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一个未婚妈妈的重生之旅

[ 8017 查看 / 0 回复 ]

一个未婚妈妈的重生之旅

忧郁的我,想自杀
大家好,我是小帆(化名)。我出生在台湾传统信仰的家庭,但是,我对上帝的信仰没有什么认识。

国中二年级时,我被诊断出患中度忧郁症,需要吃忧郁症的药。本来这些药是要分剂量吃的,我竟然当成感冒药一次吞下,结果导致在保健室昏昏沉沉躺了一天。

那天,有位固定会来我们辅导室的传道人,又来关怀学生。她跟我传讲耶稣,我当时觉得这个人好奇怪喔!她所传讲的耶稣,对当时的我来说,如同天方夜谭。我把这个疑问放在内心,我只知道,她给我温暖的拥抱,还送我一条十字架项链。我觉得这个传道人蛮爱我关心我的,但是我并没有多想。到了高中,又是打工又是学英文,日子过得很充实,我渐渐淡忘当时传道人跟我说可以去教会的事情。

高中二年级,我谈了一场恋爱,我的男朋友长相帅气,我也因此被其他女生嫉妒,她们欺负我,我觉得好委屈,想休学。我再次找到那个传道人,并告诉她我想自杀,却也因为如此,感谢神的恩典,17岁的我受洗成为基督徒,开始了我的信仰生活。

我参加小组,唱诗歌,是上帝带给我力量和安慰。上帝透过许多辅导,陪伴我读圣经,带我出游,陪伴我走过青涩的求学生涯。

带着羞愧,进入婚姻
大学时,我就读基督信仰背景的学院。爸爸不准我交男朋友,所以我开始网络交友。大四要毕业的那年,我的功课因为谈恋爱整个荒废,沉浸在自以为是的爱情里,渐渐的,我离开了教会,离开了神。

后来,我发现男友一些劈腿行为,让我非常伤心,也愕然发现,他竟然是卖淫集团底下的马夫。我决定分手,但是我竟然发现我怀孕了……未婚怀孕,我当时非常惊恐,我妈妈要我去堕胎,当时我的信仰告诉我不可以流无辜人的血,于是我跑去和男友同居,因为我非常害怕,根本没有准备好当妈妈。我爸爸非常生气,把我逐出家门,断绝父女关系。

怀孕期间,我非常痛苦,几乎每天流泪。我也想过手术拿掉孩子,但是在照超音波的时候,听到她的心跳,看到她小小的身躯。我多么不舍,这中间,我曾经想把小孩出养到国外,后来我舍不得,又回去找男友。我想把小孩生下来,想给小孩一个完整的家庭。我非常想念家人,尤其我的父母亲。但是他们觉得非常丢脸,每次妈妈打来电话就是骂我,说我不知羞耻。我被夹在父母亲跟小孩之间做选择,我很为难。

最后我决定结婚,只有简单的登记结婚,和我原本期待的婚礼完全不同。没有婚纱,没有婚礼,没有父母的祝福,带着羞愧,也带着责任,草率地进入婚姻生活。

爸爸也因此不准我回家,将我赶出家门,认为我丢尽他的脸,他老人家教养无方。曾经,他们看作望女成凤的女儿,竟然未婚生子,还奉子成婚,这对父母来说无异于沉重的打击,父母对我做这个结婚的决定非常不看好。

然而我虽然有了小孩,但我内心根本没有准备好当妈妈,在我心中,自然对小孩有种觉得她是来破坏我生命计划的,我没有办法成熟、耐心地照顾小孩。所以常常,内心出现一种对小孩又爱又恨的情节。

其实我内心知道,老公做的是不对、非法的职业。但是为了生活,为了孩子,我得把我的良心淹没。老公周围都是美女如云的试探环境,我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就这样,我过了五年远离上帝的生活。我的内心非常痛苦,因为得不到真正的爱与安全感,我想逃离这个婚姻。

就在一天,我不经意地发现老公的脸书出现和外遇对象去汽车旅馆的照片,我的心瞬间崩溃,我为了这个男人众叛亲离,他竟然如此对我!当晚一发现,我本想提告这个第三者,突然有个怜悯的念头:我如果告她,让她有不良记录,那她以后找工作怎么办?我后来,毅然决定离开这个家庭,离开这个错误的环境,随便拿了家当,一无所有地回到自己的家乡。

爸爸生病后,我们和好
我带着对爱情失望透顶,伤心欲绝的心情回来,父母愿意重新接纳我吗?教会的人能接纳我这个浪子吗?选择回家,我的内心有很多挣扎和担忧。但令我感恩的是,神垂听我的呼求和祷告,祂使用一位一直关心我的属灵辅导,她一直为我代祷,没有放弃我,甚至接待我到她家住一阵子。

我跟辅导说,我想念我的爸妈,我知道我真的做错了,让他们伤心,这五年我都不敢见他们。我好想跟他们和好。辅导说,真心悔改,神会开路的。

有天半夜,我做了个梦,我梦到我跟辅导在聊天,突然有股强大的力量把我拉回我的家里,我起初有点害怕,拼命想抓住,后来听到神跟我说:“是我!”在梦里,我看到爸妈,也看到整个小区天空弥漫着一层黑绿色的云,然后我问神这是什么意思?上帝回答,这是“死亡”。我实在不明白,但是我就是放在心里继续祷告。

一个月过后,我得知爸爸爸爸身体不舒服,住院了。我去医院想看他照顾他,他都把我赶走。后来妈妈打电话说,爸爸的脚疑似有肿瘤。我马上打给教会的人,请求教会的弟兄姐妹为我爸爸祷告,然后马上送爸爸去医院治疗。结果被医生告知,爸爸是罹患骨肉瘤,生命只剩下3个月,我强忍住眼泪,不能在爸爸面前哭,我冲出急诊室,泪如雨下:“神啊,我才要跟爸爸和好,你现在是在跟我开玩笑吗?”我望着向来坚强的爸爸的背影,听到他因为癌症呕吐不舒服的哀号声,我心疼不已。我在心中祷告:“上帝,你一定要救救爸爸啊!”

我不知道该怎么走下一步。医生说要转院,后来奇妙的,遇见了一位专门替骨肉瘤开刀的陈医师,他和我说,我只能救你爸爸一半的机率,其他的要看老天爷的安排。

爸爸截肢手术非常成功,这段期间,我和妈妈轮流照顾爸爸,特别是这段时间,我和爸爸说了好多心理话。爸爸是个硬汉,什么苦都自己吞下来,这是我们父女第一次在病床边如此亲密的对话。我第一次听到爸爸对我说:“孩子,爸爸怎么会不爱你,爸爸心疼你被那个烂男人糟蹋,才说气话和你断绝关系啊!”我一直哭着对爸爸说:“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错过了这五年,没有好好关心你。”

在照顾爸爸这段期间,我帮爸爸洗头,擦澡,甚至帮他处理排泄物。我不是专业的看护,但是因为神的爱,让我鼓起勇气陪伴他走这条艰辛的抗癌之路。

这是一条恩典之路
因为爸爸的重病,重新凝聚了我们一家人。爸爸在病床前,和我们这群小孩们和好。以前爸爸个性都不和我们多互动,就是用打骂作为管教方式。我们都觉得爸爸好冷漠,严肃。爸爸在生病期间,开始懂得和妈妈说感谢的话语,这是神透过这场疾病,彻底改变爸爸的生命,成为我们家的祝福。

牧师前来问爸爸愿不愿意受洗,爸爸表示愿意接受耶稣成为救主。经过一年半的化疗,在2015年的1月29日,爸爸安然过世了。我们举行简单的基督教安息礼拜,妈妈因此也走进了教会。以前,她很需要别人的陪伴。感谢主,在爸爸过世满一年,今年起,妈妈在教会有服事,愿意关怀别人,主日唱诗歌,敬拜神,她非常喜乐满足。接着,我的两个弟弟也受洗了。

回想我们家这几年的道路,虽然是个苦难疾病的际遇,却是神恩典之路的开始。

信仰路上,有怀疑,有欢笑,有哭泣。神一直没有离开过我。祂的慈绳爱索一直牵引着我,没有忘记一人信主,全家都要得救的应许。

2014年,我再婚,神恢复我心中渴望的家庭,也让我穿上婚纱,修复我内心深处的伤。2015年12月,神赐予我一个儿子,小名“小恩典”。在我物质缺乏时,神告诉我,全能的神必定赐给你生产乳养的福。整个孕期,我都没有做自费的产检,都是透过祷告交托。孩子生下来是个健康又爱笑的宝宝。

介入上段婚姻的第三者,我也彻底饶恕了她,因为神的爱,我原谅了她,接受她的道歉。得知她后来怀孕,找到归宿结婚了,我们在生活上还成为互相讨论育儿经的朋友。她还送我她亲手做的手工香皂。神何等奇妙,医治我的伤,让我放下苦毒的心情。

谢谢神,当我愿意选择饶恕,神开启一段奇妙的饶恕和好的路。这个当初带给我伤害的姐妹,竟也成为我生命的祝福,让我脱离黑暗,我的生命更加成熟。

谢谢神带领我出黑暗,入光明。祂赐福我的家庭。满有怜悯的上帝,祂是渴望和人建立关系的主,不管我们生命在什么景况,祂应许永不离开我们。我要为主而活,继续传扬主的爱!

因我们神怜悯的心肠,
叫清晨的日光从高天临到我们,
要照亮坐在黑暗中死荫里的人。
把我们的脚引到平安的路上。
路加福音 1:78-79

作者简介:
小帆,现居台湾,全职妈妈,信主16年。

来源:今日佳音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