。结果内心大受责备大大不安我连忙向主认罪求主拯救我脱离香烟的捆绑。过后虽不敢再用主给我的钱去买烟但别人给我时还是照吸因我实在胜不过烟的诱惑。其实我的内心很苦也实在不愿再吸;心里知道从任何角度来说我都是不应该吸烟的。这样我一边吸一边认罪求主拯救。


差不多过了一年在1997年的除夕夜有朋友给我吸烟我吸了半根竟好像无法再吸下去。当时里面很清楚是主的拦阻是主已经听我的祈求救我脱离了烟的捆绑就看我顺服不顺服是不是真心要戒烟。感谢主 我马上把烟丢掉了——永远丢了并在朋友面前见证我所信的神已释放了我使我不再受烟的捆绑且见证我以后不会再吸烟了。然后在主面前献上了感恩的祷告。至今我没有再吸过一口烟并深信永远不再!其间虽常有人让我吸烟又劝我吸但我告之“不要说你的烟要几元一根就是几百、几千元一根我也绝对不会吸的。”


当时因我的处境特殊免不了被人说三道四。有人以为我真信;有人以为我假信;有人以为我得救重生了;有人以为我得救但没有重生。因为生命没有见证没有改变不要说别人怀疑我的信仰就连我自己也常常怀疑到底有没有真的得救重生?同时又常常有魔鬼的欺骗控告“你自杀算了你犯了这么邪恶的罪神是不会赦免的因为你是明知故犯。你这么败坏、这么邪恶是永远不会得救的……”


赞美主!那“使人有盼望的神”罗马书1513也在我里面作的善工给我信心和盼望。因主说“康健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马可福音217又说“压伤的芦苇不折断将残的灯火不吹灭。”马太福音1220正是神的话光照、引导、坚固我使我有信心重新回到神的爱和真理的光中。


初信时我对祷告很不明白每次祷告没有什么希奇的感觉也不知神有没有垂听就勉强自己要以单纯的信心祷告祈求这位看不见、摸不着也是感觉不到却是实实在在地存在的“信实的造化之主”彼得前书419),“就是自隐的神”以赛亚书4515。在信主一年左右的一天我读完《圣经》后又读了两遍属灵书《在基督里长进》重新反复思想关于得救、重生、称义、成圣的信息并且对照经文省察自己到底有没有得救、重生。


在思想中我确定自己真的已经得救重生了因为这是“信实的神”所应许我的。于是我在主前再次献上感恩的祷告“主耶稣我相信你在十字架上所成就的救恩是给我的我也接受了。谢谢你拯救我的灵魂赐给我永远的生命。我得救、得永生是你给我白白的恩典并不是靠我的行为是因着你给我的信心并不是我自己的信心。谢谢你听我的祈求赐给我真正的信心奉主耶稣的名祷告感恩。阿们!”这可能是我第一次非常清楚明白从内心深处发出的感恩祷告。祷告后我的心灵中充满了说不出的平安、喜乐全身一下子变得十分轻松好像所有的重担全部卸完尝到了以前只在书上看过自己从未有过的种种奇妙感受。


曾有一段时间四个月左右),主让我那有高血压、老年痴呆症等病的父亲来为我送饭让我学习一个非常重要也是必须要学会的基础课——“舍己背起自己的十字架”。当时我父亲身体已很弱到我处几乎是移着脚、拖着步来的;有时他也会走到四楼我住三楼或旁边的房间去敲门而误以为房东把我藏起来了去向房东要人;有时他会劝我不要躺在床上要起来出去走走、锻炼锻炼……。他就是在这样的光景中为我送饭直到有一天他在回去的路上跌倒送进了医院几乎同我一样大便失禁长期卧床为止。他每天早上为我送几个淡包、豆腐肉包或大饼、煎饼当一天的饭食。开始吃的几天还可以但连着吃几天、几星期就难吃了甚至有难以下咽、反胃的感觉。因我从小是吃米饭长大的一下子每天吃面食很快就吃厌了;但见父亲如此辛苦送来实在开不了口让他换米饭来也不敢拒绝怕伤他的心又很怕得罪我的神。就一边勉强自己“谢恩”吃一边求主拦阻父亲为我送饭来;心想宁可饿死也不愿父亲为我送饭来宁可饿死也不愿天天吃这么难吃的面食。我再三在主前切求求主拦阻父亲为我送饭来或让父亲换米饭来。但主并没有垂听。


我终于想出了妙计。因那时我隔壁刚住进一位主内弟兄他从农村来城里打工每天都是买早饭吃的。我祷告主后就鼓起勇气同弟兄交通讲我的难处请他帮我每天吃一半的面食这样他可以省下早饭钱我也可以勉强吃完另一半就不必这样为难了。因为最难吃的是冷却后到中午才吃的面食当时又是冷天。所以弟兄若帮我吃一半另一半我趁热吃就比较容易了。这位弟兄很爱主又体贴我的难处马上答应明天开始帮我。


我当时很高兴但祷告后却发现有可能让弟兄帮我是主不喜悦的。我祷告的时候其中有许多的责问你真的相信十字架是你的荣耀吗?你不是自己让主耶稣作你真正的救主和生命之主吗?为什么这事不让主耶稣作主而要自己作主呢?你不是愿意为主殉道吗连这样的小事都不肯顺服还说什么为主殉道你不是自欺吗?为什么主为你舍命流血你却不肯为主吃面食呢?你看你的父亲没有神的生命还带着病弱的身体天天为你送饭来你自称有神的新生命还不肯吃、不愿吃岂不是连没有新生命的父亲都还不如吗?你还说活着是为荣耀神、为作主耶稣的见证吗?……经过反复地思想、挣扎、争战晚上我就在主前降服下来流着泪祷告“主啊我明天去谢绝弟兄的帮助我愿意跟主脚踪来走顺服天父的道路。求主加添信心、力量给我忍耐使我能背起这个荣耀的十字架来跟从主。”


第二天当弟兄来时我就告诉他昨天我被主责备管教和我挣扎顺服的经过“所以我不能让您来帮我了只能谢谢您在主里的爱心。”弟兄走后我感恩后开始吃但昨天的平安喜乐并没有让面食一下子变得很好吃。然而我内心在主前立志不管怎么难吃我就是一点一点吃也要把它吃完一点一点舔也要把它舔完。奇妙!第一天好像还是难吃第二天却发现已经没有以前那么难吃也没有咽不下、反胃恶心的感受了。正是这样一个小小的背十字架的经历为我在日后的背十字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使我有能力走因信而活、单单仰望、顺服神的属灵道路;使我在日后跟从主变得容易、轻松了。


在我的生命中有一件事若不是真蒙主恩是永远不会改变的因已刻骨铭心),就是我对母亲的成见或偏见。从小以来我没有对她有过任何好感只有很深的隔阂并常常怨恨她。我每遇一些不顺的事都会怪怨于她。这样对我来说最最不能饶恕的人就是母亲了。因为只有她对我的伤害是伤在我的心里曾让我难过得有心绞痛的经历。并且我一直以为别人对我不好是正常的他们没有理由要对我好因他们是别人;但母亲对我不好就实在太反常了是不可饶恕的因她是母亲啊!


信主后我知道要饶恕人像主饶恕我一样。对于别人我真的都饶恕了;但对于母亲却只有外面的饶恕内心总是无法饶恕只不过压进心中更深之处而已旁人不一定感觉得到但母亲她自然感觉得到。所以我初信主耶稣的头几年她一直以为我是假信是在欺骗基督徒因她实在深知我本性的诡诈。但我真正重生后神首先让我对付内心不饶恕母亲的罪让我向母亲诚心诚意地认罪;求她的饶恕和原谅。


我以前是应付人的这次却是面对神了。因为我已清楚知道我的责任是认自己的罪对付自己的罪;而母亲不管怎样她的过犯是她自己要面对神的事与我无关。我不否认母亲有过错但看看自己这么多、这么大、这么严重的罪都蒙神的恩而赦免了我还有什么理由因她一点的过错而不饶恕她呢?神使我真正从心底完全饶恕、接纳了母亲并真诚地向她认我的罪过。当时她还以为我作假但过了一段时间后她就发现我真的改变了故她对我也因此改变就更加爱我了。感谢神!如今我们母子关系非常正常她很爱我我也爱她。从来没有享受过母爱的我竟然在基督里尝到了母爱这完全是神的作为断不是人能做得到的。从前我是“瞎子”母亲无论怎样爱我都看不见感觉不到也不放在心上一切以为理所当然;但她有一点的亏欠过错就让我耿耿于怀牢记在心。等到主耶稣开了我的眼睛我就看见了也感受到了母亲的爱。虽然母亲在许多的事上已力不从心无法帮我但起码她一直至今在尽力帮我。而我呢?又有什么地方配她来爱我呢?我真的不配真的一无是处一切都是我亏欠她老人家。而今已享受到母爱的我却无法再报答亲恩孝敬、侍候她老人家了反而还让她为我操心又费财、费力。唯愿我的主记念她并怜悯她。因至今她还不愿听福音也许主的时间未到?也许我还有亏欠之处要对付?求主怜悯!愿我的心充满神的爱以这样的爱来爱母亲或许能感动她归向主。


信主后我的许多环境没有变但自己却被主改变了;原来许多难以忍受的种种难处和痛苦在我的新生命中不再存有或不能再伤害我、捆绑我了;这方面的见证实在不少。我从健康如天马行空的人一下子成为终身瘫痪需人服侍的人;从一个无神的人一下子成为信靠神的人;更是从一个至卑微的人一下子成为至大至荣的神的儿子——这一切都是神无尽的怜悯和恩典!如今的我在基督里已十分知足因我的好处实在不在主以外。并且主的恩典也实在够我用而且有余。因为有了主也真的有了一切;所以除了主我已无所求。就如诗曰


“除你以外在天上我有谁呢?除你以外在地上我也没有所爱慕的。我的肉体和我的心肠衰残但神是我心里的力量又是我的福分直到永远。”诗篇7325-26


敬忠道 中国大陆基督徒。

来源:生命季刊
最后编辑葡萄枝 最后编辑于 2017-02-19 23:59:57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