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漫漫求学路,浩浩救主恩

[ 1487 查看 / 0 回复 ]

漫漫求学路,浩浩救主恩


作者:萨林娜



01 初入校园

2000年,17岁正读高一的我接受了主耶稣。2002年9月,我考入中国青年政治学院,虽然分数在我就读的高中是文科第一名,可是在中青院这样提前录取的学校,加上民族分,刚好是内蒙的最低分。我很清楚我能上这个大学完全是神的旨意,因为凭我自己的才智和努力是绝对考不了这么高分数的。

那时,我长期失眠,几次想退学,老师们都鼓励我好好学习,说不定能考上本科,结果我却考了第一名。老师们都很惊奇,却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事实上,我读高中时一直和神较劲儿,不愿顺从祂的带领。高考前我连续三天失眠,吃三片安定都没有用。在第三天深夜,我痛苦极了,终于俯伏在神的面前痛哭起来。我向祂祷告,承认自己的软弱和无能。那时我终于对神说:“我愿意顺服你,我愿意放下自己的骄傲,我愿意改变,我把自己完全交在你的手中,你看着办吧!”

做完这个祷告,我竟然立刻就沉睡了。

第二天上考场,我丝毫不觉得困倦,反而像个得到新生的人,内心充满喜悦和安宁。能否考上大学对我来说已经不再是最重要的事情;最重要的是,我知道耶稣在我的身边,祂会陪我走完一生的路途。每次考试前,我都默默地祷告,不是求祂让我考好,而是求祂带领我,使我走在祂为我预备的路上。考试结束后,我已经做好了补习一年的准备,不管结局怎样,有耶稣在我身旁我一点都不害怕。

成绩出来了,高得惊人!我的心立刻充满敬畏,知道这是主的恩典。我跪在地板上,向祂献上感恩的祷告。当别人来恭喜我、夸奖我的时候,我非常害怕,因为知道自己不配得。

但是当我来到中青院时,我却很沮丧。我生性自由散漫,对政治之类的宏大叙事有天生的抵触情绪。我发现这所学校政治氛围浓厚,周围的人几乎全部是党员和入党积极分子。而且,我身边没有一个基督徒。那时妈妈千叮咛万嘱咐:“等上了中青院可千万别再提主的事儿了,抓紧入党吧。”

我觉得压抑,只有在神面前哭泣祷告说:“你为什么把我带到这样一个地方来?我身边一个基督徒也没有,我该怎么办?”那时一句话进入我心:“我把你放在最黑暗的地方作光作盐。”

我说:“主啊,我只是个土里土气的小姑娘,入学成绩全班倒数,又是内蒙来的,谁会听我呢?”

主又对我说:“放心,我与你同在。”

四年来,这句话给我力量和勇气,在中青院广传福音的使命也从此交付给我。

刚一开学,我并不知道该如何传福音。但我确定一点,我不能隐藏自己基督徒的身份。那时,大一新生有一门课叫“大学生发展辅导”。老师说:“我们来做一个游戏,先报名再说游戏规则。”那天我和一个男生报了名。老师说:“你站在讲台上,给你五分钟的时间,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于是就开始了计时。我愣了一秒钟,开始用稍稍颤抖的声音说:“你们听说过耶稣吗?你们认识耶稣吗?我真想让大家都来认识耶稣。我认识耶稣,祂是我的主。也是我最亲密的朋友。祂为我们的罪被钉死在十字架上……”

当计时结束时,我基本把福音讲完整了。全班很安静。老师说下一个环节是请同学们针对我刚才的讲话表达想法。有的同学说:“我觉得很宁静,仿佛在教堂了。”有的说:“我觉得她是个很真诚的人。”也有的人觉得反感,一个男生说:“我觉得她像个老修女。”还有一个男生说:“我记得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不得在公共场合宣扬宗教思想,所以她的行为属于违法行为。”……

通过这个游戏,我也大概了解了同学们对福音的基本想法,于是心中默默地为他们祷告。

大一那年,圣诞节前一个多月,彼得老师告诉我,教会正在准备一个福音性的圣诞晚会,每个基督徒可以带两三个朋友来参加。我很兴奋,问他可不可以多带些。他说可以。结果我带了三十多个人。在这之前一个月的时间里,我每天跪在神的面前为他们祷告,希望他们都能认识耶稣。可是那天的结果很让人沮丧:一半的人没听完就走了,其余的很多人显出明显的反感和不耐烦,有一个女生还在结束后把教会送给她的礼物都扔给了我,说她以后再也不参加这种活动了。只有一个女生站了起来,表示愿意接受耶稣。但也只是因为她当时感受到了人的爱,后来就不再愿意聚会了。

那天晚上我几乎彻夜不眠。我质问神: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难道我为他们祷告得不多吗?难道我对他们的爱不够吗?难道我什么地方做得不好吗?……以后的几天,我都处在一种非常沮丧的挫败感之中。

然而神很快让我看到自己传福音中的问题:把他人是否得救完全看成自己的事情,甚至为他人祷告都是想靠着自己的努力来“感动神”;却不知这一切都掌管在神手中,我只是神的仆人,是祂手中的器皿。

我很快从那次挫败感中恢复过来。在大一的第一学期,神通过彼得老师,将各样福音的真理教导我。他所宣讲的道纯正而甘甜,带着改变生命、建造生命的大能,在四年的时间里,使我的生命渐渐强壮起来。那深刻而美好的道唤醒我的灵魂,使我心充满欣喜。他曾教导过我们,要持守真道,要与道共存亡。因着他这样战战兢兢地宣讲神的道,服侍每一个灵魂,我的信心开始建立在《圣经》的根基上,不再随从感觉,不再追求神迹。

回想我刚信主时,只是把基督信仰当成一种独善其身的工具和心灵安慰;然而在彼得老师带领我的四年里,神的道彻底地更新了我,他对失丧灵魂那舍己的爱唤醒了我。从此,神的道成了我生命的根基,福音成为我生命的核心。

从大一起,我每学期都会把班里同学的名字列一个名单,一个个地为他们祷告。每周尽可能邀请人去教会。然而到了周日早晨,我一个一个地打电话,去宿舍敲门,绝大多数的人因各种原因都不去了。所以通常是我灰溜溜地从一个宿舍出来又到另一个宿舍,碰一鼻子灰,最后还是自己一个人怏怏地去教会。

这与中青院的大环境有关。第一,学校的政治氛围比较浓;大多数学生都想入党,所以对“宗教活动”心生排斥,担心会影响自己的前途。第二,由于是提前录取学校,生源素质很高,大多数学生都是各个省的尖子生,人心比较骄傲、刚硬。第三,世俗化程度较高;学生很早就开始追求各种政治、经济利益,参加各种实践,而忽略灵魂的需求。

诚然,以上三点只是不完全的概括,并不能否认中青院仍有很多非常追求真理的学生。

我买了很多《圣经》送给班里的同学,上课时也给他们写福音性的纸条,经常唱赞美诗给他们听。在课上,老师讲到基督教问题时我会用《圣经》里的话回应他。虽然没有果效,心里却没什么抱怨。

渐渐地,我成了一个“名人”,很多外系的同学都知道02级新闻三班有个基督徒。

02 福音的果子

2004年,教会举办了一个关于宣教的通宵祷告会和环城祷告会。那天晚上,圣风老师讲得很激动,我却睡着了。第二天清晨的环城祷告我又一直在车上睡觉,现在回想起来,圣风老师一定很失望。可是那天一节经文却改变了我,就是神应许亚伯拉罕,他的脚掌所踏之地和眼目所及之地都要赐给他为业。我知道这应许也同样给了我。那天,神也把“北京要复兴”的异象第一次放在我的心中。

回到中青院,我开始围绕着中青院为它做祝福的祷告。虽然正好腹痛,又极其疲惫,神还是给我足够的力量,使我用脚掌走遍中青院每一寸土地。我走遍女生宿舍楼的每一层,祈求神从这些宿舍中拣选更多的人;又走遍教学楼和办公楼的每一层,祈求神从中青院的每一个系、每一个年级都兴起祂的仆人,使每一个试图认识主的人都能从本系本年级找到基督徒;又走遍每栋家属楼、地下室和民工住宿区,很多人以我为怪,和我说话我也不回答,只是祷告主拣选他们;还踏遍校园的每一个角落,指着一处处长廊、凉亭和草地说:“将来必有弟兄姐妹一起在此查经敬拜神。”

就这样,我用了近三个小时走完中青院。当我拖着体力透支的身体回到宿舍时,我心里得到了确据:神已经应允了我的祷告,中青院已经蒙了神的眷顾和悦纳;并且,祂会从这所学校兴起许多人。

入学两年后,神赐给我第一个得救的灵魂,就是阿飞。从入学起我就感觉到他是主所拣选的人,虽然那时他是班长,又是入党积极分子,对福音也很反感,主却感动我一直为他祷告,每周邀请他去聚会。一开始他还推托,后来直接对我说:“萨萨,你别再给我打电话了,也别再和我说这些事了。”我有点伤心,却不致失望。有一天晚上,我和他一起看了《十字架》的光碟。就在那个周六晚上十一点多,他给我打电话,问我第二天是否可以带他去聚会。我拿着电话愣在那里,又赶快说好。第二天带他去聚会,他听到彼得老师坐在他旁边为他祷告,心里非常感动。那天他就做了决志祷告。

阿飞信主后,信心成长得又快又坚定。他放弃了入党的名额,这事引起很大的风波,他却没有动摇。

很快,阿飞认识了飞雪,第一次带他去教会,飞雪就做了决志祷告,虽然当时还不明白,做完之后还问:“刚才都是你编的吗?”主却亲自带领飞雪。虽然我和阿飞对他有很多亏欠,主却不亏欠他,给他明白《圣经》的恩赐,他的信心虽经历很多波折,却终究扎根牢固,成为神宝贵的器皿。

接下来,婷婷与玲也都接受了主。婷婷是阿飞传的福音,一传就信了。那天我们为她祝福,愿神使她成为像天使一样给别人带来祝福和安慰的人。如今看来,神的确如此使用她。玲也是我同班同学,我从一入学就开始给她传福音,大一圣诞节上站起来的就是她。她是个好姑娘,心地单纯、善良、柔软、美好,一切女子的美德都集中在她身上,可是三年以来,每次邀请她去教会她都说不敢,觉得自己不配。终于大三的一个主日,她去了,当天她在《有一件礼物》的歌声中流着泪接受了耶稣,我也哭了。那天和她一起接受主的还有武浩,如今也成了神大能的仆人。

随后,福音在中青院开始遍地开花:阿飞领来了馨,她在抵挡很长一段时间后终于流泪接受了主;我又带来了另一个同学,也是我大学里最亲密的朋友雨。她经过三年的抵挡与对教会的偏见,终于归向了神。雨归向主实在是神迹!她的心曾经多么刚硬而悖逆啊。我很多次给她传福音都又气又伤心得快哭了,可主的怜悯与大能却最终得着了她——如此忠心、单纯、仁义、聪慧、勇敢的使女。

易君(后来成为作者的丈夫)虽然不是在我们教会信主受洗,但后来在此期间也委身在我们的教会中,渐渐成长为领袖。我们两个开始在教会中同心服侍。再后来,好多学生相继接受了耶稣,有些我都记不清了。当我毕业时,几乎所有系所有年级里都有了基督徒,我们也果真在长廊、凉亭、草地上唱歌、查经、传福音。

不仅如此,中青院已经形成了基督教的氛围,学生们开始关注信仰,开始产生兴趣,开始公开谈论,开始试着了解……我曾问过每周在校园里卖书的书贩子,他说每天都能卖出去好几本《圣经》。

03 主的葡萄园

随着信主的学生越来越多,学生们从伊甸之门聚会点分了出来,单独成立了学生聚会点,当时还没有名字,只叫“城市复兴教会学生点”。除了中青院的学生,还有地大、体大、外经贸等大学的学生,加起来不到二十个人。先在西郊宾馆附近租了个小房子,后来转移到“长远天地”,就在那时,我们一起为这学生团契起名叫“葡萄园”。再后来又搬到东升园,我和小鹰一起把不大的房间布置得好漂亮。在东升园稳定了一段时间,人数越来越多,一个房间坐不下就坐两个房间。然而就在这时,一件让整个葡萄园伤痛的事发生了:彼得老师不再继续牧养我们了!

彼得老师走后,葡萄园经历了一个很大的波折。聚会的人数开始减少,有时甚至坐不满一间屋子。所有的同工不约而同地软弱,同工之间不同心,彼此指责。很多人不太接纳新来的约翰老师,信心渐入低谷。很多新朋友不再来聚会了。眼看着葡萄园要荒凉了,我们的心极其痛苦。

直到一个主日,我们十几位同工在聚会后开同工会,开着开着就变成了诉苦会,之后又变成了指责会。直到易君说:“我们不要再抱怨了,不要再互相指责了,我们拉起手跪下来一起祷告吧!”当我们跪在主的面前开始祷告的时候,每个人都失声痛哭。我们一起伏在地上认罪悔改,承认自己的软弱,又为葡萄园竭力哀求。所有人都痛哭,放声祷告呼求,求主怜悯我们,复兴我们。从那时起,神把合一的灵放在我们当中,也开始重新复兴我们的葡萄园。

自那以后,葡萄园由比较散漫的牧者中心的团契,逐渐转变为管理规范、分工明确、各司其职的同工中心团契;由以周日听讲道为主要成长动力的模式转变为个人灵修、小组查经、高校循环祷告会为成长动力的模式。随着团契的健全,聚会人数更加多起来,又分成上下午两个聚会点,就是葡一和葡二。后来葡二的人数又多到坐不下,又分成了葡二和葡三。虽然每次分离对我来说都是极其痛苦的事情,尤其是和玲、郝雨、飞雪、阿飞分开,同工们都觉得非常痛苦,但因盼望摆在前面的喜乐和更大的禾场,就暂时抑制个人的情感,投入到新的服事中。

04 考研之路


2005年9月,我开始准备考北京大学的研究生,主要原因是想和易君在一个学校(那时我们已经在主里确定了恋爱关系)。我也有一个心志,愿意在北大继续传福音,带领人归向主。

离考试只有三个多月的时间了,我才开始正式准备,在别人看来考上是不太可能的。而且我在整个考研期间从来没有停止过聚会,整个周日只侍奉主,直到考研前一周仍是这样。教会里各样服事也没有停止,正好赶上圣诞节期,很多服事也没有推托。另外每天来到自习室,第一件事就是读一个小时以上的圣经。我大量的心思仍放在传福音上。那时与我一起考研的人以为我疯了,变成了宗教狂热分子。可我心里知道,不管眼前的事多么重要,在生命的优先次序中,神始终是第一位。

有一天,一个同学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我说,我若能考上北大就真是奇怪了。听了这话我心里有些沮丧。那天回到自习室,按照读经顺序正好读到《尼希米记》,读到以色列人要重建耶路撒冷的城墙,外邦人却嘲笑他们说:“这些软弱的人要干什么呢?你们要一日完工吗?这么短的时间怎能完成这样浩大的工程呢?你们所修的石墙就是狐狸跳上去这墙也要倒塌。”然而百姓依靠神专心做工,52天就完成了整个工程。我急忙拿出日历,算了一下,从那天到考研,除去每个主日,正好是52天。

这事给我很大的鼓励。随后,我又翻到《撒迦利亚书》,又看到一句经文:“万军之耶和华说:‘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灵方能成事。’”我的心立刻被感恩与喜乐充满,我知道我只要专心复习,结果交给神便是了。

在考研的当天,临出发前,我翻开圣经看了一眼,《以赛亚书》33章的一节经文跃然纸上:“你一生一世必得安稳,有丰盛的救恩并智慧和知识,你以敬畏耶和华为至宝。”我高兴得眼泪都要流下来了。

两天的考研很顺利,尤其是考到电影史那天。在考试前我曾开玩笑地说,若是考伯格曼和中国电影50年就好了。因为伯格曼一直是我本科研究的题目,就是闭着眼睛都能答满分,而中国电影前五十年又是我最有感情也准备最充分的部分。试卷发下来我惊呆了——正好考这两个题目!结果,我这一门课就打了136分,遥遥领先。考试成绩出来后,我是专业第二名。

本以为招生名额一共有四个,去交复试资料时才知道那年只招两个。我一下子慌了手脚,因为我的初试成绩和第三名只差一分,几乎不占优势,而最终录取是从前三名中选两个,所以我被淘汰的可能性还非常大。那时我妈妈心急如焚,说要来北京帮我找人、送礼,我的心里也很慌乱。但就在那天,神再次通过我随手翻开的经文安慰我:“投靠耶和华,强似倚赖人。投靠耶和华,强似倚赖王子。”(《诗篇》118:8-9)这句话立刻让我既羞愧又感恩。我跪在地上祷告说:“主啊,万事不都在你的掌管之中吗?有你帮助我,我还需要寻求人的帮助吗?”祷告之后,我的心里满有安宁。

复试进行得很顺利,由于艺术学有一个空名额,就分给了电影学,所以我们三个都上了。当我接到被录取的通知时,我心里极其欢喜。不是因为自己成了北大的研究生,而是因为看到神如此宠爱我,抬举我,也愿意使用我。我知道,论努力,大家都比我更努力;论聪明,比我聪明的人比比皆是;论能力,比我有能耐的人有好多……然而神不喜欢马的力大,不喜爱人的腿快,却喜爱那敬畏他,和盼望他慈爱的人。


05 直奔标竿

上北大以来,我和易君继续在同学当中传福音,有时也会和弟兄姐妹去静园草坪和未名湖边传福音。

在这一年的时间里,我开始反思自己的侍奉,并不断做出调整。

第一,在中青院的时候,我传福音的方式就是努力带人去教会,让他们通过听牧师讲道而信;但是现在,我越来越多地操练个人布道,和福音对象约一个时间,然后一对一地给对方讲福音。

第二,在中青院的时候更关注福音的广传;但现在神把另一个更强烈的负担放在我心上,就是建造教会,持守真道,使教会在圣经真理上扎根。

第三,我以往的福音事工非常关注人数,但现在我更迫切地寻找忠心的人,愿意为主付代价的人,找到一个就投入大量的爱与精力,通过查经小组来训练他/她成为主的精兵。

第四,过去在中青院的时候习惯了单打独斗;但如今我们努力建造一个大有能力而合一的同工团队,以彼此相爱的侍奉来建造教会。

第五,过去在中青院的侍奉中时常抛头露面,做带领者;但现在我主要作为易君的帮助者和守望者来服事,从很多人前的服事中退出来,主要做带领查经、接待新朋友、关怀、劝勉等方面的服事。

第六,以前非常努力为主做工,参与各样服事,却忽略了操练自己,预备自己成为合乎主用的器皿;我从上学期开始操练做主的门徒,每天5:20起床,灵修祷告,背诵经文,亲近主,也操练节制和敬虔。虽然有时仍旧懒惰,却已经有很大的改变了。

主如今也更加赐福我们侍奉的果效。我立志一生一世都要跟随主,服事主,与我的救主同行。祂实在爱我,我也真是爱祂。

回忆这几年求学的路程,一路有主耶稣相伴。或顺或逆,或缺乏或丰足,或忧伤或欢乐,祂从未嫌弃我,祂对我的恩典每早晨都是新的。主啊,一切荣耀颂赞都归给你!

“看哪,

我把所拣选、所宝贵的房角石安放在锡安,

信靠他的人必不至于羞愧。”

- 彼得前书 2:6 -

- End -

作者简介:

萨林娜,与丈夫郭易君育有一子女。本科毕业于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新闻系,研究生毕业于北京大学艺术学院,2011年与丈夫同在美国哥伦比亚国际大学读书,获教牧辅导方向MDiv学位。2000年重生得救并开始在学生群体中传福音,建立及服事校园团契。2008年开始《谁是传奇》福音影像事工,在美期间及回国后协助丈夫植堂建立教会。2016年成立北京恩言心理咨询室,从事心理咨询及企业培训等工作。最喜爱经文:“因我们神怜悯的心肠,叫清晨的日光从高天临到我们,要照亮坐在黑暗中死荫里的人,把我们的脚引到平安的路上。(《路加福音》1:78-79)

来源:今日佳音
最后编辑眼中的瞳仁 最后编辑于 2021-04-23 23:57:24
TOP